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insawriot's Diaryland Diary

-----------------------------------------------------------------------------------------

Alcohold Sponging

研究永遠由問題開始。Kelly a.k.a. Nikitac問小兒發燒應否使用酒精抹身。因為這個問題我做了點Literature Review,解答了問題。反正都Review了,倒不如將詳細結果上網。

小兒在發燒時間其實身體會大量損失水份。體溫每增加一度,身體水份的需要就會增加12%。(1) 故此發燒的兒童需要補充水份。而保充水份的方法,除了飲水之外,也可使用打點滴方式補充水份(當然要有醫護人員協助之下)。
小兒發燒應使用溫水濕布抹身(2),而不可使用冷水又或酒精抹身。(1)
網上教導處理小兒發燒的網站,分別有5%建議家長在小兒發燒時用冷水或酒精抹身/洗澡。(3)
以冷水抹身可能會令小朋友體溫急降,腦下墜體可能會因為體溫急降而改變身體的生陳代謝機能,令小朋友更為不適。最大的問題是,體溫急降令小朋友打冷震,生產更多的熱能,反而會進一步增加小朋友的體溫(4)。
由於酒精極具揮發性,比冷水更能帶走身體的熱能。故此會產生冷水抹身的同樣問題。另外,美國有一宗案例是一個六個月大的兒童吸入酒精抹身時揮發的氣體而引致急性血糖降低及昏迷。(5)
因此,小兒發燒絕對不能使用酒精抹身。

由於本人不是兒科醫生,本人的意見不能取代醫生的診斷和治療。如果任何問題請與家庭醫生聯絡。

Reference:

1. Ng DK et al. Childhood Fever Revisited. Hong Kong Med J 2002; 8: 39-42.
2. Impicciatore P et al. Helping parents to cope when their children are acutely ill. BMJ 1997; 314:373.
3. Impiccaiatore P et al. Reliability of health information for the public on the world wide web: systematic survey of advice on managing fever in children at home. BMJ 1997; 314: 1875-9.
4. Kluger MJ. Fever revisited. Pediatrics 1992; 90: 846-50.
5. Moss M N. Alcohol induced hypoglycemia and coma caused by alcohol sponging. Pediatrics 1970;46:445-7.

14:05 - Wednesday, Dec. 08, 2004

-----------------------------------------------------------------------------------------

How to convince a reviewer to accept your paper?

以下是背景資料。
一份Paper Submit到各大的Journal,都要經過Reviewer這一關。他們?看你submit的paper,到底有無學術價值,而且看看你的research本身以及你的文筆有沒有問題,再建議Journal登不登你的文章,再付上Reviewer Comment一份。這個制度叫做Peer Review。
有一份Paper,已經被各大Journal Turn Down了不下十次。今次收到一個份奇差的Reviewer的Comment。因為有這樣的Reviewer而令這篇Paper不能刊登,發點老脾,決定將這個coment拿出來討論。

Reviewer說:
It appears they have tried through extensive use of statistics to make their results positive, but have not been successful in this regard, in my opinion.

我說:
個個study都用statistics架啦,點為之用多左?人地果D ANALYSIS夠又transform又gamma distribution,又唔話人用多左?就算用多左,我地做唔到positive results,只是Negative Results,又點support 個Arguement/opinion「Tried through extensive use of statistics to make their results positive」?之後的根本不是你的opinion,根本我們的study就是negative results。就好似一個人話「陳仲康極力地扮女人」,點知原來陳仲康根本沒有一忽扮緊女人,是一個粗豪的男人,果個人就話「have not been successful in this regard, in my opinion」。你咁講實o岩,不過無內容。歸根究底,點解要話陳仲康扮女人?係咪一方面要醜化人,另一方面要證明自己的意見獨到?

Reviewer說:
This study would be hard to duplicate as the generalizability is questionable

我說:
嘩!每個細路量兩個體溫都叫"Hard to duplicate",夠晒簡單又無主觀完素。咁又要照MRI又要做endoscope,又或者要跟個patient一世果D study,又或至主觀比分果Dstudy咪仲難Duplicate?

Reviewer說:
The conclusion suggested is suspect[sic].

我說:
All your base are belong to us.

老實講,每個人做reviewer都是找碴的多。收到這麼多的reviewer comment,沒有太多是有建設性的。這個世界沒有study是完美的,要turn down一份paper有無限個理由。而且理由來來去都是這些。這是我收過最「行」同最差而且很明顯地扮緊有料的一份Reviewer Comment。
大家可能不明我在寫甚麼,大可不理,我只是有點氣憤而已。

Recent addition: Kylie Minogue - Slow (Chemical Brothers Mix)

11:57 - Tuesday, Dec. 07, 2004

-----------------------------------------------------------------------------------------

Can't get Kylie out of my head

聽說多個團體會在零五年一月一日搞大遊行,終點都會是政府總部。報紙coin的term是「萬佛朝宗」大遊行,可增加氣勢。
在一片不安氣氛之下,多位傑出華人相繼倒下。除了大家都可能知道的黃霑之外,沒有太多人aware的有經典電視人蕭笙和中國數學學者陳省身。這兩位的死亡沒有如黃霑的impact般大,證明behind the scene的人,無論你有幾大contribution,死左似乎都無乜人理。似乎沒有人會為蕭笙或陳省身在大球場搞追思會,也不會推出紀念特刊,而且有人因為不能領取特刊而鼓噪。
蕭笙曾經在三間電視台工作,他是電視台拍攝武俠劇的始祖。老實說,我只看過這些武俠劇的重播。另外比較有印像的電視劇只有「成吉思汗」和「天涯歌女」。
陳省身是大陸知名數學學者,有人說他是幾何積分之父。他曾在Princeton和Einstein共同研究數學和物理學。甚至一起起草相對論。最近一次見到他是在卲逸夫獎的電視節目,他在輪椅上領獎。
星期日我們在看Kylie Minogue的新DVD精選。她的音樂大可簡單分為三個時期。第一個時期是Eurobeat時期,即八十年代尾期到九十年代初期。之後是獨立年代,開始進入比較Alternative的時期,時間是九十年代初到二千年。最近的是成熟年代。(也即加入Parlophone後)
看到Kylie的Website上有她的時間表,她的Eurobeat大熱作The Loco-motion曾在八七年十一月登上香港唱片榜第一名。而I should be so lucky甚至在八八年十一月連續五星期是香港唱片榜第一名。Especially for you更是六星期第一名。看返歷史,才知道以前原來很多英國/英聯邦唱片出香港版早過出北美版和日本版。
最有趣的可說是她的Locomotion MV曾在八八年得過Most Popular Music Video in Australia。但現在重看,卻覺得過時非常。(但我覺得好好睇。我obsess with八十年代的「娘」。)
她由八十年代進入九十年代,經過了一大輪的低沉。差不多每個外國歌手由唱歌到做戲都失敗。娜姐、Britney Spears也如事。(就算Kylie是做電視劇出身的)九十年代她和Jean Claude van Damme拍了Street Fighter的電影版,做Cammy,由於套電影極為失敗,間接引致她也失敗了。她都是唱歌好一點。
最近她拍的電影,唯一有點印像的是Moulin Rouge的綠色Fairy小精靈,sexy地飛出來唱兩句歌。
二千年後走成熟性感路線,轉型到雞仔聲。個人覺得她的佳作是Red Blooded Woman。
她最近的一首的歌叫做Can't get you out of my head。在Brit Award上她唱這首歌,卻用了New Order的Blue Monday的Intro。這個Live也收錄了在DVD,原來這個Mix十分受歡迎,後來更收錄了在Single,叫做Can't get Blue Monday out of my head。在Live片段中的演出,令我們三位觀眾討論她的年齡。啊!原來她已經三十六歲。可是她看上去仍像一個二十幾三十出頭的女姓。
在每天那個充滿一些虛後笑聲.做事不認真的女人「咩咩」聲的辦公室,iTunes上仍有Kylie Minogue的歌作一個Cover。

