chainsawriot's Diaryland Diary

-----------------------------------------------------------------------------------------

七一口號指引

一九四三年九月,國民黨第五屆十一中全會,開幕式上蔣介石說:「本黨還政於民」。

一九五四年,清華大學也有一張大字報,題目為「還政於民」。作者被視為三反人仕,下落不明。

這一句說話原來觸摸了中共某一條的歷史疤痕,也可以理解為何此句口號可以被誤解至港獨。

因此,本日記提供一系列「還政於民」以外的口號,以供遊行人仕參考。

歌詞型:

「This is our home, This is our place, This is our dream, we love hong kong」

「攜手可創造光芒」

「攜手踏平唏噓」

「風雨中抱緊自由」

「放開彼此心中矛盾,理想一起去追」

變種歌詞+串型:

「背棄了理想,保皇黨誰人都可以,那會怕有一天只梁振英你共唐英年我。」

六四型:

「我不喊,誰喊?我不幹,誰幹?」

文革型: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沒有普選就沒有新香港。」

「雙普萬歲,人民力量萬歲。」

「普選是人民致富安定的帶路人。」

文鄒鄒型:

「願聽逆耳之言,不作違心之論」巴金

「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裴多菲

「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孟子

熱血英文型:

"stand up and be counted!"

"Democracy Now!"

熱血中文型:

「香港不是只有八百人!」

「我們要普選!」

懶有型:

「?」雨果

「DS」(德先生和賽先生)

加問號型:

「高度自治?」

「一國兩制?」

變種政黨口號+串型:

「普選容易,珍惜民主!」

「香港政治只有兩種顏色?」一種:「釋」法!

「七一上街去,民主在心裡。」

15:17 - Wednesday, Jun. 30, 2004

-----------------------------------------------------------------------------------------

干涉內政

在巴士上看到一些年青人拍的短片,指本地組樂團的人無地方夾band,在工廠大廈作band房一方面貴,另一方面被人話吵,要求他們搬走。於是乎,有一個本地音樂教父般的人說,為何政府可以支持古典音樂、話劇、粵劇,為何不可以支持「本地band sound」。

我對此有兩項回應。第一,我對band sound此「英文字」十分反感。英文似乎沒有一個字叫band sound。樂隊聲音?何謂樂隊聲音?這是一個已經爭論極久的字眼,應該在「港式英語大字典」中加上這個字,而不要再在日常廣東話口語中再使用這個字,這一切都是泰迪羅賓、阿叻等人的錯,之後一些人將錯就錯,當中包括大力支持「本地band sound」的商業二台。當有人說起band sound這個字,會令我想起一些客戶服務員向我說「thank you你」之類。

假如將此句改為「為何政府不支持本地獨立搖滾樂團?」似乎更為順眼。起碼是一句中文。

為何政府不支持本地獨立搖滾樂團?為何政府不支持本地的Para Para?為何政府不支持本地的行山活動?為何政府不支持乜乜乜乜...

這個問題已經在不同團體,不同活動,不同場合都有人問過。似乎政府的介入,是所有問題的解決方法。

要分析這個問題之前,先想想以下問題。假如政府真的支持你們的活動的發展,結果會如何呢?另一個問題,有沒有前車可鑑?第三,到底你們的活動和政府的立場雙違背?

我不想將這個問題分三段解答。我想以一段去解答,因為這不是一條會考試題。

個人覺得,政府支持非所有問題的解決方法。在想出這個「係人都識」的「衝口而出」答案之前,可先要想想以上問題。就算政府真的支持你們活動的發展,就算只是財力上,我也不見得是好事。

搖滾樂的意識型態,是在一片反建制的呼聲之下孕育出來。例如龐克樂支持反政府立場與無政府主義。試問一個連「還政於民」口號都受不了的政府,而且可以將這句口號誤解到令人難以致信的程度(如港獨之類),如何去接受你們將「意識型態具體表現」的搖滾音樂?他們又會作出怎麼樣的誤解你們的音樂?這是一個講求條件的社會。我們有前車可鑑。在政府的支持下,政府來了一場「維港巨星匯」。政府請來的只是Rolling stone, Prince之類,甚至完全無關的tATu, Atomic Kitten。香港方面請來的,都只是一些「明星」。就以此假定政府對搖滾的定義如此,你們會否接受玩這一些「搖滾音樂」,而放棄你們的hardcore, metal, punk?

政府接受古典音樂、話劇、粵劇,因為這些東西藝術性很高。而且因為歷史久遠,混雜「不良完素」的機會低,再者這些東西適合政府裡年齡平均五十的官員的品味。

在外國,搖滾樂一直沒有被政府資助而獨立發展,假如政府有資助這種東西,一切會如此嗎?試想想The Sex Pistols唱Gods Love the queen,Marilyn Manson不是Anti-christ superstar,甚至在大陸崔健唱的是「大海航行盡舵手」而非「一無所有」,結果會如何?

由始至終,玩音樂是完全健康的。但搖滾音樂是否健康,是一個相對的問題。

就正如para para是一種十分健康的活動,可是玩的人有部份食煙。當然,Para Para所用的歌曲super eurobeat也有「不良的完素」,例如對性的描述。

政府也推出過「乾淨」para para,鼓吹在小學、醫院中作為小孩的活動,但在正宗的paralist眼中這又不是para para了。

假如政府支援之下要玩「乾淨」搖滾,那是不是仍是搖滾?

