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insawriot's Diaryland Diary

-----------------------------------------------------------------------------------------

Lifestyle determined by deadstyle

昨晚重看盜墓迷城二,結局是主角和歹角同時身處險境,兩位的老婆去救他們都會有危險。主角的老婆冒死去救主角;但歹角的老婆沒有去救他,歹角知道他的老婆不夠愛他,於是乎自殺死了算。而根據荷里活電影的傳統道德價值,歹角老婆見死不救的行為不合乎道德,因此她就算逃走,最終都難逃一死。也因為這樣精彩的道德批判,而沒有發生歹角老婆成弘k走的反道德橋段,才令放映這一套電影的戲院沒有發生椅子被忿怒的美國市民因為宣洩不滿而被割破的慘劇,也沒有被傳統的衛道之仕指此片教導青年人見死不救。可能就是因為這一橋段,此片才成為當年的Blockbuster。

也聽過這樣的故事。兩個朋友行山,發現有熊出沒。其中一人自己放下朋友逃到樹上,另一個人走避不及只好在地上裝死。熊走到裝死那人耳邊嗅嗅,之後走去。事後那個人說,熊在他的耳邊說見死不救的人不是好朋友。

現實中誰是好友,誰是損友,只有在危急關頭,才能真的顯現其本性。

例如某年輕女歌手與另一新進唱作人拍拖;但當新進唱作人藏毒,其「另一半」即時因為星途而變臉,和唱作人劃清界線。人類本能反應之快,由此可見一班。

另一個例子是,商人本應和共產黨劃清界線。但因為共產黨的領地是一個大市場,為求在這個市場生存,商人只好和共產黨「唱雙簧」。他們大力反普選,提出一些不合理但共產黨愛聽的理由,為的就是親近共黨。共產黨也知道他們的用心,也知道支持普選的市民之用心。因此人大副秘書長喬某說香港人支持普選,少有地不說是受外國勢力支持;反而在宣佈零七零八年沒有普選之後,表示明白支持普選的市民的失望之情,甚至表示知道這些市民沒有私心。根據共產黨出口術時非黑即白的邏輯,其實他們都知道那些商人大力反對著選,也是出於私心。但基於共黨本身利益,只好聽聽這些滿懷私慾的人的說話。

民主派指現在無疑是京人治港。陳水扁說得對,香港五年就變了,還有誰去信一國兩制?

京人治港自從江總在香港傳媒前大罵香港傳媒Naive那天開始就發生,甚至在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開始就已經發生。京人所指的港人治港是「香港商人治港」,中央、香港政府的偏聽令他們只聽到富商巨賈單方面一言堂的聲音,沒有考慮其他市民的要求。就今次事件,人大竟然連一張反對票都沒有就通過反普選,那麼那五十萬人上街的民意反映到那裡去?通過是意料之內,但最少都應有兩三張票支持普選,這才能人信服。由此證明人大只是橡皮圖章,完全沒有反映民意的能力。

當某一天中共有國難,這些滿懷私慾的富商巨賈到底會為國家披甲抗戰到底,還是快速將資金流出國外市場,連人帶錢投奔美帝?結局未到,但我很有興趣知道結局。

噢!我又做了一次文字的漢奸吳三桂,放多了一次清兵入關了。

14:37 - Thursday, Apr. 29, 2004

-----------------------------------------------------------------------------------------

Haloscan

ia brcadtehfegrh isjtkalym nionp qtrhset uovffiwcxey zbaubtc dneoftg htihjek lroemdn ohpoqtr shteulvlw xlyizkaeb chdoemfeg.h

Haloscan系統已經安裝,歡迎使用。

18:04 - Wednesday, Apr. 28, 2004

-----------------------------------------------------------------------------------------

Cradle of Filth

最近睡眠質素極差,一直有打習慣性打鼻鼾(Habitual Snoring,一週多於五晚打鼻鼾),已經懷疑自己患上睡眠窒息症。自己和自己做過一次Epworth Sleep scale,最近一次已經是十四分,快到十六分的危險分數,我已經是日間過度渴睡(Excessive Daytime Sleepiness, EDS)的「疑似個案」。最近常因夢而醒來,但一直沒有寫夢日記的習慣,記得曾有一段時間因為拜讀佛洛伊德的「夢的解釋」而開始記下夢中的事,可是最後都沒有恆久記下去。

球皇應是強壯的,因為二十年的基本教育告訴我們運動有助增強體魄。用上「體魄」而非單單「身體」,因為運動同時改進一個人的物理性的身體健康和精神健康。故政府等等都愛用運動明星來宣傳正面訊息,因為他們具有良好的體魄,同時形象都很健康。德國一個已故女導演,戰爭期間曾拍攝一套名為「慕尼黑奧運會」的紀錄片,片中突出了日耳曼運動員的完美體態,被視為納粹宣傳電影之一。但可惜的是,一系列由李麗珊等等演出的衛生宣傳廣告(如戒煙、多做運動等等)已經沒有再播放,而且特區政府也改以形象可圈可點的影視名星拍攝宣傳片段。