17:21 - Monday, Dec. 06, 2004

-----------------------------------------------------------------------------------------

Sicko

任志剛是香港公營機構的打工皇帝,年薪達822萬。同樣弁鄋漁瑼L斯潘,主裁美國以至全世界的經濟,年薪只有一百三十多萬港元。任的薪金甚至高於唐英年(~400萬)和董建華(>600萬)。而唐英年的薪金,竟和喬治布殊差不多。
讀過最新的醫管局年報,我們的行政總裁何兆煒年薪達400萬至450萬。另加每年必發的花紅(二○○二/○三年度在沙士的一片噓聲中,其有三十位高層可領花紅,下層員工無份。這份花紅總數為一千二百多萬,即每人約收四十萬),也即何兆煒的總年薪約為五百萬。聽說這個數字已比數年前低了8.4%,也比楊永強做醫管局行政總裁時低了10%。也即,楊永強當醫管局行政總裁時,其年薪達六百萬。
醫管局的財赤達六億元。而那一份花紅佔了這份財赤的2%。醫管局最高決策層的五人的基本薪金總和達二千萬,也佔3%。
看到了這些數字不禁打個突。我們發現,原來一個「阿頭」的薪金其實和他的工作職能是沒有關係的。例如我不相信管全港財政的那個人,其薪金竟比管醫院的低一倍。
醫管局自九八年開始以定薪合約聘請員工,不再以長期僱用方式聘用。其薪酬和表現沒有關係,也即一個護士無論你做得好唔好都無花紅分﹐甚至可以隨時被上頭因為減赤而減人工。最可怕的是一個員工合約完成後,會重新受聘,薪酬維持於入職點。當我們覺得,一個員工的經驗會和薪酬掛鉤之時,在醫管局的制度卻不同。因為這個重新用同一合約受聘的政策,重新受聘的員工的薪酬會竟比新入職者為低。
難怪Micheal Moore的下一套Documentary "Sicko"都是以美國醫療系統為題材。我想如果我夠薑的話,以HA為題材的話,可能會好睇過Sicko。

17:35 - Thursday, Dec. 02, 2004

-----------------------------------------------------------------------------------------

肥上瘦下的原因

上個星期六拿來中文版的動物農莊再讀,明白為何一個機構會出現肥上瘦下的原因。
當一方面擁有生殺大權,又根據阿當史密斯的人皆自私的理論,為何不將這個生殺大權用於自利?
動物農莊開始的時候,有七條條例要全體實行。本來有一兩個人擁有生殺大權,是良好的方案。可是,當擁有生殺大權的人辦事不力,只求自利,不再企硬,沒有社會公義,這個系統就會崩潰,利益就會全歸於擁有生殺大權的人。社會學的名詞是既得利益者。
為何紅灣半島起好,沒有人住過,為何要拆來興建豪宅呢?為何有海景的地方就要建豪宅呢?
又或者,為何多份報告已經指醫管局的高層在沙士期間辦事不力,為何他們仍有花紅分呢?反而中下層的員工,上至顧問醫生、護士、下至掃地阿嬸,在沙士期間冒生死危險工作卻要減人工呢?
又或者,為何理工大學有七億龐大盈餘,而且早已承諾不減員工薪津。最後又為何中下層的教職員又會被減福利和津貼呢?又或者,為何這家大學會用四千蚊,做六日每日做十二個鐘來聘請清潔工人呢?
我們需要的是社會公義。
我又再想,如果我十二月不獲續約的話,我可能會去從政。

17:32 - Tuesday, Nov. 30, 2004

-----------------------------------------------------------------------------------------

前途在那方 滿海飄蕩找不到岸

最終的結果是,人事部辦事不力,糧期不準,沒有出糧。
今晚可能要流浪旺角。午壑]成了問題。
耳機連著的iPod,選來播的是徐小鳳的「人生滿希望」。

看夕陽 意茫茫 人生滿風浪
前途在那方 滿海飄蕩找不到岸
這夕陽如盼望 明天再一樣
前途在遠方 要登彼岸 不必太徬徨

要努力求上進 就算得失 毋須較量
豪情萬丈求向上 莫再回頭望
看夕陽 滿盼望 人生滿希望
前途在遠方 縱使失望 悲哀化力量

看夕陽 意茫茫 情海滿風浪
情人在那方 我天天在痴心盼望
愛共情 何處是 如今太失望
情人在遠方 愛的希望 只恐太渺茫

愁與恨 無再復記 舊愛深深留心上
柔情萬丈情至上 願以情為岸
看夕陽 滿盼望 何必太失望
毋用硎△纂@信心堅強 悲哀化力量

08:13 - Tuesday, Nov. 30, 2004

-----------------------------------------------------------------------------------------

