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insawriot's Diaryland Diary

-----------------------------------------------------------------------------------------

八月一日過一日

八月一日,又如常地上班,距離下次發薪日,還有三十日。一個月對我來說,有三個紀念日,分別是每個月第一個星期三,第二個是每月十四日,以及月尾出糧日。

我重申一次,我只是一個Temp. Research Assistant,但我的工作,可以由買電腦配件,安裝軟硬件以至秘書替假。我一直不明解秘書為何可以兩個月之內放了三個星期假,有時又可以自行放一兩日假。

我要替她假,做她的工作。向壞的方向想,結果只會是一連串的粗口以及要求增加我的薪金。但向好的方向想,可能是訓練我的好機會。一個集合了「Research Assistant, IT Support和Sec.於一身的混蛋」,將會十分之有市場價值。也釦皕|被訓練成秘書小姐的接班人,就算接收她一半的人工(都有成萬!),我也接受。

我這樣想,但上司不會這樣想。可能上面說的「Research Assistant, IT Support和Sec.於一身的混蛋」,前面三個職責會被忽略,沒興趣知道,因為那三個職責是我應份做,只會留下「混蛋」。

曼聯賣掉碧咸,聽說會少了三成的生意。但碧咸轉會皇馬,縱使皇馬高層覺得碧咸的水準不及國際水平,將他排到水平較差的b隊操練,但當向外賣Adidas廣告,他總會和a隊的施丹魯爾在一起。有人計過數,皇馬因為碧咸加入,增加了一半的生意。

愉園又會否賣掉中場大腦蔣世豪?李健和今年又會否退休?最新國際足協發表香港國際足球排名幾多?

先不論這些事件有否如碧咸般震撼,但你會否對這些問題有興趣?老實說,自己都無興趣。

(我再不想用足球比喻宿命的人生,有點悶了。)

今早上班前發生了驚險事件。以為今早弄丟了所有的上班所用的資料、未寫完的論文以及偷懶時寫下的程式碼。因為所有的資料都儲存在一個姆指般大的Removable Harddisk之中。每天下班都會將這東西帶回家,今早不見了。以為我要在Supervisor回來之前重做所有的東西。

回到辦公室,原來昨天下班留了在辦公室。

一切都是自己嚇自己,一切原來是自己大頭蝦。

今天可會是最後一個閒暇的早上。下星期一,Supervisor休假完畢,回來了。

八月一日,太多改變。第一是醫院可以探病,第二是今日開始賭波,第三是公屋扣分制。其實也代表,香港有史以來最多事的七月,完結了。一起回顧七月大事:

  • 溫總來港
  • CEPA等等落實
  • 七一五十萬人遊行
  • 遊行後,政府發表廿三修改案,堅持七九立法
  • 田少離開行會,政府被迫放棄七九立法
  • 七九集會,同場加演中指事件
  • 七一三集會,被指是二一世紀版本的高山集會
  • 香港有史以來最大的車禍
  • 演藝界大型貪污事件
  • 梁錦松及葉劉相繼下台
  • 馬會賭波拍板
  • 房會 vs 公屋居民敗訴
  • 利物浦來港,港隊勁輸六粒
  • 皇馬來港市民排隊買飛

12:34 - Friday, Aug. 01, 2003

-----------------------------------------------------------------------------------------

五位數

很久沒有試過存摺結款有五位數字,想回去也有年多了。

當然,欠債也達到五位數字。

但也可算是辛勞工作兩月的一種肯定,可是很快會打會原形。

五位數可會是上限,我想,可能十年之內,仍會是五位數債項,仍會是五位數給存上限。

就像皇馬已經是在世上能夠請來香港最強的球隊。十年之內都會如此?就算觀眾想要更加粒粒星的球隊到港,對不起,沒有了,也找不到了。

明白到我自己沒有可能成為人生球賽中的碧咸魯爾施丹卡路士,最多也只是蔣世豪,更更多也只能成為和仔罷了。

都係果句:「香港足球先生,你仲想點?」

六千人工,有五位結款,你仲想點?

記得結款曾經只剩下雙位,終日怕沒錢用。

夏韶聲曾經窮到十二元都沒有,連買個飯盒都不能。

他在肚餓一兩天之時,寫下一曲「交叉點」。

苦困皆自願 心願自信定能圓
一切皆自願 祗管耕耘成敗不去算

今天日記所寫的,就似追逐結款有幾個零,好像很膚淺。

00:57 - Friday, Aug. 01, 2003

-----------------------------------------------------------------------------------------

夜青

成為了夜青,年齡尚幼尖沙咀裡飄蕩。

每天都不想回去旺角的家,一來沒有冷氣開放,二來那裡的環境不太利於學習,令人不會專心。可能和風水有關。

每晚蕩到十二點回家,身心疲累,但終比留在那裡好。

開始明白夜青不想回家的原因,有點共鳴。以前居於元朗,高床軟枕,問有誰共鳴?