現實中的過氣球皇竟然是一名濫用海洛英,而且因為高血壓入院危殆的大肥佬。縱使我不算是一個球迷,但每四年一次的世界盃都有收看。看見過這個過氣球皇在綠茵戰場上的英姿。他為阿根廷摘取雷米金盃的那一年,阿根廷整隊波的人腳十分參勁,他以一人之球技將金盃摘下,這是令人驚嘆的。他才是真正的世紀球皇。就算是公認的巴西球皇比利,都要有華華等等同樣具有水準的球員配合,才能令他帶領巴西奪取世界盃。

最對人津津樂道的是,他在對抗英格蘭一戰中使出「上帝之手」,令阿根廷險勝進級。

在小學中學,樣樣半桶水,可能你們都會不喜歡運動太好的同學。例如運動好的同學多數都好威,總會時常拿到很多獎項,而且自己暗戀的女同學都會看上運動好的同學。心裡面會暗罵他們「唔讀書」,同時也暗暗希望如他們那樣運動了得,而不是體育堂上笨笨拙拙而成為故意不上體育堂的女同學的笑柄。潛意識會恨這些運動了得的同學,因為你不能當面表示你對他們的恨意。故所有恨意都落入潛意識這一個關在深閨的魔鬼的手中,在夢中以不合理的情節反擊。故有時會夢見運動好的同學被女孩子拋棄,嚴重時甚至會夢見他們在運動時過於表現自己而心臟病發死亡。

現在看見過氣球皇的狀況,有點像潛意識的魔鬼解放了。當然,另一靚仔球星的姦情,也屬於這個範疇。發現原來很荒謬。

另外也有很多荒謬的事件。例如有時舊小學同學聚會,當年讀書最差的同學今天竟然成為同學之中身價最高的人;而當年成績最好的,一是到中學開始後勁不繼;另一可能性是一直讀完大學,出來工作社會經驗短淺,只是一個clerk,四千一個月;掙錢能力甚至比中三因為打架被踢出校的那個黑同學低。

當現實和夢境同樣荒誕無倫,還有必要將潛意識這一隻魔鬼記下而由夢中解放到現實嗎?現實已經夠荒謬了!

就讓夢境忘記吧!反正好夢永不成真,夢魘就在現實當中不停重覆。

09:30 - Monday, Apr. 26, 2004

-----------------------------------------------------------------------------------------

悲情市鎮天水圍

在過今天陶傑在都市日報的一文,他指元朗天水圍一帶為「悲情市鎮」。指那裡可能成為另一個利物蒲第八區。

以前在天水圍讀書,前度女友也是在天水圍居住,我對天水圍可以用一個過客的角度去評價。

天水圍,在台灣話,可以說是一個「鳥不生蛋」的地方。其實,問題不如陶兄所言般簡單,其實是多方面所引致。

廿萬人口,聚在一個發展十年多的地方。本來只是一片魚塘,有盜匪出沒(我的爺爺在收地前也在天水圍有魚塘),是比現在的天水圍更「鳥不生蛋」。

發展至今,仍未發展完畢。這個地方本來就是只用來讓人口爆炸過剩的居民定居。那裡沒有太多的商業和工業的發展,工作機會不太多。就算有如建築等等工作機會,反而奇怪地多數是由外區人每天乘車到那裡工作。那裡的樓主要有兩種,有居屋和私人屋苑。居屋住著的,是收入不算太高的人。他們要由天水圍每天乘車到市區上班,單單是交通每天都要費兩小時,而且交通費昂貴,這些人的生活也十分艱苦。住私樓的又因為經濟不景成了負資產。其實更大的問題是,因為家長多數工時長,交通時間又長,收入又因為開支大,家庭的年輕一代很多都缺乏照顧,反叛起來。再加上經濟不景,很多青年失學又失業;那區又沒有太多活動設施給他們發洩過多的能量;再者,天水圍鄰近元朗這個「黑社會大晒」的根據地,很多年青人誤入歧途。因此那裡的青年人問題十分嚴重。天水圍計計數中學有近廿間,但多數都屬於Banding較後的學校,只有兩間為Band 2學校,其他皆為band 3。那些band 3學校我也讀過,中一至中三可以說是罪惡反叛的溫床。至中四中七由於有外來的學生來讀,讀書風氣才比較好。打架、收靚,行兩步有人問你跟邊個。而這些學校的訓導主任因為學生頑劣而更為嚴厲,多番管束。令年青人更為反抗,型成惡性循環。那裡的一切問題的第一層,是青年問題。故最近噫囍閉P期六色魔在天水圍等地多次強姦非禮未成年少女,而犯案者只是一個十七歲來自天水圍的青年人。除了這些,高買、偷竊、非禮等等罪案也多,甚至連高空擲物也多。中學期間,學校附近發生過高空擲物打死人的事件。對面的屋苑發生多次跳樓自殺。

貧窮、新移民、人口老化,也令天水圍的問題更為嚴重。

與其將天水圍說成是利物蒲的第八區,不如說她更像Micheal Moore口中的Columbine。

10:04 - Wednesday, Apr. 21, 2004

-----------------------------------------------------------------------------------------