釘在人類史的恥辱柱上受後人蔑視

數碼「講」的infrastructure最終建成,被人Slashdotted,看到西方人對這坐Building的輕蔑,似乎這個地方早就不應該去興建。反正科網泡已爆。日後的那些甚麼中藥講、科學完、物流講,我想都是講的好了,因為當建成之後,又會成為另一個笑話。
看到銀包中已經沒有紙幣,上班乘車後只餘下兩元七角。已經沒有物資回家,只好在旺角等到早上兩時出糧(如糧期準時的話),才趕回元朗睡覺。
這個兩元七角的數字,借用中共的term,應「釘在人類史的恥辱柱上受後人蔑視」。一個月之內發生的事太多,對於已經在去年用光所有積蓄的人來說,每個月都過著「濫素食擬清」的日子。以為兩個人同時出外工作會有多一點錢,怎料又要報course、整牙,大出預算。
月尾出席聚會,心底裡覺得幾無面。原因是常常因為沒錢付帳而呆坐。
只要捱過這一天,我就戰勝這一場疫症。而這個疫症叫做無錢病。
上星期部門參加醫學會議,有兩份研究要poster presentation。我為Clinical Research和Nursing Research分別設計/砌了兩款poster。怎料兩張poster都得了Clinical Research和Nursing Research的poster設計第一名。有現金獎N元,可惜都不會落入我的袋中。
我想,假如年尾不獲續約的話,我可以轉行做醫生護士們的graphic design生意,反正我的設計已經得過五次獎。可是,我想真正的graphic design又或者一般的designer,都會覺得我說這句話,足以令我「釘在人類史的恥辱柱上受後人蔑視」。搵食o者,犯法呀?

11:38 - Monday, Nov. 29, 2004

-----------------------------------------------------------------------------------------

Only deadmen could understand

工作的地方有兩張桌。一張是放電腦的,只放了一台工作的eMac,monitor的旁邊貼滿不同的紙張、post it、Flow Chart之類。另一張是標準的辦公室「寫字桌」,上面放了兩台的Notebook,一台是部門的Pentium 4 Notebook,另一台是我自己的iBook,也有接駁著用作external harddisk的iPod 2G。電腦之外,放了很多散亂的Reseach Paper、膠File。文具四散,在桌上找回計算機又或者內線電話都有一定的困難。原來用作發送文件的In/Out Tray,也都堆放了雜物。
黃霑的死訊令我覺得,人生要有一些污點才可會留存後世。當然,他的成就也會留傳後世,但當你同時有一兩個污點、兩三個遺憾,報紙在報道你的死訊時才會有材料。因為一個人死後,代表你己經可以輕矇w論。對於報紙來說,更有一個好處,就是你已經沒有可能回應。
黃霑生前講粗口咸濕、背棄大肚的華娃和林燕妮一起都被報紙找來一談。當然,也有報紙找來他決定不再在廣告界發展,轉向演藝界發展的豪情狀語作為經典。也有找來他的作品如「問我」、「獅子山下」的一兩句歌詞來總結其一生。
當然,也有報紙可以將他如此失意的事件寫得如此的有意義。
每個人的死一定有遺撼,如張國榮的死是自殺、梅艷芳的死是故意不醫治。有些是不可能去完滿的,更有另一種是想去完滿但事不在人為。例如黃霑永遠不能和林燕妮修好。
大Journal有一頁叫obituary,是給對醫學界有一定貢獻的人,死後有個地方讓後人為你寫篇文,紀念一下你的生平事蹟。
最近開始覺得,我的人生的確存在不少污點,以及不少的遺憾。例如後我一年畢業的人正在拍畢業照,而我卻畢業一年後都未拍畢業照。當年不拿畢業袍去拍畢業照是因為沒有時間以及不夠錢。一年後發現沒有拍也不是甚麼問題,反正身邊的親朋戚友拍完的畢業相沒有人會想再拿來看。最近有機會去完滿這件事,例如問最近畢業的人借畢業袍來拍,可是我心裡的確不想去拍。因為心裡想著這一段可能在我死後出現的人生污點,污穢得有點麻甩佬的浪漫:
「首件華人獲得XXX獎的科學家陳仲康昨晨在家中睡夢中辭世,響年六十X歲。陳仲康早年於鄉村長大,生活貧困,但醉心科學。在讀書期間成續平平,考進大學之後甚至無心向學。畢業後於XX醫院兒科部門工作,自學生物統計學,努力研究。早年的研究主要是集中在兒童睡眠呼吸問題,以及母乳在不足月新生兒的角色。因為讀書期間負債壘壘以及研究工作繁重,再加上初出茅廬薪水不多,他沒錢也沒時間出席自己的畢業典禮,畢業相也沒有拍。但這個遺撼令他更加努力研究,以及繼續半工讀完成碩士和博士課程...」

09:01 - Friday, Nov. 26, 2004

-----------------------------------------------------------------------------------------

SARS, again.

港大、衛生署及醫管局的最新沙士研究,在最新一期的「內科醫學雜誌」(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刊登。可能因為我們的傳媒朋友仍未找到這篇文,又或者醫管局方面的官僚作風,令這個研究的成果沒有第一時間向公眾曝光。
其實這篇論文是去年香港沙士期間的流行病學研究。由於我的其中一個area of interest是流行病學研究,於是找來一看。這個研究除了分析方法深奧之外(gamma distribution?),也有一些特別的資料是多份的沙士報告所沒有透露的。
在沙士爆發期間共有一千七百五十五位病人,這個報告指總死亡人數為三百零二人,而不是傳媒常常quote的299。醫護人員佔總感染人數兩成多。其中25至35歲女姓組別,有二百五十四人,有一百零二個是護士。
最多沙士個案集中在九龍半島,由其是觀塘區(Amoy Garden),沙田及大埔區(Prince of Wales Hospital, Alice Ho Mui Ling Nethersole Hospital)。港島區北部、新界西都有小量零星個案。反而新界東南以及大嶼山近乎沒有個案。
這個研究也發現,男性、年長、非醫護人員及另有其他病都會增加沙士的死亡率。可是,死亡率和感染途徑、感染時期、入院時間甚至開始Ribavirin治療的時間無關。
我發現,如果有朝一日我不獲續約,我可去做報紙健康版的記者。

Leung GM, Hedley AJ, Ho LM, et al. The epidemiology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in the 2003 Hong Kong Epidemic: An Analysis of All 1755 Patients. Ann Intern Med 2004; 141:662-73.