搖滾、Hip Hop等等,其命運似乎已經沒有可能和政府有緣。

係人都知在植物上淋水對植物有好處。但當這是水原來是尿,就不是每種植物都受得起。要求政府支持搖滾樂,就像叫阿伯在玫瑰上撒一泡尿。阿佰怕玫瑰的刺刺傷他的鳥鳥,而玫瑰又會被那泡尿「乸死」,又或者有香花變臭花。弄巧反拙。

請記著,不要假定每種東西在政府染指之下一定會有好結果。

==...///\...==

在Tiger中的iChat令我想到EVA中的Selee。

11:32 - Tuesday, Jun. 29, 2004

-----------------------------------------------------------------------------------------

播毒論

某醫院有新生早產兒集體感染NEC(我忘記了傳媒所用的中文名)。其中一名死亡,家屬有意控告院方沒有做好感染控制,於是「醫死人」。

昨晚的ER竟然很有趣地是講兩個實習醫生到NICU(Neonatal Intensive Care Unit,新生兒深切治療部。這個字在我工作的醫院讀成End Eye See You。但昨晚看ER時,他們讀作Nick Cue)實習,而且竟有新生早產嬰兒有NEC,試做手術醫治不成。最終在家人懷中死去。

根據一名在本地公立醫院兒科協助研究該病的流行病學,但不願透路姓名的研究人員表示,NEC的死亡率最低為百分之二十五,而在加拿大新生兒深切治療部的感染NEC比率,約為百分之七。

該名不願透路姓名研究人員引述一份刊登在美國兒科協會雜誌本年五月號的研究指,在瑞典懷孕廿四週出生的嬰兒無論有否染上NEC死亡率可高達百分之五十六。在教學醫院(某醫院是教學醫院),廿四至廿七週平均死亡率只有百分之二十三,明顯比其他一般醫院低(百分之三十二)。據知香港那名死者的體重只有七百多克,比正常的三千五百克少五倍,明顯發育不健全。那名名不願透路姓名的研究人員同時引述刊登在一九九九年新英倫醫學雜誌的研究,指體重為七百五十克以下的早產嬰,生存比率只有大約百分之二十。

由於該名早產兒本身就很高危。根據疑點利益歸於被告的原則,那位不願透路姓名的研究人員表示死者家屬其實難以控告醫院方面沒有做好感染控制措施,而令其子女得到NEC死亡。但那位不願透路姓名的兒研究人員強調,明白到死者家屬的痛苦,希望家人節哀順變。

假如一個人可以一生選一種病來病,從此就不會患其他病,你會選甚麼病?

我真係「型唔起」,網上日記香港社群有兩個患上「有型病」的case report,分別是這個那個。心理當然不好受。就算這樣說有點不敬,但我覺得你們型!

當然如果有得選擇,絕對要選一些對自己傷害最少,甚至有利的病。但似乎這些病不存在。

退而求其次,就算一些傷害比較少的。例如臭狐之類。反正只是臭,不會死人,又不會痛的。

==--88--**--**--88--==

為何一個阿伯,在街邊賣白蘭花,被差佬屈;但最後沒有起訴。經過此事之後,阿伯仍在街賣白蘭花,而不申請綜援

又例如剛剛因為心臟病過身的阿伯,為何生前仍然要帶著猴子去在街頭賣藥,而不申請綜援呢?

這個問題是世紀難題之一,就算一些長期患者、長者,他們都不愛申請綜援。寧願用自己已經有限的精力去掙錢,例如賣白蘭花、賣藥、拾紙皮汽水罐等等。

反而有一些後生仔,故意不工作去騙綜援。

政府常常說綜援開支大,要減綜援。但政府其實沒有認真處理過濫用綜援的問題。再者,綜援的嚴重資源錯配,也令這個社會安全網沒有作用。我明白到不靠人幫助是B Generation和BB Generation的精神。但他們卻是真正需要綜援協助的人,但他們因為「綜援養懶人」的標籤而不去申請。

那些每天在冷氣房解決問題的人,最少都應快去上一課資源管理。

另一例子更為有趣,可能和我自己有關。

加洲花園有JE,滅蚊和抽驗市民血液的「衛生行動」,僅包括附近的部份地區,而且我不見得那些地區高危。

那衛生行動只包括有富人居住的錦繡花園、加州花園、加州豪園,以及米埔及塱廈。卻不包括真正有豬場的牛潭尾、新圍和竹園,以及有魚塘可能有蚊患,而且只在錦繡花園旁邊的大生圍、甩洲等等。政府這種造法,不啻令人想到政府只理會有錢人的生命安全,而將附近一帶的農戶的生命當作草芥。

17:45 - Friday, Jun. 25, 2004

-----------------------------------------------------------------------------------------

Nuisance

過了一個不知所謂的假期。本來有一個因為我而再三改日子的中學師生聚會,可是我仍是推辭了。在此向那一班以前曾經一起渡過兩年讀書、玩樂、高考的同學們和老師們說聲對不起。

這兩年預料生活有悲有喜,是人生一大轉捩點。沒有那一所學校的老師對我的教導,同學的鼓勵,又或者在家人出事同時自己失戀雙重打擊時班主任某天在學校頂樓談的羅素vs尼采(很記得那一次的情境),也雪磽~我不可能入讀大學,也即沒有今天的我。但人始終要向前望,有時都要強迫自己去忘記這一切。始終,我已經不再是一個學生,已經是一個成人。

突然想到在School of Rock中Mr S向學生說的一些話。

龍舟節沒有看過龍舟,沒有食糉,沒有游龍舟水。反而晚上因為嚴重頭痛而吃兩片Panadol Extra才能入睡。

假期前一晚看電視。在新英格蘭(即美國東北部,與英國無關)有一班醫生研究百歲人瑞的長壽原因。他們其中一個長壽的原因是能夠「放下」,能夠處理壓力。

個人來說能夠處理壓力,但我可不想太長命。可能自己覺得我老了之後對社會作為不大,不虛偽的說法是,我成為了老人,會為了社會的負擔。加速人口老化。有時在想理想死亡時間,也酗迨Q尾六十頭是一個好數字,但我相信到時那個年齡更會貪生怕死。我不是那些可以有型地在四五十歲死亡的人。最近時常和自己說:「你型不起。」型不起的原因一是因為沒錢,而且老豆不是幾百萬未開頭;二是因為沒有俊朗的外表。