Paradoxical living

工作需要,竟然連翻譯都要「燒埋我果忽」。

醫學名詞我想是最難翻譯也最難理解,而且多數是由字頭字尾組成,故此字母數目一定很多。今日見到的字眼包括Pharyngomalacia、Supraglottoplasty等等,翻查醫學字典都沒有中文譯名。就算你可能明白到每一個字頭字尾的意思,也很難去翻譯(由其是沒有讀過醫的人,如我)。例如Pharyngo-查字典是指咽。而Malacosis在醫學上是解作「軟」,故譯為「咽軟化」。

之後又有一個字,叫做Paradoxical Breathing。我怎去譯呢?「反向呼吸」?「倒流呼吸」?似乎聽眾又會不明白。「奇異呼吸」?「悖逆呼吸」?又好似欠缺了學術性,而且難明。

最終我決定使用「呼吸反常」。我也知這個譯得不好,但總算沒有譯錯。

我終於明白到為何港大的袁國勇教授時常在傳媒前解釋「病毒進化快,因為交叉感染,又有Plasmid Formation,又有基因crossover等等」時將一大堆科學名詞簡化為四個大字:「洗牌效應」。傳媒在報導沙士、禽流感時都常用到「洗牌」這個字眼。這個字眼又簡單,又不科學,但起碼你明,我又明。

最近見到「江湖」的這套電影的宣傳海報。江湖的英文是音譯,而不是Rivers and Lakes。有時看Yan can cook有些中國食物如糭都沒有英文名,簡單的音譯說算了。

翻譯,有時都幾Paradoxical。

14:05 - Monday, Apr. 19, 2004

-----------------------------------------------------------------------------------------

Survivor Mode

多月來的日記也是在公司的fujitsu手提電腦執筆,在那一台電腦,我用得最多的軟件除了spss, word之外,我想之後就會是「小作家」。

「小作家」,多可愛的名稱。

今天再在自己的iBook寫字,發現打字的軟件叫做TextEdit,多麼「電腦」的名稱。沒有「小作家」的可愛。就算以前的Simple Text, Tech Text都沒有「小作家」般好聽。

在這一回合,蘋果Mac小敗。建議OS X 10.4推出時將TextEdit加上中文名,例如「莎士比亞」都好。

好了!廢話講夠了。

工作時每天早上都會到醫院對面的便利店買早嚏C每天都是吃那一套的麵包加飲品的「套嚏v,八元。似乎到我離開醫院做第二份工之前,我也不會厭。聽說英國人可以一生每早吃同一牌子的麥皮做早嚏F大學時有個教授說她每天下午的午飯都是和室友同吃買下的十公斤裝的Peanut Butter擦麵包,每天如事。一來因為在外國讀書要省錢,二來要珍惜時間讀書。

那個早壎i選飲品,有果汁,有媽媽奶和盒裝牛奶,沒有了奶茶或者咖啡。某天選了果X先生的提子汁。

打開來飲,嘩,藥味。一邊的啜,啜到最高潮時,以為還有,原來己經啜完。

那包五秒飲完的果汁,有如我的那份人工。

例如四月又過了一半,開始了所謂的Survivor Mode,就是慳慳地用錢,等月尾出糧。

今個月算不錯了!一邊可以還錢沒有借返轉頭,二來平時survivor mode是在十號前已經啟動了。

而且今個月都算好,一來將房間掃好油,裝修得很美。又敗家了大陸牌廿五吋電視一部,本來還有AV cable iBook駁電視的計劃,可是被Apple HK弄得不太愉快。

昨天更敗家多一部GameCube連Donkey Konga。十分好玩,其實本來想買PS2,但那天到kelly男友家一玩已經愛上了GameCube,不能自己。最後選了它。

下個月正式加人工,計劃了買game和多一個手制。

00:04 - Monday, Apr. 19, 2004

-----------------------------------------------------------------------------------------

fROM A crazy IT story

我不是IT Field的,但我可告訴你,在商言商,無奸不商,沒有一間科技公司是「好人」。

可能你會知道SCO事件。SCO公司買下了Caldera這家Linux Distributor,之後發現原來Linux抄襲了SCO Unixware的原程式碼,而這些程式碼是IBM提供的。

SCO於是告每一家Linux Distributor,更指open source破壞商業社會。但可笑的是,SCO Unixware中竟然配套了由Opensource community開發的SAMBA軟件。

有人指SCO這家公司兩頭蛇,一方面指Opensource community破壞商業,一來又利用open source community開發的軟件漁利。

最近,這家公司「告唔入」各大的Linux Distributor,於是轉向告每一個Linux User,他們聲稱Linux有三成的程式碼是由SCO擁有。故每個使用Linux的人都要向SCO付上版稅。有外國傳媒在形容這個事件為「聖戰」(Jihad)。

事後又發現,原來Microsoft背後有金錢援助是次事件。

商業其實就是這樣,每一家都自私。

曾經在台灣某網站看過有人說自由軟件某程度上有如無政府主義,因此軟件縱使五花百門,但沒有統一。現在就有如政局,SCO就有如阿爾遜F,MS有如八十年代的美國政府,Opensource community就有如反戰的俄國、法國、中共。

到底closed-source好還是open source好,也有如香港政改討論。商界擔心香港進行普選後會成為福利社會。之前曾經公開說香港五十萬人遊行表現良好的巨富李嘉誠,又公開指香港不能承受零七零八年普選。