17:28 - Wednesday, Nov. 24, 2004

-----------------------------------------------------------------------------------------

The battale of cold call

當有一些奇怪的電話號碼打來手機的,我會假定它們為
A)Cold Call
通常這些cold call是一些公司用不正當的手段得到了我的個人資料,借故做問卷或者直接sell某某服務或者product。由於他們每次都要validate自己打的電話是否正確,電話另一旁的人打開話匣了的方法多數是:「請問是不是61xxxxxx的機主呀?」這不異於打電話來的人問聽電話的人:「我是不是打了某某號碼。」由於我覺得這個問題過於白痴,於是乎我會答「唔係」,之後收線。
另一種是打來會知道你叫「陳生」,問你有沒有十秒鐘做個訪問。我會接受,之後電話另一旁會問:「請問陳生從事咩野行業呢?」
我答:「醫護界」
「咁請問呀陳生...」他問到一半,我截住他,說:「十秒時間已過。Bye Bye。」

B)Cold Call +
有一種Cold Call,其實性質不可說是cold call,因為打來的人你會知道是誰,只是其內容和cold call無異。通常是一些你已經忘記了名字的中學甚至小學同學,十幾年沒有聯絡。他們十幾廿年之後從同學錄或者紀念冊找到你的電話。但當年因為科技不發達,只留了家中電話。家中電話十年沒有轉,他們日間打去,家人接聽。家人不虞有詐將你的手提號碼說給這位舊同學。這位舊同學在你工作期間打你的手機,會有以下對答:
「請問是不是陳XX呀?」由於響全朵的關係,你會以為是政府或者銀行之類打來。
「係,唔知咩事呢?」
「得唔得傾兩句呀?」
「er...請問你係邊位呀?」
「無呀,我係你以前ABC學校的同學,我係XYZ呀,你記得我嗎?」
想了一會兒,終於記得他是誰。
「我無乜時間,有沒有甚麼緊要事呢?」
「啊,無呀,我地想出來聚下舊。唔知你幾時得閒呢?」
「唔得閒喎。」
「唔緊要,其實我而家響XX保險度做,唔知你有無需要買保險呢?」
另一種是以背稿一般的intonation說出
「唔緊要。其實經過左沙士,你都知道健康的重要性啦。你唔知有沒有興趣試用我地XXY公司的健康產品呢?我地X月X日有座談會,你有沒有興趣來試下?」
到這個stage,我會話我好X唔得閒,無時間傾,之後禮貌地收線。

根據我多年的觀察,十之有九的不明號碼電話都是這些。最近更開始有些打來之後只在播錄音宣傳聲帶。由於太沒誠意,我會即時收線。
我也明白,大家都是搵食。但搵食都應該醒一點,亂打來的電話已經夠煩,亂打來而且亂說話的更煩。希望各位迫下屬打cold call的team leader,除了要顧及下屬可能因此而斷六親之外,也希望你們指導你們的下屬打電話時要注意說話的內容是否make sense,會不會令人即時收線,以及不要講太多大話。

17:26 - Tuesday, Nov. 23, 2004

-----------------------------------------------------------------------------------------

沒有真相 只有頭條

老細最近的研究指,針灸可治鼻敏感。本來是一個十分厲害的研究。由其是當特首誇下海口指香港是中醫藥的研究中心/中藥港,我們真的將這些浮誇的假太空名辭「實化」,特首應多謝我們。連美國科學界和傳媒都引起很強勁的回響。路透社也拿來作feature。
落在香港傳媒手上,卻成了垃圾一般的新聞。反而上次差點引起恐慌的「四千小學生患Sleep Apnea」又或「六成母乳含菌超標」卻成了本地報紙的feature。
老闆和我的結論是,香港的傳媒只愛引起恐慌的新聞,反而對人類有利的新聞,只會活埋在報紙一角。也釵酗@天,我們研究出AIDS或者Cancer的治療方法,也不會成為新聞。
就算當日有飛機墜機、日本腦災、副型流感病毒等等市民恐懼的課題,都不會成為頭條新聞。因為當日的最大的頭條新聞竟是某報業集團的新總部落成

-- ** 0 ** --

假如有一天茅山科學圖書館成立的話,我們有必要使用這個software!
http://www.delicious-monster.com/
勁Pro! Voice Search! Barcode scanning借書! iCal/Address Book Integration!
看看他們的FAQ,有以下的對答:

Q: Do you plan on making a Windows version of this app?
A: We don't have any plans for this, currently. It's very unlikely given that the application is very dependent on Mac OS X-only technologies. Porting the application to Windows would require a lot of effort and we simply do not have the resources. Also, we don't like Windows very much.

-- ** 0 ** --

搬回元朗居住之後,由旺角搬回來的東西一袋袋的放在一旁,極不雅觀。於是星期日的假期工作是執拾房間。
這次執房又丟了很多的東西。正所謂舊既唔去新既唔o黎。多麼消費主義的一句說話。

17:04 - Monday, Nov. 22, 2004

-----------------------------------------------------------------------------------------

HK -> China -> Vietnam

我不是搞港獨,但有一點中國和香港不同之處一定要說明清楚。
很多時A司長又或者陳波士會話,大陸可以一半價錢做到同一件事,為何要在香港做。
根據這個價錢邏輯,根本香港一定陸沈、經濟一定無起色。因為甚麼也是大陸平,為何要在香港搞?
New York, 東京, 星加坡的經營成平也高,為何國際大公司會在那裡開設總部,而不在經營成本最平的地區如大陸、孟加拉之類?
原因是當地有一流質素的員工、廉潔的政府、公平的競爭環境。這些是經營成本以外的東西。
就正如,為何有翻版和正版LV,為何除了師奶之外,大多數人都比多幾十倍價錢買正版?
香港政府一味只鼓吹Price Cutting,我們的工資慢慢和深圳接軌。
如果一個地方,唯一的賣點只是經營成本的話,當有另一地方打價比你低,投資者就會轉地頭。聽說有部份搬了由香港搬到大陸的國際公司,開始因為經營成半慢慢上漲而搬去vietnam。
怎不令人相信,香港的price cutting策略,不是死路一條?

17:32 - Wednesday, Nov. 17, 2004

-----------------------------------------------------------------------------------------

傳媒春秋

今天的聲稱全港讀者最多的方向日報某段新聞(沙士戰後兩大學再較量)指:「據悉,今次明愛醫院爆發神秘病毒後,因屬新界南醫院聯網,化驗工作一向由中大支援」。明愛醫院(Caritas Medical Centre, CMC)根據醫管局的分區似乎是屬於九龍西聯網。更奇怪的是,醫管局根本沒有新界南醫院聯網。新界區只有東西兩個聯網。而中大的教學醫院威爾斯親王醫院是屬於新界東醫院聯網。
希望記者在報導此類新聞之前,先參考這個網址,再作報導。

11:11 - Wednesday, Nov. 17, 2004

-----------------------------------------------------------------------------------------