外間的日記很愛寫由十種到一百種乜乜乜。例如一百個關於我的問答,五十種我的愛惡之類。好了,我也寫一個幾多幾多種乜乜乜。為了破格,我選擇寫三十七個我不能成為「型人」、「潮人」我原因,因為三十七這個數字不是齊頭數,比較特別。

一、我月入低於一萬

二、我老豆月入也低於一萬,身家低於一百萬

三、我不是學生

四、我厭惡本地潮流雜誌

五、我的BMI為17.3

六、我沒有想過減肥

七、我沒有一件意大利名牌時裝、手袋

八、穿得最多的衣著是Bluestar一百蚊三件的Polo或Bossini一百蚊兩件的shirt,除了一件G2000的西裝用來見工,未試過用超過三百元買衣物。

九、我不喜歡網路遊戲

十、我憎惡日本文化

十一、我本身不好色

十二、我認為女人為一個實體而不是可以分為三部份

十三、我不聽Twins等等本地流行音樂

十四、我只聽八十年代的本地流行音樂

十五、我不覺得林海峰是潮流指標

十六、我不喜歡落d

十七、我不吸食毒品

十八、我不太愛足球,也不賭波

十九、我討厭大學生

二十、我想讀書

二十一、我不喜歡穿環、紋身

二十二、我討厭消費主義

二十三、我想儲蓄,但外在環境令它不可能

二十四、我愛好哲學、人文科學、數學

二十五、我從事的工作和數學有關

二十六、我的手提電話仍然是黑白畫面,而且我覺得手提電話的孕峊u是打電話和接電話

二十七、我吃只在乎溫飽,故此選擇不離麥當當、茶曙U和大xx,當然最愛是住家飯

二十八、我沒有受愛情困擾

二十九、我討厭旺角

三十、我對音樂、戲劇、電影製作沒有天份

三十一、我不喜歡electronic gadget

三十二、我不是設計師

三十三、我不愛看娛樂新聞

三十四、我紀念六四

三十五、我不喜歡Hip Hop, Punk

三十六、我住的地方是農村

三十七、我頭上沒有金髮

12:54 - Wednesday, Jun. 23, 2004

-----------------------------------------------------------------------------------------

男硬女濕

標題的字眼是在某一期的本地音樂雜誌學回來的。

既然音樂雜誌也可以使用以上的字眼寫樂評,我也用類似事眼記敘以下事件。由於可能犯上不雅物品條例,我已經進行了「打格仔」處理。

我擁有一個洞穴。每當你充滿動力而堅硬柱子插入我的洞穴,我便感到快樂,感到滿足。

可是,星期日的那天,你再插入來,我不再感到快樂。但我仍不知道是我的問題,還是你的問題。可能是抽插太多,也可能是你的神經再不能控制你。」以上文字是以iBook的主觀角度描述記錄本人的iBook火牛不能差電。永遠只會在我工作上要用iBook時才會發生問題。看過蘋果的網頁,火牛只能當作service part購買,叫價九百!萬用火牛不知道可不可以用(就算那種插頭),又不敢去試,怕燒機。假如是iBook的充電插口壞,就更甘。最少兩千元。

可惜,處於糧尾,沒有錢修理。而又有多份poster未砌好,需要用iBook的Freehand完成,死線將至。於是感到有點迷糊。

只能夠說一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15:02 - Monday, Jun. 21, 2004

-----------------------------------------------------------------------------------------

Axe Kill Arrow

16/6/2004

如果是這樣 你不要悲傷xxx的土壤裡有我們付出的愛

身心疲憊。

超多問題要解決,有大有小。

http://www.lolitemptation.com

http://www.lolitemptation.net

http://www.lolitemptation.org

步伐緩慢,而且工作環境(包括人和事)都令人窒息。但最終都排除萬難將一切問題暫時解決,某網站終可以暫時出街。為了紀念這一事件,我決定發一篇中共式的新聞稿。

各位同志,本人力盡努力,減少了晚間睡眠率,完成了某網站的完整化和美觀化。定必可以增加網民的點擊率以及回頭率。可是,在網站中文化這一條戰線之上,仍未取得任何的成績。故此,本人提出「兩個凡是」,成為未來網站發展的總路線。兩個「凡是」非華國鋒同志提出的「凡是毛主席作出的決策,我們都堅決維護;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們都始終不渝地遵循」偉大思想。而是「凡是有利網站運行的決策,我們都堅決維護,;凡是有利網站的做法,我們都始終不渝地試行」。本人將會視沒有中文化的網站為大毒草,乃大興美帝主義思想,大滅無產階級的嬝空v,可說是炮打無產階級、搞階級分化的一種手段。故本人將會全力反省因為懶惰而妄顧民族感情,以至中共獨有的國情。正如毛主席說:「打就打,好人打好人誤會,不打不相識;好人打壞人,活該;好人打壞人光榮。」為免成為大家打壓的造反派頭子,我會好好嚴打仍未提供中文化的一大弊端,以鬥、批、改等等任務進行自我批評,以強硬手段、多快好省地建立具有中國特式的網上商店。