中國農村式思維,只會想到普選會選出希特勒,又或者普選會令國家成為福利社會,因為民選總統只會為國民求福祉。但這肯定不是事實,看看有普選的台灣、美國、韓國,以至甚為鐵幕的俄國,他們都有普選,但他們都沒有成為福利社會。

一些奸商擔心香港成為福利社會,是可以理解。因為他們擔心要付出更多的稅收,才能再在這個地方漁利。如憎X滓、污X庸之輩大力出聲反普選,他們都同樣有商界背景,可謂司馬昭之心。但當政府的口徑竟和商家一樣,這無疑是一個官商勾結的壞社會,已經視那些活在貧窮線下的人民、失業人仕等等為社會的垃圾,是商家在這個社會漁利的阻礙。

看看香港的一切福利事務,以至社會保安、衛生等等都已外判商家,價低者得。沒有設立最低工資,有人三千銀做足成日,商人又在經濟增長之下提升物價,製造更多的貧窮,商人就在政府手上圖利。最近面臨破產的醫管局更考慮將各醫院「蝕本」的門診部門(opd)外判商家。我更不能想像。也酗擃嶁嚍撠|看街證會分流,肯比市值門診價格一百蚊只需等十分鐘,免費的等到死都未有得睇。可能會有一個月只有五千元薪金的失業醫生在已經外判的opd睇證,一天可能要看一千個證,每個證只需半分鐘。護士更有可能只是三千蚊一個月。

既然可將opd一刀切外判,醫管局為何不可一刀切修改過時的入職制度?公務員制和合約制同時存在,引發同工不同酬之餘,公務員制的增薪點制度,又或者高層那些神秘的獎金,再引致肥上瘦下,才是醫管局一方面臨破產,另一方面前線醫護壓力大又對醫管局極為不滿的最主因。

人大釋法加上董生向人大提交的草案,不但否定了零七零八普選的可能性,未來普選也都無望了。選擇已經落在中央之手,也都即是我們要學習接受中國式的民主,以及中國式的選擇制度。而中國式的選舉制度也十分簡單,就是未選已經可以知道結果。選舉與否只是一種公關手段。

有看今天某報的評論,政府那些巧立名目的委員會,正鬧人才荒,指有些委員會會員違法加入多於六個委員會,而且有些委員也都違法加入委員會多於十年。這也正正同樣有如政府時常說的所謂「香港沒有政治人才,故普選未係時候」。我不相信這是事實,香港各大學有政治管理科目,而且各大學、社會都有不同的專業人仕,為何香港仍鬧人才荒?

人才其實不難求,真正難求的是肯去完全接受中央護主的狗奴才。他們要求特首、進入委員會的皆為狗奴才。

看看那些說出「沙士沒有在市區爆發」又或「為了顧全大局,總要有人犧牲」的楊某某,以至「學生沒資深批評特首」的羅范某某。在這些人管治之下,在沙士一役中令三百多人失去生命,小學殺校大學削資,學制混亂不堪,可見這些都不是管理這一方面的好人才。但他們都是絕佳的狗奴才,故他們這樣失績,至今仍可保烏紗。

最令人迷茫的是,為何英國人統治時,沒有現在的亂局?

在這一刻,不禁要說一句:

「香港已死!」

12:30 - Saturday, Apr. 17, 2004

-----------------------------------------------------------------------------------------

Minor amendment

Minor amendment to the "culture study results":

The required sample size should be 68 x 2 = 136.

And thx to all respondants to that small study!

17:22 - Friday, Apr. 16, 2004

-----------------------------------------------------------------------------------------

suck!!!!!!!!!

我每半天打一次到香港蘋果電腦吠,要求他們快點回應我那條線能否更換。最後我在他們給我的最後時限(一兩日內)的下午五時仍未收到回應。於是我再致電香港蘋果電腦要求他們不要再浪費我時間,他們在最終終於決定肯換同樣價值的貨品給我。當我問及更換程序之時,他們指下星期會有同事通知我更換的詳情。當我再問下去他們仍不能提供詳細的更換程序。在我著他們盡快安排更換程序,他們已經快速收線。

What da fuckin' company it is?

17:12 - Friday, Apr. 16, 2004

-----------------------------------------------------------------------------------------

文化調查結果

只有六人回應是次研究。以下是Descriptive Statistics.

參與男女比例為1:2。讀書與工作的人數各佔一半。

以下是覺得將文化套在該字眼後「沒有問題」的比率。

希臘人文化:66.7%

仰韶/龍山文化: 66.7%

日本文化: 100%

樂與怒文化: 50%

Hip Hop文化: 66.7%

Gothic文化: 83.3%

Gothic & Lolita文化: 50%

飲食文化: 66.7%

Para Para文化: 50%

OL文化: 33.3%

依次序最少人認同的文化為OL文化,(Para Para文化、Gothic & Lolita文化及樂與怒文化),(飲食文化、Hip Hop文化、仰韶/龍山文化及希臘人文化),Gothic文化。所有受訪者都認同日本文化的存在。