一九七零年代的中共

一群不知名的人在網上搞「香港獨立運動」(Hongkong Independence Movement,簡稱HIM)。參與團體包括香港李登輝陳水肩之友會、我是香港人連線以及香港獨立研究組。
這個運動強調,香港就算獨立,都要和平獨立。獨立後要完全脫離中共的統治,改國旗、改國號、用的文字改為「Honglish」(其實是港式英文),行內閣制等等。
當然,現在非一九八四年。香港像新加玻、新西蘭、東蒂汶以至加拿大的Quebec般和平獨立的可能性低,時機已經不對,但我不會對這個運動作出批評。這個活動的存在不在於其成效,而是之於一個自稱有言論自由的地方的意義。
大選過後,美國部份支持克里的州份都有民間團體要求獨立。就算有如此訴求,美國聯邦政府也不會輕言出兵清剿。在一個真正有言論自由的地方,一個民間團體要求獨立只是小事一樁,作為為政者更應了解他們要求獨立的理據,再了解自己是否有問題,再作出改進。而不是事事都以導彈、解放軍、坦克車解決問題。中共政府歷史上殺得太多自己人,難道還殺不夠嗎?
幸好廿三條沒有立法,那個香港獨立運動的網主可能己經被秘密審判,也可能被引導到大陸槍斃。
某葉姓前議員,廿三條立法前主席,以此網作為「進行分裂及叛國的嚴重行為,非純粹表達意見」,甚至已經犯下《刑事罪行條例》中的「叛逆罪」(見另稿),「呼籲市民要深思事件,研究應否加快23條的立法工作。」
另一政協乜乜主席指「好像車臣(爭取從俄羅斯獨立)般導致血流成河,提倡獨立與言論自由無關,不可以此作為擋箭牌。」
這些有嚴重中共背景的人都害了一種病,叫做害怕人民病。這也難怪當這些人在推銷23條時如此背叛民意。另一種表現式是,為何已經表明公投沒有法律約束力,報紙上有人說「公投動議三不符合,即不符合《基本法》規定香港的法律地位,不符合《基本法》關於兩項產生辦法的修改程序,及不符合人大常委會否決雙普選的決定,是對國家憲政體制的挑戰。」董某也說:「公投是不符法律程序及誤導市民,並會影響到中央與特區良好關係。」
香港最終都出現這些三個乜乜式的思想方式。想,香港快會成為一九七零年代的中共,而中共快會成為一九八零年代的香港。

16:07 - Tuesday, Nov. 16, 2004

-----------------------------------------------------------------------------------------

虛偽範式犬儒轉移邏輯

翻開手頭上的那本Apple Confidential 2.0,裡面quote了很多的「蘋果insider」們的說話,內裡夾雜大量粗口(F字頭那個)。例如:STEVE IS GOING TO FUCK GIL SO HARD HIS EARDRUMS WILL POP.
一本over the counter的書本,裡面都有粗口。你我在一程巴士,又或和長者、中學生談話,你又會聽到幾多粗口?
某大學的學生報以「講普選﹖你講咩撚野呀﹖」為題而引起一陣粗口爭論。甚至以此指香港大學生不知所謂。
某報今天有一大學講師(lecturer)投文,指大學生在校報寫粗口,「反映了一個現代社會價值的範式轉移」。另一篇由某大學人文學部碩士生寫的文章指,如果我們接受這種直接的表達方式,就會「可能危及保障我們成左熊穈陘儒邏輯」。「範式轉移」、「虛偽犬儒邏輯」,多麼「學術」的文字。我也不禁要說一句:你講咩撚野呀﹖
範式轉移,英文叫paradigm shift。我想除了講師之外,沒有人會用這個字眼投文。當中包括高他一級的教授(Prof),又或低他一級的研究生。簡單而言,paradigm shift即是意念,又或思想模式的轉變。用layman的說法,他的那個範式轉移,是指「世界變」。他的意思也即,講粗口開始被社會接受。
當給layman看的報紙上出現「範式轉移」這個字眼,反映了一個現代社會價值的範式轉移。
根本上,在學生報上出現粗口,根不是甚麼範式轉移。這個所謂的範式轉移早在二十年前已經發生。
以前只有低下階層才會講粗口,可是現在是任何階層都會講粗口。粗口由禁忌的言語完素,成為大眾說話都使用的材料。這才是真正的「範式轉移」。而在大學報上出現一個「撚」字,就有如英文中出現一個suck,諧音,根本是小事一樁,將它說成是範式轉移,未免有點誇大。
虛偽犬儒邏輯,我想是一個「臨時起義」想出來的字眼,因為這個字眼本身的意義難解,是一個沒有必要組合出來的學術字眼。
犬儒主義,英文叫cynicism。Cynics這個字本身都很難翻譯,因為有兩個meaning。第一個是指犬儒主義者,他們會將生活回歸最最最原始,而不理會社會的總體利益和規條。例如部份的人故意在公眾地方造愛,又者是在巴士上大聲講電話(回歸泰山千理傳音的年代),那是犬儒主義。
第二個是現代的用法,是指一個人不相信其他人,只會抽出別人的黑暗面來解釋事物。我會將這種的cynics譯作「酸刻」,也即是尖酸刻薄。
相信該作者指的是前者的意思。虛偽犬儒邏輯,指的應該是,我們本身不算是犬儒主義,我們都顧及到社會的總體利益和規條。可是在講粗口這個issue之上,我們「虛偽」地出現了「犬儒邏輯」,回歸了原始的「粗口野性」,而暫時不理會社會對粗口本身的道德批判,也不去理會如果下一代學習你講粗口的後果。
和一切的「偽XX主義」一樣(pseudo-xxxism),虛偽犬儒邏輯同樣地難解。我也覺得我的理解套了在上面那句話是有邏輯問題。可能該作者指的又是另一種意思。為何要在一般人看的報紙上出現這個字眼。假如我是作者的話,我會使用「虛偽讀者主義」,本身是作者,卻在寫文章時虛偽地假定自己為讀者。試圖思想,到底讀者能否完全了解「虛偽犬儒邏輯」為何?到底有沒有更為簡單的字眼?例如:「社會人仕對粗口的包容」之類。

14:03 - Monday, Nov. 15, 2004

-----------------------------------------------------------------------------------------

Toxic Environment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科學寫作碩士學位」,多麼「夢幻」的一個title。其夢幻程度可以和我的「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生物及生物科技二級榮譽學士」比下去。就算我的title論質論量也不及「約翰...學士」,但像香港的數碼港中藥港那樣,我的title的字數比較多。
這位「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科學寫作碩士學士」寫了很多有關中國人的辛酸的書。就算身在番鬼地方,真的做到「心繫家國」,專重中國人的歷史。和那些將香港和中共的關係多次用父子這個symbol來表達的廣告片可說是天淵之別。
她有一本書叫「蠶絲」,講中國的導彈之父開發「蠶蟲導彈」的故事。另有一本書叫「南京大屠殺」,是南京大屠殺的第一部英文專書。
這些書在大學期間的圖書館「立」過。但卻沒有細心讀過。
似乎很多作家都逃不過depression,企圖自殺。好彩的會捱得過,清醒繼續生存。逃不過這個宿命的,就有如這位「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科學寫作碩士學士」,而且被譽為最佳的年輕歷史學者的女仕,在某公路吞槍自殺。