就正如毛主席之遺言「你辦事,我放心」,我定必可以「超英趕美」,讓一片紅照耀東方。

*-*-**---***---*-*---***---**-*-*

17/6/2004

今早上班在公車裡睡覺,睡到過了頭,沒有下車。遲了兩站才下車。

Eddie說人生有三分一時間睡覺,不用時時都清醒。時常都清醒,不如跳樓死去好了。

最近睡得不好,有因為要工作而不能睡覺,也有因為其他的事情。

我個人的農村背景令我好像豬,自從出來社會工作之後已經很少失眠,而且差不多沒有可能通宵工作。

工作過多,加上背負太多歷史,付上的代價是睡眠時間減少,以及睡眠質素下降。但卻不會是有型的「失眠」。

失眠包含了一種很悲劇(師奶劇)的性質,因為你失眠,別人會問你:「你最近受了甚麼打擊呀?」

假設我是悲劇(師奶劇)的一個閒角,例如「皆大歡喜」的那個年輕茶曙U侍應,我同阿「媽慈」說:「我最近發現睡覺時Stage II和Stage III時間太短,REM Sleep太多。AHI太高。」媽慈答我:「你嗡乜呀!」其他膚淺的主要角色加一兩把咀說甚麼:「你扮咩野醫生呀?」

即時變成師奶觀眾們的一大笑話。

*-*-**---***---*-*---***---**-*-*

19/6/2004

聽說本院兒科呼吸病研究部門將於完成手頭上的研究工作之後,和馬匹一樣,「抖暑」一季。

抖暑期間不代表研究人員上班騙薪金。上頭要求將手頭上paper based的病人資料好好整理。這將會由研究部門兩位工作人員負責。

老實講,這個工作最易的方法是用一個excel入晒吽C但這不是一個一了百了的方法。

反正時間多的是,不如做好一點。想設立一個似樣的「結果資料庫」(Outcome database);似樣,有效率的輸入、匯出介面;似樣的伺服器。想一切變得「似樣」,原因是現在很多的東西都很不似樣,包括數據整理的方法、沒有將這些數據輸入「中央處理」、對資訊科技的使用態度等等。

總之,接下去的工作將會十分艱鉅,而且可能在我知識範圍以外的東西。而且,最難的相信不是設立這些數據系統,而是如果教導其他人去使用此等系統。

故現在要勤加惡補,例如資料庫、SQL、python等等。

之前為幫手為老婆及Kelly設立的online shop完全使用公開源碼軟件的經驗,也可參考參考。

12:42 - Saturday, Jun. 19, 2004

-----------------------------------------------------------------------------------------

XServe

最近在寫一個研究的計劃書,要來申請經費做研究。整個研究都是我想出來的!

其中一部份,內容講到我們要買電腦。

我在想,買甚麼電腦好呢?本來想直接寫dell, HP的電腦就算,反正那研究經費都未必會批。但想到那個研究又要超大的硬碟去記錄大量dvd quality的影片,又要計算一些極為複雜的數學,在吃飯時想到不如要一部dual g5 2G的XServe、1.75TB的Xserve RAID和Apple的17'' LCD。埋單計數要九萬幾!反正不用我比錢!也不用快破產的醫管局比,寫下唔x比呀?但想到可能整個department可能只會有我舞得掂這台巨獸。又令人有點擔心。

這也證明為何Apple, Sun,SGI等等生產高效能電腦的公司為何幹不出頭來,因為我發現每個decision maker做決定時都會用類似上述的邏輯。

^==**..**==^

這兩天都在修改別人的程式碼。發現修改有時比自己再寫一個困難。原因是你一來要對那程式語言熟稔,也要明白別人的程式的思路為何。由其是當程序文件(documentation)不足夠的時候,修改的過程可以十分痛苦的。縱使這是一個困難的做法,但在時間緊迫的情況下,可免卻很多的開發時間。自問自己對寫程式只是四分一桶水,連半桶水也沒有;也沒有這方面的經驗,再加上星期六日的散漫工作態度,一切的進度也十分緩慢。資訊爆炸,時間過度最佳化之下,已經不想再去學寫程式。

^==**..**==^

這幾天真的累得很。

何處是彼岸?

今天又忙了一整天。

17:33 - Monday, Jun. 14, 2004

-----------------------------------------------------------------------------------------

Letter to editor?

Chainsaw Riot

gothic&lolita唔係潮流.而且同潮流係冇關系

g&l同其他野唔同.你唔知坌J文化.

又點可能著到坌J文化氣質出黎?!

我之所以著lolita係因為

我鍾意gothic&lolita既文化history!

如果唔係我都唔會著law!

你自己鍾意個樣野.

你都會搵多d關於個樣野既野la!

仲有.日本人鍾意名牌.好多人都知ga la!

呇a自己想做個牌子出黎有咩唔岩?!

只要呇a係真正鍾意g&l既文化就得la!

仲有.係香港都好小人買g&l既牌子的東西

多數都係自己做.而且我地會去搵下

g&l既history law!

唔係你諗到咁樣思想狹窄!!!!

Comment by athena — 3/22/2004 @ 8:58 pm

The above great comment was abducted from other website. It is aged, but I just discovered it today. Thanks very much for your really "comprehensive" and "kindness" comment. Do you really know the core-value of Gothic & Lolita?

It is really rare that some people in the so-called "gothic & lolita" scene give me such a response to me.

Well, just laugh it off, I don't really want to give it a response. It just waste my precious time.

Borrow a little line from Jack Black in School of Rock: this is a funny little footnote on my epic ass.