認同Gothic文化者,不會偏向認同Gothic & Lolita文化。(費雪測試,p=1.00)認同Hip Hop文化者,也不會偏向認同樂與怒文化。(費雪測試,p=0.40)

假如將每個人所認同的事項總數稱為「認同指數」,平均認同指數為6.33 +/- 2.58。仍在讀書的受訪者和工作的受訪者的認同指數沒有顯著分別。(Study: 7.00 +/- 3.00, Working 5.667 +/- 2.51,獨立t檢驗,p=0.587)。男女性的認同指數也沒有顯著分別。(M: 5.00 +/- 1.41, F: 7.00 +/- 2.94,獨立t檢驗,p=0.432)而且讀書/工作和性別也非認同指數的Predictor。(Analysis of Covariance,讀書/工作,p=0.861。性別,p=0.511。)

是次調查發現最多人認同日本文化,而最少人認同OL文化。認同一種文化與認同另一種類似的文化沒有必然關係。而且,是次調查發現認同文化與性別和讀書工作無關。但是次調查回應率偏低。統計學能力(Statistical Power)只有9.08%,即有91.92%可能錯誤接受無效假設(Type II Error)。要達致80%統計學能力,要次調查最少要有68人回應。相信是次調查的結果只能作為pilot study,不能作為整體參考數值。

12:55 - Friday, Apr. 16, 2004

-----------------------------------------------------------------------------------------

xxx

Just read the latest issue of MCB.

A group of Hong Kong alternative musician selected their favourite Nirvana song. Most of them selected "Smell likes" or "Heart-shaped box". So, what are my favourite Nirvana songs.

1. Dive - Incesticide

2. Unnamed track (Hidden track in Nevermind) - Nevermind

3. Tourette - From the Muddy Banks of Wishkah Version

4. About a girl - Bleach

5. Drain you - Nevermind

6. All Apologies - MTV Unplugged Version

7. Rape Me - In utero

8. Come as you are - MTV Unplugged Version

9. Heart Shaped Box - In utero

10. Smells Like Teen Spirit - From the Muddy Banks of Wishkah Version

==================

很不喜歡寫愛情題材的日記。因為已經無甚可寫。但今日卻要一寫。

慢慢地,我不太喜歡中產女性的書寫。

也野H同樣中產的眼角去看同樣的文章,會找到一份的同情。可是,以我的無知農民眼光去看,發現原來這些文章自命高尚,原來低俗勢利得可笑。這些作者很愛將自己包裝成聖女、包裝成愛情專欄作家,在報紙雜誌以至網路上高談闊論。她們篤信星座,愛看愛情小說如張小嫻那種。今天去減肥(我拒絕用「纖體」這個虛偽的字眼,係肥就係肥,要纖體請先認自己肥!),明天去隆胸那種。假如用三個英文字去代表這些女人,我會稱他們為XXX。

她們會很高尚地拒絕普通男人,不會想去愛上條例比她們差的男仕。但畢竟又受不了這些壞男人的魅力,愛上了他們。事後卻覺得不服氣。只因為她們竟曾愛上這些俗不可耐的低能男人,而不是他們思想上、腦海中幻想的那個極為蘿蔔蒂的女人湯丸。每天會送花,又會甜言蜜語,而且又有錢,聽晒妳話之餘又大男人,職業是律師、醫生或者飛機師,不吸煙不講粗口,卻會嘆紅酒和打高爾夫做Gym,有一架平治和一層樓未供完。但我可告訴妳這種男人,絕不存在。因為要求已經存在了矛盾。二來當這些女人真的找到這樣的男人,又會說成是花花公子。三來,這些男人過大半已經成了負資產。

曾經在別人的留言版寫過這樣的東西。在世上,假如只能將人分為好和差男女。好的女仔已經被壞差的男人壟斷,而差的女仔也都被差的男人壟斷。反之亦然。

而男女有別是在於,差的男人太多,好的女人又太多。當然,這些好的、差的全然是在女性角度而寫。最少,(偽)君子之口絕不會說某某人為差女孩。

在這個亂局,根據博奕論,如果你是好男好女的話,唯一的做法是變差。

以下是在該留言版沒有寫過的。

如果有看過「有你終生美麗」這電影,也有說過類似的情況。

我們除了如阿當史密斯那樣說,都是自私的生物之外,我們同時會對系統作出貢獻。

概然在系統上有過多的差男人和好女人,當然假如女性變差的話,系統多了差女孩,平衡系統上過多的差男人。但長遠來說,差女孩同時會壟斷所有的好男人。令堅持為好女孩的人更為失落。

其實真真正正的Governing Dynamics,是每種人都選擇他們的Second Best Choice,就會達到所謂的Nash Equalibrium。就例如,既然好女人的最佳選擇是好男人,她們應該去選擇她們第二最好的選擇,就是差男人。這樣做可以同時平衡過多的差男人和過多的好女人。

當然,反之亦然。好男人的好歸宿絕對是好女人,但他們的Second Best Choice是差女人。

但在我看來,這些XXX差一點達到她們的Nash Equalibrium,可是他們卻去選擇Third Best Choice,就是一來不去選擇差男兒,二來好的男子又覺得這些XXX無味至極。最終只會令她們無伴終老。同時亦令到系統中的剩餘男女更加多。

欣賞Madonna,因為她主動向外界承認她是壞女孩。

10:41 - Friday, Apr. 16, 2004

-----------------------------------------------------------------------------------------

damn me, ok?