別的夜青可能在跳舞踏單車吹水,我卻拿著相機影相。

最近愛上了拍攝「燈」。總覺得燈給我一種神秘的感覺。

01:30 - Thursday, Jul. 31, 2003

-----------------------------------------------------------------------------------------

千雞變

二十四個月分期供了一部新的數碼相機,原因除了現有的相機不太靈光之外,日後Tiney讀書會有用。每期百多元,三百萬像數。以前購入這些小機器,會十分雀躍,非要即時拿來玩不可。現在,買一部數碼相機的興奮,不及用二十八元購入一本大陸Python書。起碼有助於現在軟件開發之用。其實我常有很多等候的時間,最好不過就是看書。

Programming至今到現在,又到了一個學習的瓶頸位,對於Class和regular Expression等等都難以上手。根據統計,我常常最易放棄的時間,就在這時。

希望我會有恆心去繼續學習。假如我連一個目標都達成不到,我可是一個大廢柴。

其實,日後有關電腦的日記,都會移到另一個網址:

py6kiss.tiney.com

今天,這個日記加入了感官世界,是記載了今天給我感官刺激的東西,可以是音樂,也可以是電影,也可以是書本。另外,也第一次使用中文的Title。

這個日記,真是多變。

01:06 - Wednesday, Jul. 30, 2003

-----------------------------------------------------------------------------------------

利物普對港聯六比零

這幾天為另一半讀書的事情奔波張羅,例如借貸、交費、計劃買手提電腦甚至換電話到再次申請圖書證等等。覺得自己有點像一個父親,縱使自己由小三起父母都不需為自己讀書方面勞心。當然,在她未能完全明白升讀大專機制和系統之前,我有責任去為她解決這些問題。有時我向她解釋一些有關大專的東西之時,因為自己的語言表達技巧差,經過多次解釋,她不太明白,會因此發脾氣。在我來說,當然不是味兒。

當然,我為了她準備好大部份準備事情,開學後讀書的事情我可幫不上忙。我希望她可以由現在起有一點「思想準備」(多麼中共的TERM),因為讀書除了天份和努力之外,也要有良好的思想素質。試想,一年的大專教育,可等於考一次高考那樣。能否處理那種壓力,是勝負的關鍵之一。在每種個人素質都用「乜Q」去量化的年代,這就是EQ和AQ。

其實我自己有點將自己夢想投射了在她身上。自己高中時曾想說服母親停讀中七改去讀設計學院,當然最後不能了。事後也發現自己根本不是讀Design的材料,也多謝母親當年那溫和的勸止,縱使當我心中罵母親守舊,沒勇氣說出口。現在想回去是多麼的不孝,縱使我覺得現在的自己都十分不孝。

現在另一半的夢想達到了,我也有點安慰。

我的一生已經輕羸蚸w,但她仍未。我也該讓她自己去冒險一下。

我的一生是一隊香港隊,會輸給利物普六粒。被群眾取笑屎波之餘,也只成為班霸的配角,甚至老臨。沒有人會欣賞他們的球技,只會有人有興趣知道他過去大比數輸給外隊的紀錄。

日後,她會是一隊超班的皇馬。

08:34 - Tuesday, Jul. 29, 2003

-----------------------------------------------------------------------------------------

Suck Politics

其實你問誰人最有機做特首,除了梁振英等之外,我們不能忽略某些十分有野心的人仕的可能性。如公聯會主席加行政會議成員鄭耀棠。他具有政客的奸滑以及政治智慧。(如五十萬人上街後,縱使陣營問題他仍要撐,但他不如曾X成般傻。他即時收火,不再說話,只辦些歡迎葉劉大會。就有如曾蔭權的做法,最終他成了最高民望高官之一。)但如果他成了第三屆特首,將會是比梁振英上台更大的災難。

電台有人訪問因為公屋減租事件而上街的市民,有人說月入萬四,但租金用了二千多,說十分不合理,反對政府上訴。甚至有人說公屋建屋成本低,只是十八萬,為何要他們交二千元的租金。假如只交二千多租金便上街的話,有不少人月入都是萬多,但卻因為超過限額而不能申請公屋,故要用薪金一半甚至更多去交私樓租金的人,他們的生活都十分困苦,他們又到應否上街?有些人用了半生積蓄買下物業,現在成了負資產,是否都應上街?

香港又有幾多條街?

今次民主派試圖在此事撈取政治油水,但我卻覺得十分反感,令人失望。七一後,市民明白民眾力量的重要性,由其是對付弱勢的政府。但動用之時,都要視乎是否合乎公義。假如就此事進行民調,我想大部份港人都不支持事次部份公屋居民及民主派人仕的做法。

mean people suck, nice people swallow.

08:41 - Saturday, Jul. 26, 2003

-----------------------------------------------------------------------------------------

save me

Not to be served, but serve.

Not to be saved, but save.

My mom also expected someone to be a server and saver of her, but I don't.

My dad also expected someone to be a server and saver, but I don't.

They served and saved me for more than 20 years.

Soon after I read themessage that the author of "The joy of Tech!" left to us, I feel guilty myself.

但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求神拜佛教助眾生,卻不救自己兒女。

今天我救了他們,我也不想要求甚麼,他日他們也是侍奉於你!請你好好反省!

我也當好好反省,父母當年也救了我,我今天卻不侍奉於他們。

I know most of you don't realise what I am talking abut, I am sorry. I am quite depressed right now. I want something to balance my feeling.

I am sorry that, I know if I write something shit like this will make Tiney unhappy. But I need some kind of exit. Please forgive me if I make you unhappy, my dear.

PS. I broken my knee. Really painful for one night and a day. Who da hell save me?

08:16 - Friday, Jul. 25, 2003

-----------------------------------------------------------------------------------------

previous - next

latest entry

about me

archives

notes

DiaryLand

contact

random entry

other diaries:

tiney
eddietys
nikitac
rosery
gabefung
heloise
tangmanman
komeko
cons
albertmctam
ryanhui
isle
sarahsze
ttho
shiuto
oiwa
florat
arianaj
gcgo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