19:34 - Sunday, Jun. 13, 2004

-----------------------------------------------------------------------------------------

深愛著你

前美國總統朗奴雷根的死,傳媒去總結這個人,叫做輕矇w論。

香港的傳媒,很喜歡去總結一個人。如張國榮、梅艷芳等等。

但有些人的一生沒有被總結過,也野L們是死在「總結年代」之前。

有些人未死,卻已經被總結。如譚詠麟,但我不想去總結這個人。

真正想去總結的,是一個死在「總結年代」之前的陳百強。他是一個已經被大眾遺忘,但其實是八九十年代其中一個流行巨星。而他至今未被總結,沒有人公開評價他的一生,真的令人奇怪。

他死後不如張國榮、梅艷芳,電視沒有記念特輯。張國榮死後一年都仍有紀念節目。十年來,都電子傳媒曾經公開去紀念陳百強。

也野L的死,沒有任何藝術性和傳奇性。不如張國榮的自殺,其遺物當中有某名自殺舞蹈家的影帶。也不如梅艷芳,明知自己有絕症不去醫,以公益活動走完人生最後一段路。

藝人的死很多時都具有傳奇性,如李小龍,他的真正死因沒有人完全知道,也有太多的問號。例如他到底在艷星的家做過甚麼?為何會死在她的家裡?這些問題是千古難解的,而且沒有可能完全解決的。

可是,陳百強的死,太白了。

在死之前,事業、情場失意,前有張國榮、譚詠麟,後來的有四大天王。時常被人發現飲酒,有醉酒鬧事紀錄。九二年因為昏迷入瑪麗醫院,有醫護爆料是因為長期酗酒和濫用藥物引致。昏迷近一年,最終失救死去。他的死甚至有點令人聯想起外國因為OD而死的搖滾樂手。

就算他留下了很多勵志歌曲、書生般的型格、電子琴比賽冠軍。曾經有多首名曲,如使用了Allegory方式說故事的摘星;用了第一身說事件的等、不、幾分鐘的約會;展現其類比電子琴在流行音樂的可能性的喝采;完美廣東流行曲典範如深愛著你、感情到老、偶像等等;也有後期改篇歐陸跳舞作品的神仙也移民;當然,也有寫給翁靜晶的一曲漣漪。在他之後,沒有一個歌手有他這種官仔骨骨但多材多藝的形象。譚詠麟太俗氣,張國榮太大膽,劉德華太男人,郭富城太嬰兒。

可惜,因為他的死太過窩囊,他對樂壇的貢獻沒有被傳媒正面認同,繼而引致廣大市民慢慢地遺忘了這個人。情況有如張立基之於九十年代的樂壇,又或者蔡楓華、蔡國權之於八十年代的樂壇。假如張國榮是樂壇的毛澤東,那麼陳百強是香港樂壇的劉少奇。

噢!忘記了黃家駒說過:「香港沒有樂壇只有娛樂圈。」

12:04 - Thursday, Jun. 10, 2004

-----------------------------------------------------------------------------------------

十年河東 十年河西

終於回家,可將多日來打在iBook的日記上網。

沒有確實題目是一大堆的雜文。

===============

沒有無止境的成央A也沒有無止境的失敗。這個我是相信的。

昨晚和盟友們出來吹風加吹水,我又說說我對現今的年青人太過有錢而覺得不公平,例如坐有我前排的數個男女,身上的Super lovers, beam boy, Hysteric, LV的價值總數已經是我的年薪。Kelly說我似乎很在意,因為我在日記說過多次同樣的說話。

這是最後一次。相信我。

廿四日陶傑的文章似乎已經說了一半,我的在意,可能因為生不逢時,在經濟最差之時投身社會。讀了二十年書,現在捱生捱死,賺那幾千元,當然比起雙失一元都無好。正所世界艱難,都好過游手好閒。

這個月是我向某私人借貸公司借貸一週年,也是「咩數」一週年,很想做一次一年總結。

本來借兩萬,分十二期還。那即是我應該已經還完。可惜,因為經濟問題,還完又借,借完又還。至今條數只還了極少量。埋單計數總共蝕了萬多元的息。本來要還三萬二,現在我想,最少都要還四萬五。這不能怪任何人,只好怪自己。

每次出糧都有短暫性的快慰。就只有這短暫的快慰,到了月中又要在那三位數的銀行存款而懊惱。這似乎已經成了一年來的金科玉律。

有時我在想,想多點錢用,想快點debt free,就找多份兼差去做。可惜正職工時長,再加上另一半強烈反對,似乎沒甚可能。

其實問題不在於開源,而在於節流。因為不少人在貧窮線下仍可生活。

問題在於大學時期錢太易賺,於是乎對錢不太重視。於是乎有現在的問題,說得白一點,我其實是一個洗腳唔抹腳既仆街。

今次的日記是想告誡各位,由其是本日記年輕一代的讀者,錢找來不易。當有人供你讀書,請好好珍惜。讀書機會看似輕盈,其實好重要。千萬不要再埋怨父母了。

當某一天你如我這樣,後恢已經來及。

== ++ ==

在此,也想告誡另一些香港崇拜日本某人妖的少女。某日本人妖基本上和美國萬人迷Marilyn Manson一樣,Manson為何要黑暗,為何要暴力,為何要扮女人,根本性地是想取悅年青一代賺錢而已。他自己也厭棄自己這樣做,而Manson自己本身是一個很有思想的搖滾客,從他的訪問中得知他真人絕對沒有如他的形像般愚蠢。

那個人妖也都一樣,他們這樣扮女人,穿那些衣著,一來希望妳買他們的唱片,再一條龍買他們品牌的衣服,那些「唔死又死」的理論只是一些故作深奧的Marketing。作為一個精明的消費者,只需當這些「唔死又死」是扮有型的一種,覺得他們有型已經可以,你無論點跟你都只是一個Follower,點跟都不會有這個人妖所謂的有型。就正如基督徒沒有可能比耶穌耶和華有更大的未w,因為耶穌基督和耶和華是世紀最最最最大偉人,己經在災難中拯救了所有人類,包括未出生的人類。再加上如果你說自己的未w比得上耶穌基督,就算只及他的一半,你是叛教,甚至想將自己當成別人的偶像,犯下了十誡。