I phoned apple for that damn AV cable(advertise to be usable in iBook) yesterday.

They wasted me 45 minutes to transfer me from Apple Technical support, to Applestore, then to Apple Technical support. Then, they required more additional information. (Serial number of my iBook)

I supply them the information they required today. Then, they wasted me another 30 mintues for routing me from the technical support to Applestore and to technical support. (again!)

I make my purchase in 2-4. They promise me to deliver in 2-3 days. They deliever it after 5 days of purchase, 2 days later then the proposed delivery date. I got the cable and find it not usable. They said they can only replace it within 6 days of purchase. I argued them for late delivery and the Apple Technical support were not reachable by phone in the public holiday, neither the Apple store. (12 days - 4 days of holiday - 5 days of late delivery = 3 days for me to response, and 2 days have been wasted by their technical support) Finally, they still can't make the decision if the cable can be replaced. I have to waste another few days to wait for the snail-like response from them. What if their loyal customer need their product urgently replace for nuclear testing or anti-missile system? This unacceptable slow and government-like PR/CS service may render a country into dust.

As Kelly said, Apple Hong Kong should be the crappiest Apple branch around the World. They even can't be compare with Taiwanese, Chinese or Singaporean branches. Not to mention the biggest Japanese branches.

做事態度極為官僚保守。香港市場對蘋果產品不了解,教育市場被dell, HP甚至不甚出名的Packard Bell完整佔有,以至蘋果電腦軟件中文支援極不理想,除了歸咎於泛中國人市場不夠大,也應歸咎於香港的蘋果總部辦事不力。

我也很想當自己倒楣,自己出去再買一個Video Adaptor Kit就算,當浪費了一百五十元。但我的確窮困,窮困就要忍受他們不好的服務。在這裡說說只是想消消氣。

=====================

asjfhbjasfbjkasdbvzsxvp3qet9rf2 yt93eqwg.

Iafbecedle fegxhtirjekmlemlnyo puqnxhyazpapbyc,d effrguhsitjrkaltmendo paqnrds tuunvcwoxmyfzoarbtcadbelfeg htiojdkalym.n oIp qsrtsatrutvewdx ytzoa bfcedeelf gthhiej kblumrndoepnq,r s tpurvewsxsyuzraeb cadnedf gthiirjeknlemsnso pdqerespt uivnwsxiydzea bmcyd ebfogdhyi jaksl mrneofplqercstteudv wbxyy ztahbec dbeofdgihliyj kplaminno paqnrds teumvowtxiyoznaablcldye fdgihsitjrkalcmtnioopnq.r sIt uwvawkxey zuapb cfdreofmg hai jnkilgmhntompaqrres tIu vcwaxny'zta bccldeeafrglhyi jrkelmmenmobpeqrr sltausvtw xnyizgahbtc.d eIf gbhairjekllym nroepmqermsbteurv wax ygzraobucpd eoffg hpiejokpllmen oapsqkr smteu vtwox yrzeatbucrdne ftghheimj kmlomnneoyp qarnsdt uIv wbxeyczoambec djeofbglheisjsk.l mTnhoep qpresotpulvew xryuzianbecdd emfyg hfiajmkillmyn oapnqdr sIt ufviwnxaylzlayb ckdielflgehdi jbkyl mtnhoaptq rgsrtouuvpw xoyfz apbecodpelfeg.h

13:45 - Wednesday, Apr. 14, 2004

-----------------------------------------------------------------------------------------

Very Ape

假期過後,又要工作。

這個假期不算懶散,也不算浪費,因為有玩的,也有做其他有意義的活動。

要再寫過幾天發生的事,就要回憶一下。最近發現除了自己的聽覺有問題之外,記憶力也開始退化。

假期前一天與已經被裁的老婆一起早上上班,她在滿是人的地鐵中暈倒不適,有多位好心路人和地鐵職員熱心幫助。

再一次證明巴士仍有其存在價值。

放工後與老婆一家購物和食飯,原因是想我們在購買數位相機時提供意見。之後第二場是與盟友們唱k,喪唱到四點幾。當中包括多首兒歌,兒歌的MTV其實有如共青團的宣傳短片,只欠那些「爹親娘親都不及毛主席親」的比史太林、希特勒更甚的反倫常文革宣傳口號。我也相信「大x音」卡拉ok是在對面女人街的vcd檔購買這些兒歌卡拉ok dvd。

第一天的假期是星期五,只是簡單地睡到下午,到尖沙咀玩耍,再回家休息。

第二天星期六,兩個人在電視和對打starcraft中渡過,晚上再到超市買東西準備行山。

星期日和盟友們到大欖郊野公園行山。大欖郊野公園之特別之處是「還有千山牢牢接壤」。故以前小學縱使年年都在同一山頭旅行,但每年的的地點都不同。可以是大欖郊野公園、大帽山郊野野公園、甲龍、雷公田等等。