--^^--

Journey to the NORTH
旺角居住一個多月,多番波折,終於可以由旺角北上,永遠回歸元朗大生圍茅山科學關注組總部居住!
在旺角居住一個月,個人來說覺得十分不好受。
迷信和科學是兩個對立面。一個普通的中國家庭有一個人迷信是十分正常的。可是當人數增至兩個或以上,就足以主裁這個家庭的幸福。因為這個原因,時常出現爭吵。例如兩個人因為沒有床要長期做「廳長」,這樣已經沒有私人空間可言。最慘是初一十五卻會有人在兩三點故意開廳燈,誓要令你沒覺好睡為止。(啊!今天是初一。)
還有多次因為大小金錢事而和那個家的女主人嘈吵。總之,煩到死,再加上那處的食物/生活等等問題,令我覺得此處的生活十分不健康,無論肉體及心理上亦言。我們最終決定回到元朗居住。本來決定是月底搬出,可是突然覺得問題的迫切性,這個決定的有效期變成今日。
Good Bye, MK.
--^^--

看罷Super Size Me.
看過李敏及eddie兄對這套電影中的實驗的評價,才發現這套電影的重點根本不在於那個實驗。
其實那個實驗你可以當它完全不存在。那個實驗的結果其實是預料之內,阿媽的而且確係女人。我相信,這套電影加入這個實驗的原因,只為增強投入感。不存在這個實驗,卻是一套有如micheal moore或者Hong Kong Collection的documentary。
[Spoiler Warning...]
其實這套電影的重點反而在於那個實驗以外的訪問以及factual fact。
例如美國人對快尷漪搌k,快壎禶~的宣傳手法,美國政府的教育政策也是引致obesity等等。
Obesity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很記得被訪的其中一個雜誌編輯說:「當你向人說吸煙會死,沒有人會話你。可是如果你見到一個肥婆叫甜品,你卻不可向她說再吃下去會死。」
細看這套電影,「不瘦降」其實是整個環境(toxic environment)所做成的。
可能因為這是拍給laymen看的關係,沒有細細分析obesity epidemic的主因。
其實主因是因為食物在世界分配不公。有人食到過暴肥,食到要減肥;有人卻連乾淨水都無得飲。再者,科技發展,我們吃下很多的能量,卻使用很多吃下的能量以外的能量(如石油、電力等等),令很多的能量積累,成為fat。這是systemwise的原因。
當然,快嚏B汽水、無體育堂、無小息、唔做運動等等,這些是個人本身的原因。

16:55 - Friday, Nov. 12, 2004

-----------------------------------------------------------------------------------------

Dark Side of OZ

http://www.everwonder.com/david/wizardofoz/
茅山藝術呀!

14:40 - Friday, Nov. 12, 2004

-----------------------------------------------------------------------------------------

A tribute to Yasser Arafat


Yasser Arafat
1929 - 2004

美國中心的西方傳媒機器永遠地將這個人和恐佈主義連成一體,是中東和平的破壞者。以色列人知道他的死訊後,有人上街慶祝。
有沒有人去了解過為何巴勒斯坦人對擁有自己家國如此執著?
在我的意見,以色列立國是沒有問題的。可是這個本來屬於奧圖曼帝國(阿拉伯人的國家)的地方,被英國滅其國後,聯合國都表明應該將這個地方分為最小兩個國家,一部份屬於猶太人,另一部份屬於阿拉伯人(也即現在的巴勒斯坦人)。
但現在的結果是,阿拉伯人得不到他們應有的土地。英國、法國以及其他中東國家都支持巴勒斯坦人立國。可是二戰之後因為美國為了擴大在中東的勢力,大力支持猶太人立國。因為國際支持的對立,更加令以巴問題成為國際問題。
以美國為首的新聞通訊社很多時都只聽到巴勒斯坦人的恐佈襲擊,對以色列軍隊的「不恐佈」明刀明槍濫炸卻視而不見。這個聽說也是卡塔爾半島電視台成立的原因。
法國和主流的西方意見相左。例如他們不支持美國人攻打伊拉克。看過陶傑一篇文,他說法國不支持出兵是因為品味問題。阿拉法的死,除了中東國家之外,只有希拉克用上「致敬」一字。引述如下:
「希拉克發表書面聲明說,阿拉法為爭取巴勒斯坦民族權利奮鬥了40多年,是一位堅定勇敢的領導人。值此沉痛哀悼之時,法國重申法國人民與巴勒斯坦人民的友誼。法國希望巴勒斯坦人民繼承阿拉法的遺志,在此重大損失面前保持團結。

他說,法國與歐盟伙伴一道呼籲國際社會繼續努力,推動中東和平路線圖計劃的實施,爭取實現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兩個國家的和平共處。

愛麗舍宮說,希拉克總統將於將前往巴黎郊區貝爾西軍醫院弔唁阿拉法。」

15:40 - Thursday, Nov. 11, 2004

-----------------------------------------------------------------------------------------

Watch this

http://www.trials-shack.co.uk/posting.html
Nice one. This intuitive video guide you how to be good in a public internet forum.

16:36 - Wednesday, Nov. 10, 2004

-----------------------------------------------------------------------------------------

Summary of days

最近很多我有份做analysis但不算是作者(ghost author)引起世界討論。
第一份是你今天手上的那份港聞都應有的新聞「六成九母乳受細菌污染」。我負責計數。這個研究早在上個月已經publish。可是因為這個研究結論和醫管局等等的主流意見相左,遲遲沒有公開。因為要和管理層進行一連串的political discussion,認定傳媒不會「醜化」「危險化」餵哺母乳才批准開記招。這個研究引起了國際討論。其實目的是要指出國人一些懷習慣,就是分娩後不洗澡,而且餵母乳,再加上你的嬰兒不足月的話,可能會有問題。
另一篇是有關針灸的。也酗U星期會進行記招。
就算我有份做,但不算作者。但這也是值得高興的,因為這樣可以「整響個朵」。

--..--

另一半終於進行了杜牙根手術的第一次手術。
她說打麻醉針痛到仆街。第一次手術,七張一百蚊紙唔見左。
牙痛真的是慘過大病。大家記緊要一天刷兩次牙,每年都應到做牙科檢查。
--..--

過左海就係神仙。還有沒有人記得九一二時的亂局?
美國的選舉,有人指出有很多問題,計錯數.software有問題,沒數某些票。某洲份Dem選民竟只有三成人選克里。(即是好似泛民主派支持者有七成去左選馬力,你話有無可能?)這些都是令人懷疑的。最大的問題是,發現的問題大多數都是對布殊有利的。
可是,還有沒有人願意再去討論?