也因為以上原因,不值得在人妖的海報前自殘,又或者在家中思覺失調。一來,他賺不到你的錢,二來,對自己身體也沒有好處,是一個雙敗的做法。廣東話叫「貼錢買難受。」

假如真的如此崇拜那個人,喜歡他們的音樂,多買,也多聽一點他們的唱片(崇拜他們的話請不要在網上下載他們的mp3),挽救一下日本疲弱的唱片工業,買多一點他們品牌精品衣著。一來他們賺到你的錢,二來你又可以話比人知你聽他們的音樂,夠黑暗夠Rock夠潮爆,是日本的Gothic/Death Metal (pop...)的信徒。他們有錢又繼續灌唱片,唱比你聽。在某G字頭雜誌(我覺得比較似一本郵購Product Catalogue)拍三四頁全版相,以餮信眾們相思之苦,也順道每兩三個月激發一下買氣。這才是一個雙贏的局面,最少不用自殘,也不用因為相信那些白痴的信條而轉牛角尖。最少我可告訴你,沒有人是「唔死又死」的。就算有,其實都是「唔死」的。想死?咁x易咩!

本來想好像李天命在「從思考到思考之上」中狠批法輪大法般狠心批那些「唔死又死」。最後都因為可能「子非魚豈知魚之樂」,可能我真的不明白那些崇拜者的思想,也可能因為我真的不是那些「唔死又死」理論的得道高人,故我都是save一save。也酗j家可參考Markyx的網站有一篇說得很好。

22:58 - Tuesday, Jun. 08, 2004

-----------------------------------------------------------------------------------------

今天天氣哈哈哈

最近有土共提出有人搞「港獨」,我的回應是今天天氣哈哈哈。

到底港獨的可能性為何,已經成為一個問題。當甚至有人說香港有人搞港獨,到底是誰人不要命在搞港獨?

根據土共的邏輯,他們指的有百分之九十五或以上是指民主派人仕。但,到底他們是否真的在搞港獨?

我們且看看其他中共指的「乜獨」人仕。「台獨」份子,他們好歹也有一大隊軍隊,一個政權,如果他們要搞台灣獨立,是絕可以的。

「疆獨」「藏獨」的,是東突的恐怖份子。他們有的是人命,勇氣。根本他們自己,已經是一隊軍隊。

「港獨」拍在「台疆藏」獨,欠的就是軍力。香港的軍隊也是解放軍,除非有人搞軍事政變,否則難有可能出現港獨。

民主派是否真的有如此能力?他們就算在立法會也是小數派,如何搞軍事政變?再者,我看不出那些由教師、律師和社工組成的「雜排軍」,有東突恐怖份子的勇氣,以及流氓的氣質。當然,激進無業者如長毛,則作別論。但我可肯定,他最惡都只是抬抬棺材而已,真的要放炸彈放病毒炸大樓嗎?他們進襲警也怕,但東突、激進回教徒、北愛激進份子卻天天襲警,甚至和軍隊抗爭。在警權過大的香港,已經沒有太大可能出現街頭抗爭。

土共不停在找一些不存在的敵人去攻擊,最可笑的是某些人在捕風捉影,真有其事地表示贊同。為何中共不愛民主選舉,六四事件為何會悲劇收場,原因十分簡單,因為中共政權根本性上和君主制度無異。看看數十年前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現在深圳那些大形的鄧小平畫像,根本與以前的伊拉克人崇拜薩達姆,差異不大。其他人要求以其他方法選出領袖,無論是由小朋友提出還是政敵提出,紛紛等同於意圖奪去帝位。看看這篇文,內文指「柴玲、王丹、吾爾開希、香港的民主黨,這些人能管治中國﹖能有活動的空間﹖這類人在大陸任何地方都無立足之地﹗」根本性的問題是,那些人都不想管治中國。為何要寫文指他們想管治中國?這再一次證明土共「攻擊空氣」的策略。這種「攻擊空氣」,早在文革時已經將劉少奇革他媽的命的,後來又將胡耀邦革他媽的命。現在更將趙紫揚革他媽的命。

在中國的歷史上,唯一的政治體系是世襲的君主制,多翻轉變至今,仍是一個名堂不同的君主制。只是由世襲,變成禪讓。由皇帝,變成總書記或者「國家領導人」。你問他們是否代表民眾,反映民意,是否具有公信力?噢!很對不起,在中共之下,某人的公信力是單靠壟斷思想而生成的。看,柴玲、王丹、民主黨之流的公信力,本來是可鼓動一些人的,但可惜中國人奴隸的性格,只相信官方施捨給他們的唯一思想方式,故上列的人才在中國沒有立足之地。

假如某人真的具有公信力,在那一種政體中,他也會是領袖。除非某些禪讓帝位的領導人,又或者以選村長規模的選舉選出來管治七百萬人的領導人。

其實香港都是一樣。某政黨在街邊的宣傳版的標語是「破壞易,愛建設。」這句說話是想施捨一套思想方式給香港民眾,他們的政黨愛建設,其他的政黨在破壞。我的回應也是今天天氣哈哈哈。

建設本身就含有破壞。例如在新界地區建設燒烤場、貨櫃場、西鐵、西班牙式別墅,將石屎舖張在泥地、魚塘和叢林之上。嘩!多麼偉大的人類建設呀!可惜,卻破壞了無數的自然環境,殺死了不少的動植物。