同一山頭也有多條郊遊路徑(也因此中途我們走錯路),我們行了最長的大欖自然教育徑。有十公里長。由元朗大棠走到深井。

山上看到很多自然和人造的神奇建築。包括有用葉、分泌物和真菌組成的蟻窩,也有大欖涌的水壩和高山向下看汀九橋。Kelly說在香港行山最慘的是,就算行上最高峰,看看對面的樓宇,原來只是三十多樓,看到玻璃窗內的小女孩在彈鋼琴。也部A人類的力量,對比起大自然數千萬年累積的建築,實在過強了。最後我們用了五小時邊行邊休息行畢全程。到達深井,再搭巴士到荃灣,「買餸搭棵蔥」地在閉館前以十分鐘極速遊覽三棟屋博物館。

回家後很累,另一半的皮膚被太陽曬傷了。

今次行山的經驗值應增加了一千六百九,以下是經驗分享:

1.帶水果

2.帶茶

3.防曬

4.沒有必要帶運動用品

5.帶地圖及指南針(如有)

星期日,是家訪日。下午到了對面海Kelly男友聰哥哥的家作客。打Game Cube,打瑪里奧。有點拜年的感覺,只是那部遊戲機不是紅白機。

之後我們轉移陣地到期待已久的Albert家作客,他的家極為整齊豪華。我們對他已燒碟達一百多隻DVD(4.7 GB X 100+ = 47000+ MB),比一本大便報導的所謂BT皇的五十多隻,表現得十分驚訝!

長假期時已經叫自己不能如大學時期般「玩創個心」,令腦部休息。在假期時腦部仍是如常的思考,找尋世間的奇怪事情。

因此,今天回任時不需再chill in,但有點頭痛。誠如eddie所言,一個字形容是「煩」,兩個字形容是「好煩」,三個字形容是「好撚煩」。

夏天注意事項一:剛剛流鼻血。天口慶很易流鼻血。流完鼻血頭總是昏昏的。以前曾因為夏天天天流鼻血而去看醫生,醫生說夏天流鼻血乃十分常見。他說在夏天要吸收多一點維他命c,故此要食多一點橙。

小白手提電腦注意事項一:如果要購買電腦出的電視的線,在Applestore有兩種可買。一種是由AV port出RCA三色的"iBook AV cable",另一種是由Mini DVI出單一黃線(Video線)和S端子的Mini DVI to AV cable。在任何情況之下,都應買Mini DVI to AV cable。因為除了iBook之外,其他eMac, iMac都可用得到。可是,iBook AV Cable只可在舊款iBook (Clamshell iBook)到iBook Dual USB Late 2001(即最後一款使用透明殼的小白)上用得到,以後的版本,都應使用Mini DVI to AV Cable。而我,是在買了iBook AV cable之後,才知道我的iBook版本名為Opague,那個插Headphone的位已經不再是AV Port,而只是出聲而已。這一代是剛剛好用不到iBook AV cable的。我在網上Applestore購買,未知能否更換。

15:03 - Tuesday, Apr. 13, 2004

-----------------------------------------------------------------------------------------

Kurt Cobain


Kurt Cobain (1967.2.20 - 1994.4.5)
10th anniversary of the suicidal shotgun blast

01:27 - Monday, Apr. 05, 2004

-----------------------------------------------------------------------------------------

Good evening, this's from the first record, most people don't know it

四月,和其他月份最不同的地方,它是最沒有性格的。

也是一個悲情的月份。兩個著名的人都選擇在這個月份自殺。

一年就像畢卡索藍色時期。由早年活在父親的陰影,到好朋友自殺觸發其藍色時期。畫作中充滿暗沉的色彩。慢慢進化到玫瑰時期,開始用上溫色。到最後進入三個不同的立體主義時代,直到終結,卻回歸最簡單的線畫。一年,也好比一生。當你處於一生之中的四月,也能想像畢卡索於藍色時期的困窘。

Kurt選擇在藍色時期終結,不知前路到底會否有玫瑰時期以及精彩的立體主義時代。

Kelly日記指出,Grunge era最傳奇的樂隊是Pearl Jam。最近在想像如果Kurt沒有以雷明登轟爆自己的生命,到底Nirvana會否仍帶有今日的傳奇色彩?

作為搖滾樂隊,最怕就成了一隊恐龍級的樂隊。就有如現在的Metallica, Pink Floyd, Iggy Pop, Bon Jovi,我們已經開始對其新作沒有興趣,因為他們的新作已經開始濫,走下波,就算仍有一班舊的樂迷支持,但買了回家聽卻覺得音樂已經乏善可陳。但他們卻曾經是潮流的指標,帶領很多不同的樂潮。

我在想像到底Nirvana今天仍然存在,會否只是一隊只在食老本的恐龍級樂隊?我在想像唱片公司會否迫他們和dj, Rapper合作,在Grunge音樂中加入Hip Hop完素,去保持年清。又或者Kurt Cobain會成為另一個Liam Gallagher,不停傳出藏毒的醜聞,又或者會發現Courtney Love又和某樂隊主音私通,捲入另一場的離婚風波。在某一次演唱會中向觀眾掟咪,又捲入一宗Marilyn Manson式的案件。也可能因為年青人聽過Smells like teen spirit中的load up a gun而去進行校園槍擊,Nirvana成為各洲份的公敵,家長在其演唱會外抗議。