13:56 - Wednesday, Nov. 10, 2004

-----------------------------------------------------------------------------------------

Workaholic, forced to be.

有無咁很多野做呀?

11:42 - Tuesday, Nov. 09, 2004

-----------------------------------------------------------------------------------------

Root canal

Root Canal,好像是一個十分美麗的名字,可能是一個地方名,可能會叫做「祖靈之河」之類的中譯名。但就正如Love Canal這個美麗的名字也可以是有毒廢料推填區,可想而知Root Canal也可能是不好的東西。
Root Canal其實是牙之內的神經等等組織。有一個好有型的醫學名叫Endodontic,照字面解是「牙的內部」的意思。
我們時常聽到的「杜牙根」,英文叫Root Canal Treatment(RCT)。
我的牙仍好,暫時不需要RCT。可是另一半要杜牙根,找了很多的資料。
現在杜牙根原來不痛。當我覺得杜牙根一隻陀地收千五貴,原來美國更貴。杜大牙(臼齒)牙根收US$530-860 (HKD$ 4134 ﹣ 6708)。
大陸收三百至五百,但之睇過香港的research paper知道大陸那些可能會杜不清,會發炎。回港又要杜過。盞煩。

^^--^^--^^

今天又收到喜訊。
就是我首份由我實驗和主寫的paper被「美國傳染病控制期刊」(American Journal of Infection)接收!雖然不是Nature, Science或者Lancet,但都己經像太空人在月球留下的一小個腳印。
這和之前的publication不同,之前的publication多數為letter或Review,今次是首個研究報告(Research Paper)哩!
下個財政年度,看來也有彈藥bargain繼續續約。
本來煩到仆街,好在有些東西沖喜下。
今個下午還要回鄉,但卻要回鄉對著些不想見到的三姑六婆。

12:17 - Saturday, Nov. 06, 2004

-----------------------------------------------------------------------------------------

Genotype and phenotype

對上一次選舉,George W Bush勝Al Gore,大約是我剛入大學之時。
再一次的GWB勝John Kerry,我工作了一年了。
四年之內轉變實在太多。世界變,乜都變晒。

^^--^^

老闆最新有關research的strategy十分aggressive。
A研究的報告說要publish在New England。
B研究的報告說要publish在Circulation。
也令我時常要早上八點半上班,下班又要OT。
開始參透得到一些東西。開始知道在一級期刊刊登的論文,與我寫的論文,為何實驗設計類似,結果會有分別。
^^--^^

中國農民的DNA,其實在我身上也有。我相信每個中國人都有。每個中國人都有其醜陋之一面。我甚至有時會parodise自己的中國農物DNA。
但當你生活的地方,以及工作的地方,都活著這些中國農民,其實都可以令人氣結。
例如我活在的那個家,有一個人患上結膜炎,需要看醫生。
很多中國農民都不知道(或故意扮不知道),香港的一般科醫療最少分開三類:醫院的General out patient Department (GOPD), 政府的健康診所,以及一般科的私家醫生(General Practitioner, GP)。在殖民地時代,我們都有一個共識,負擔得起的病人,而且只是一般病證應到GP處看。但可惜「中國人民當家作主」之後,香港人無論小至經痛、暗瘡,到撞車危殆都迫到急症室或GOPD。可能因為免費。政府也鼓勵支付不起GP收費的人到健康院處看醫生,以舒緩醫院急症室和GOPD的壓力。
這個患上結膜炎的年青人問家長拿四十元到健康院處看醫生,可惜這個家長執意要他迫到我工作的醫院之GOPD去看醫生,迫令他早上七時去和阿公阿婆爭籌睇醫生。這個年青人覺得氣結,說了一句:「你緊張D錢定緊張我?」於是氣憤地不去看醫生。最後,我和另一半親自掏腰包給他去看醫生。
寄人籬下,不敢直斥這個月入二萬的家長,那種視財如命的中國農民的DNA。
另一件工作上的事也令人氣結。
話說有一個Powerpoint file,本來是present給內地人仕看的,理所當然地是寫簡體字的。
但當同一個Powerpoint file,要present給本地記者看,到底應否改為繁體字呢?這個是Open Question,沒有答案,因為改又得,不改也可。記者應該識睇簡體字。但基於我們每天都看慣繁體字,方便他人,於是我選擇了改為繁體字。
本來在打電話給小兒問他「彈左琴未」之類「菁英培育」問題的秘書小姐,見到我將簡體字轉為繁體字,顯得十分激動。與我爭辯。正如我之前所說,這是open question,沒有答案。但她的argument十分乎合中國的國情,可以categorise為中國農民DNA的Phenotype。
「我們現在是中共。」我的回應是簡單四字「一國兩制」。
「你在侮辱記者的智慧,難道記者不會看簡體字嗎?」我的回應是:「電影有中文字幕是否在侮辱中國人的智慧?這只是方便他人。你覺得沒有問題的東西,不代表人人都OK。」
「你不愛國,我們都是中國人。」 我的回應是:「妳的邏輯似乎在表示:用繁體中文的都不是中國人。妳言下之意是台灣的和星坡坡以至香港人大多都不是中國人,而且不愛國。」
將使用繁體字竟聯結到愛不愛國的問題,令我想起日本中國的足球賽,以至香港的愛國爭論。多麼的乎合中國的國情。
我也知道改powerpoint為繁體非必要,而且不做可省很多時間。可是將這個問題涉及到愛不愛國,實在太「中國人」了。

12:16 - Friday, Nov. 05, 2004

-----------------------------------------------------------------------------------------

Kerry!

http://us.cnn.com/ELECTION/2004/index.html

頂往呀!
Update 1435: 249 vs 211 ,仲有機!

Update 1531: 249 vs 228. 加油!

Update 1534: 249 vs 242. 加油呀加油呀!!好近啦!!