這句說話有點喬治歐威爾一九八四中「無知即力量,戰爭即和平」等等反智口號的特質,有點可笑。

09:56 - Tuesday, Jun. 08, 2004

-----------------------------------------------------------------------------------------

眼書釘

在書店中打書釘拜讀了兩本新書,一本看了幾頁就丟下不想再看,另一本卻令我立志要快速將手頭未看的書本看完,再買一冊細心嬝炕C

頭一冊是「五十個影響世界的人」。一直對這些書本存在戒心,是誰人選出這五十個人呢?再看看作者,原來此書是沒有作者的。這更令人稱奇怪,因為選出那五十個人已經沒有甚麼準則。例如音樂殖民地選出那一年五十張最佳專輯,我也知道這是反映了音樂殖民地寫手們的音樂品味。時代週刊選出年度人物,也反映編者們認為此人對世界的重要性。但一本書連作者都沒有,卻要去選五十個影響世界的人,似乎是想以此為每人的標準的答案,而不是反映那書作者的個人品味。

位列「五十個影響世界的人」當中,竟有周星馳、黃家衛等人。我不想去否認這些港人的成就,但我不禁懷疑這本書沒有名字的作者,也即Anonymous先生的「世界」是指廣義的全世界,還是他自己活著的世界,也可能是anonymous的思想世界。

也釦琱ㄛO活在作者的那個「世界」,正如我選出我的「世界」中五十影響世界的人,一樣沒有通用性(generalizability)和傳導性(Transferability)。如果不明此兩中文字的意義,可用英文去理解,因為這些是一些科學性的文字,似乎英文會比較令人明白。

讀到此處,已經將書本放下,不想再讀下去。

拿起放在此書旁邊的那一本書在讀,卻發現對「五十個影響世界的人」有興趣的人甚多,很多人都拿來看。

旁邊的那本書是蔡子強的「新君王論」。我的文字是酸澀的,不善於用作讚美之用。我不想對此書有任何評價,大家到書店一看吧。

書,永遠是貴精不貴多。

某天和盟友們到某日本公司的書店買書。很少行這些書店,看到雜誌架一個月出版近百本雜誌,而那百幾本我想只是鬼婆身上的其中一兩根毛。看過一本書,指日本有八成推出的書本,沒有人會問津,也即有八成推出的書本雜誌,沒有讀者,甚至連一本都賣不出去,成了堆填區垃圾。換言之,推出的書本的數量比讀者數量更多。

因此有人預言,日本的印刷出版業,已經面臨崩潰。

10:48 - Monday, Jun. 07, 2004

-----------------------------------------------------------------------------------------

一剪網

http://hk.news.yahoo.com/040603/12/10pqp.html

印奸

http://www.alliance.org.hk/June4/adv6404/616001C0.jpg

http://www.alliance.org.hk/June4/adv6401/526079I0.jpg

精彩的廣告:上有程介南、鄧兆棠、曾鈺成和最最最出人意表的鄔維庸!

http://en.wikipedia.org/wiki/Image:Zhao.jpg

溫家寶!

12:49 - Saturday, Jun. 05, 2004

-----------------------------------------------------------------------------------------

八九年夏天的那一場政治風波

六四事件,我又差不多一年講一次。有點像報紙上說某中學某中四生物老師,為了令學生明白六四事件來龍去脈,冒著被人炒的危險,浪費了一課去解釋整件事。事後可能有一至兩個學生被感動到維園紀錄六四。

已經覺得自己有點蒼老。有時不想告訴身邊的年青一代中國大陸曾經發生過這件事,也不想告訴他們當年的電視畫面血淋淋的程度。他們在充滿物質的世界不是活得很開心嗎?為何要迫他們聽一些可能在他們未出生之前的歷史,甚至加上「忘記歷史就不是中國人」等等的封條?開始覺得,經歷過六四的人有點像歌德小說中的法蘭基斯坦又或者尼古拉伯爵,他們似乎應在黑暗的地方生活下去,不應將不快的歷史傳遞給他人。正如特首曾經高調叫香港人應是時候放下六四的包袱。

其實有點像拿著軍票,用作測試毒氣的中國人,又或者慰安婦。他們的歷史隔得更遠,日本政府只在等候戰爭受害者死去。於是,可以在戰後到現在,不但沒有對受害國家作出賠償,更連一句道歉也沒有。更加可以胡亂刪改歷史。

由「六四屠城」,到「六四鎮壓」,到「六四暴亂」,到「八九年夏天的那一場政治風波」,用字愈來愈小心,其毒害性在官方新聞報導中慢慢淡化,甚至連主客身份都已經倒錯了,直到八九六四完全在中國人社會中消失。

今天噫齱A當年的學運領袖說,「八九年夏天的那一場政治風波」在政治運動的角度來評價,是完全失敗的。在歷史上,最少在中學教科書中的歷史上,你讀過一些失敗的政治運動的歷史嗎?陳勝吳廣起義視為英雄,洪秀全的起義竟然被中共接受拍成電視劇。當然,「八九年夏天的那一場政治風波」不是起義,只是一次和平的集會。歷史上這些事件最易被遺忘,消化,殆盡。也酗郎呇~後,上一世紀的中國歷史只發生過三件事:推翻清朝、共產黨革命成它言葽s中國,九十年代未經濟起飛。其他事件如文革、戰爭、六四、農民、洪水、沙士、艾滋病,已經在物慾的腦袋中給忘記了。

最近聽說中共政府內部在播放一套新的紀錄片,內容紀錄六四參加者向解放軍擲石、放火甚至開槍,於是乎當年屠城的決定是迫不得己的。在非黑即白,而且黑白被強權控制的統治之下,六四我想在我有生之年都不會被平反。