一切一切,根本不能再想像。

Billy Corgan將走下波的Pumpkins終結(縱使最近他說終結非他的意思),可能是一個防止這些想像事件發生的方法。

當Grunge在樂潮上已經成為明日黃花,有人說Grunge只在八八年至九六出現,但仍有一大班熱心支持者。可能就是因為我們見到高峰終結的Nirvana。

二零零四年三月七日星期三,是發現Kurt Cobain自殺屍體之日的十週年前夕,也是diaryland meetup。也雪矰擖i再作討論。

17:34 - Friday, Apr. 02, 2004

-----------------------------------------------------------------------------------------

Fooling with your heart

昨天看一本大便看到了「咖啡文化」這個字,再到超級市場一看,發現原來有一種糖果叫「咖啡文化」。

又是「文化」的爭論。

快會有一套電影上演,名為「受難曲」,本來想去看看這電影有幾「把炮」。看過影評之後,發現我一定會在這個日記大罵這套電

影不知所謂。故此我決定不看。

原因好簡單,當你看完這套電影之後,總有人會來問你,你覺得好看嗎?我說不好看,某人卻說看得很感動很偉大。最終又進入了

一個無謂加無聊的觀念性宗教討論。反正我對宗教解釋一切的想法永不認同,就正如科學也未能解釋一切。而且這套電影更可反映

聖經似小說而多於哲理、科學書,故根本聖經以至宗教本身都沒有可能可以解釋一切。(為何沒有人可將可蘭經拍成電影?又或者

將「幾何原理」拍成電影?)

This Book, there is no doubt in it, is a guide to those who guard (against evil).

引出這句說話,發現原來可以用在聖經玫瑰經乜經物經甚至馬經,縱使以上這一句話是引述自可蘭經。

就是因為兩幫人讀不同的經,到現在這兩幫人打生打死,幾無謂。

「受難曲」受歡迎,是很容易理解。因為在耶教文化之下的國民(由其是美英帝國國民),在故事中找到代入感。因為美國人常常

覺得被外界迫害,卻反而不會想去愛他們的敵人。而且代表他們受難的,不是Allah,也不是Prophet Mohammad,甚至不是岳

飛或者他們國家的馬丁路德金,而是他們的最大聖偶(icon),名為耶穌基督。美帝以前還可能知道愛敵人,例如尼克遜時代,明

顯美帝看不過眼共產主義的中國,卻要去愛這個敵人。故在一九七一派美國乒乓球隊到中共打友誼波破冰。聖經有時幾矛盾,神一

方面要你愛你的敵人,另一方面卻可以用洪水殺死一班不順眼的人。就有如現在的George W Bush。如果George W Bush早了

出生,成為了六七十年代的美國總統,我相信中共這個國家已經不存在。而不會是越戰中消失的小小的紅色越南政府和韓戰中被削

弱紅色北韓。中國可能已經被英美聯軍解放,有可能找回退守台灣的國民黨成立臨時政府。成為一個奉行西方的民主自由制度的國

家(當然我懷疑此一制度能否在中國社會持之以恆)。試想想一個歷史久遠的巴比倫古國政權可在數月之內被英美聯軍所瓦解,以

七幾年中共內裡仍在文革暴亂(不應以「風波」作為文革的尾綴去淡化此一事件,因為這根本性地是一場暴亂)中自相殘殺來看,

要「解放」此一國家,可謂易如反掌。五千年窮的文化也打不過三百年錢的文化。

聽說最近歷史研究也很流行這種「如果當時乜乜乜」的研究問題,已經成為一種學派。其中一個爭論最大的,是如果耶穌沒有為世

人釘十字架,到底現在的世界會如何?

呀!我做了一次文字上的放清兵入關,我是吳三桂。在土共的眼來看,我是一個十分嚴重的漢奸。好很奸的漢奸。

因為評論一套電影成了漢奸。嘩!爽。

==================

前天是我的工作生涯之中教第二課書。

今次比一次好。可能因為有上一次的經驗,而且準備充足。一個蛋散教一大班學歷奇高的醫生生物統計學。

教書期間也和醫生們有一次很Vital的discussion,這個很好。

可是教了一整個下午的書,喉嚨已經乾乾燥燥的。睡過一晚更發炎起來。當然我也知可能和吃太多「熱氣野」有關,但發現原來教

師不太易為。

==================

Leslie Cheung 走了一年。

他走之後,我們戰勝了沙士。七一,我們走過他清刷過的墮樓地點,那一片曾經傷感過的街道。

煙花燙,不及熱血燙。如果在這個復甦時代,仍有他的歌聲,而不是他自殺一週年的新聞,你話幾好。

12:49 - Thursday, Apr. 01, 2004

-----------------------------------------------------------------------------------------

previous - next

latest entry

about me

archives

notes

DiaryLand

contact

random entry

other diaries:

tiney
eddietys
nikitac
rosery
gabefung
heloise
tangmanman
komeko
cons
albertmctam
ryanhui
isle
sarahsze
ttho
shiuto
oiwa
florat
arianaj
gcgo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