也部A參與燭光晚會之目的,都只是紀念死難者而已。

10:00 - Saturday, Jun. 05, 2004

-----------------------------------------------------------------------------------------

年週五十四六

作為中國人,今天應是沈默的、沈重的。重撫那一道傷痕,仍有血水流出。

沒有甚麼話好說,鄧小平已死,李鵬已經退休。就算年年唱著的「中國夢」原唱者羅文都已經死了。

無耐,但只好接受。

17:29 - Friday, Jun. 04, 2004

-----------------------------------------------------------------------------------------

I hate myself for loving you

開始明白為何有些人要抽煙。在醫院的暗角,有時會見到有病人、護士甚至醫生在暗暗的抽煙。在其他醫院,可能因為以前管制沒有這麼嚴格,再加上空間比我工作的那一家醫院大,有時會見到有人在病房走廊抽煙。總之,除了病房、門診之外,醫院很多地方都可以見到有人在抽煙。

早前在城市論壇聽到有政府官員說要將賭波具有風險的訊息,宣傳到與「吸煙危險健康」般深入民心。我心裡暗說:「別浪費氣力了。」

就算人人都知吸煙危害健康,一樣大把人吸煙。就算擁抱健康的醫生護士都有吸煙者,根本性的問題在於,人類有時會不計健康,去做一些事情令自己舒服一點。

我非吸煙者,但也試過吸煙。試問誰沒反叛過?研究發現一生沒有吸過煙的人比吸煙的人短命,就算「吸煙的人」定義只是一生只抽過一支煙,甚至一口煙。

吸煙帶給我的一刻安靜,也不及我聽一次喜歡的音樂。於是我放棄吸煙,狂聽音樂。

老實說我不太喜歡用耳機聽音樂,可是沒有可能一日到黑都有一部Hi-Fi給你播歌吧。於是乎iPod加上Sony耳機是室外環境聽音樂的唯一選擇。

可能因為有時音量太大,因此我現在出現一點點耳聾。耳聾之後音量又再進一步調大,形成一個惡性循環。這一點點的耳聾已經不時被人誤會,包括另一半,以及工作的同事。時常被人以為我「扮野」,不揪不睬;有時又因為聽不到別人的說話而要求別人大聲說多次,有時令他人十分尷尬。可是,有時聽覺健全的人不太明白耳朵有問題的人聽覺如何。聽覺有問題的人,就算聽的東西明顯比其他人少,可能有不同雜音,又或者只聽到某一些頻率的聲音,在沒有人投訴之下,他們都不會覺得有問題。只有在別人投訴之下,他們才知道別人向他說話。同樣的問題發生在色盲患者身上,非色盲的人根本不能想像色盲者看到的東西會是怎樣,而色盲者也會認為缺乏某色的東西為正常,他們看到可能是藍色的蘋果,小學老師教他們這是紅色,他們就會以為他們看到的藍色是紅色。

用了耳機來聽iPod,我也明白這樣做會影響我的聽覺。情況,就有如吸煙。

==.==

也因為出糧,昨晚去了看史力加。

我比較喜歡電影的trailer沒有將所有電影最好看的片段收錄在內。

Kelly說「明日之後」沒有劇情可言,而最精彩的特技已經全數收錄在trailer。啊!又可省下一百元的戲票。聽說Troy也是如此。

其實Trailer太好看,有時可能會害了套戲的票房。

出糧的短暫蜜月期又令我去買了數張唱片,已經有近半年沒有買過唱片。買了電視賣廣告("As seen on TV!")的The original Hitz。八九十年代的廣東流行音樂是我這一代人的情意結,可能因為現在的廣東流行音樂不好聽。就算口仍在說這些八十年代歌曲很cheesy,我想我可能會到五六十歲仍在聽這些歌。

這一張唱片可說是對八九十年代廣東流行音樂的歷史紀錄,因為改篇歌可說是當時的流行音樂的大部份。

今天仍然很長青的勵志歌,偶像/實力歌手今天在演唱會仍然選擇去唱的大熱作品,大都是改篇歌。

再聽這些原裝曲,有時覺得廣東版比較好聽,可能因為先入為主的關係。

由廣東歌手選擇來改篇的英文歌也可見證香港流行樂壇的一些有趣現像。

以前拿來改篇的歌曲似乎都是在普遍港人未接觸到之前已經改篇了。反之九十年代後期的,已經是在普遍港人聽到,而普遍港人受落之後才改篇,例如檸檬樹或者我的驕傲也屬此例。

再者,在譚詠麟未成氣候之前,男歌手都會找來男歌手的歌來改篇。自譚/張學友的「男聲女腔」出現後,開始有男歌手改篇女歌手的歌來唱。而外國呢,卻女人唱男聲。劉華也找來Joan Jetts的I hate myself for loving you(1988)來翻唱。

Joan Jetts,幾有型!

這一張唱片也有很多的神奇事件。例如唱In the heat of the night(將冰山劈開)的sandra,這個名字似乎名不見經傳。原來她是Enigma的老婆,而且就正是後來在Enigma歌曲中在輕聲唱歌的人。很難想像In the heat of the night的euro disco和enigma的ambient竟然有關係。

另外,唱Strut(壞女孩)的Sheena Easton。嘩!個唱片封套幾有型!可惜後期剪短了頭髮,就變得很普通了。

11:00 - Wednesday, Jun. 02, 2004

-----------------------------------------------------------------------------------------

previous - next

latest entry

about me

archives

notes

DiaryLand

contact

random entry

other diaries:

tiney
eddietys
nikitac
rosery
gabefung
heloise
tangmanman
komeko
cons
albertmctam
ryanhui
isle
sarahsze
ttho
shiuto
oiwa
florat
arianaj
gcgo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