14:04 - Wednesday, Nov. 03, 2004

-----------------------------------------------------------------------------------------

當一切成了政治隱喻

不少電影因為具有政治隱喻而失敗,如早期的「星空奇遇記」、令到美高梅/聯美執笠的「天堂之門」等等。當時的政治已夠敗壞,還要一些政治隱喻的黑色笑話來踩一腳嗎?對不起,西方國家的回應是不必了。於是乎這些電影的結局是失敗。
香港的電影,甚至中國的電影,對於政治隱喻,卻有另一個標準。例如六四後曾經拍了如「安樂戰場」之類的電影,一群香港人到菲律賓旅遊,卻被菲共的遊擊隊綁架,一個一個的殺死,借菲共來說中共。另一些電影,如「省港旗兵」,將那些來自中共的「旗兵」改名為「喪昆」(姓楊);另有一些對白如:「吤s阿鵬,不過個姓衰D,姓李」。這些「旗兵」來自中共,來港食大茶飯,亂殺港人,最終都被皇家香港警察全數清剿。背後的政治隱喻,十分明顯。
對於現時香港的失敗政治環境,除了一個「屌」字之外,沒有甚麼時間想出甚麼政治隱喻。
故直接寫出以下的文字。
當旺角地鐵站的C出口由砵蘭街改名朗豪坊,也即是旺角和尖沙咀慢慢可以劃上等號。
以前旺角是旺角,元朗是元朗,你我心目中對這些區域有一個風景,自覺地會覺得這些區有其特點。
例如元朗大馬路的樓房比較矮,有鄉效地方和純品的人;旺角的人比較「潮」,有影音唱片明星相老翻CD,也有如金魚街波鞋街之類的「主題街」,這些所謂的主題街,都是「自然」形成的,小商戶因為市場導向慢慢集散在此。政府沒有撥這一兩條街必需賣波鞋。
當旺角慢慢變成尖沙咀,元朗慢慢變成佐敦。以這一個trend來看,香港會慢慢變成深圳。
在中共生活的人口慢慢西化,可是我們的電視卻在黃金時間播放文革般的愛國廣告;我們要學普通話,以及新聞紙和高官口中的那一些共式文字,以及過份使用簡化了的中文。我們的工資開始和深圳睇齊;我們下一代的英文水平也開始和深圳睇齊,更遑論和西方以至星加坡接軌。
旺角的優勢就是在於不像尖沙咀;元朗的優勢也在於不像佐敦。而香港的優勢,不是甚麼珠三角出入口,又或者自由行之類的短線熱錢。
澳門的何特首的視野比較好,起碼澳門仍像澳門,我腦中仍有一套葡式的風景,而不是金紫荊廣場、自由行旅客、政府總部前的鐵馬、心繫家國宣傳片、元朗的VCD店和YOHO Town以及旺角的朗豪坊。
在地產商眼中,價值和價錢是一樣的。更可怕的是,我們的政府都是用同一個視野。

12:07 - Tuesday, Nov. 02, 2004

-----------------------------------------------------------------------------------------

Jef Raskin

其實這幾天的經驗,有很多的東西想抒發。人生存的意義,除了input (食飯,賺錢,比order做野)之外,就是output(痾屎,痾尿,吹水,洗錢),that's my theory of my damned life.
最新在看的書叫AC 2.0。作為一個Mac友,而且自命好loyal, 好hardcore那些人,問呇傢鶭囿G電腦,除了那些很emotional的bullshit之外(quoted from a local forum: 「六年多前是先接觸pc機,但後來覺得用pc機的人總是「勁」整機,「勁」裝機,於是基於消費者心態,回港後便極速地轉用MAC,一直用到現在。 」「我用左MAC唔耐,但我鐘意拎部powerbook出街,唔用wewa要用iPod,仲要拎住響手引人黎搶。 我仲鐘意周圍同人講mac有幾好 。」),問他們有關Apple的history,他們又「懶識」地講甚麼Steve Jobs創造Mac之類的白痴話。叫他們講Mac的memorable的product,他們的list只有iBook, iMac, iPod。
自問自己都不算一個資歷極長的Mac User。就算我覺得PC機是有一定的問題,難道Mac就完全沒有問題嗎??還有那些自命Hardcore的Mac User,以下是For you的Apple History Sunday Crash Course。


  1. Steve Jobs做Head的Project,在Apple早期只有兩個,分別是Apple III和Lisa,兩部機都是Commercial Failure。而Macintosh Project的Head叫做Jef Raskin。在SJ的眼中,他稱這個人做Shithead,SJ其實想在Macintosh開始之初cancel這個project,可是因為Apple III和Lisa失敗而被迫Focus在Macintosh。

  2. 一切SJ參與最多的Project, e.g. Apple III, Lisa, NeXT,都是失敗收場。而他成央A而且credit有他份的project, eg Apple II, Pixar, iPod, 都是他參與最少的。


單講Hardware和software,Mac絕對好過x86 PC。但一真覺得沒有太大可能convince廣大市民全數用Mac。會轉用Mac,而不再使用x86 PC的可說是chosen one。
某天Nikitac aka Kelly問我對「三三四學制」的意見。
我的意見是「Content很好,Implement很差。」
單看牌面,「三三四學制」的確比「三四三學制」好。就好像Mac的Software和Hardware比x86好一樣。可是怎樣由持之以恆的「三三四學制」轉為「三四三學制」,也即是怎樣去implement「三四三學制」這個計劃,我們的政府選用了最差的方法:「一刀切」。
試想像,如果由今日起,我迫所有的x86 PC User轉用Mac/Linux,向他們解釋說「你用的電腦唔好,用呢個啦」,x86 PC User會覺得如何?
再者,學制轉變不同於轉用電腦那樣簡單。
Mac 不能dominate PC Market,已經證明了Content和implementation的問題。
可是我們的政府就是要選用最差的方法去implement好的政策。母語教學等等,都已經證明了這一點。
至於如何由「三三四學制」implement「三四三學制」,我沒有任何高見。我只識吹水。

11:23 - Saturday, Oct. 30, 2004

-----------------------------------------------------------------------------------------

Kerry & HK

很記得廿三條立法,田少轉軑退出行會,蘋果日報的頭條是「田北俊好野!」今天本日記的頭條是:克里好野!

07:59 - Friday, Oct. 29, 2004

-----------------------------------------------------------------------------------------

Jean-Louis Gassee

http://www.apple.com/ipodphoto/
If old iPod better than the new?
I started to hate those little gadgets with a little LCD screen. Would a moncrome screen a little bit better?
Talking about iPod, Mobile Phone, or even GameBoy, I still think that they are more innovative and funnier when they only got a monocrome screen.
When they got a LCD screen, the MP3 player will show photo; The mobile Phone will play games; the game console will receive calls.
Their roles are intercepted. However, they will not cancel each other out. So, you may need to buy them all for the similar functions.
Remember an old, ex-, infamous guy in Apple (oh, he was a Apple man in beige age) said:
"Many people have said that the home computer will be the death of camaraderie at the office... Following that argument to its logical conclusion, you might just as well say that masturbation should take the market away from sex."
This guy is cool! But nearly everybody forgot his role in Apple.

08:37 - Wednesday, Oct. 27, 2004

-----------------------------------------------------------------------------------------

低傳真音樂

昨晚和另一半發生了口角。
口角之前到了某處購入了一個平價的菲利普耳機。聽說這個耳機HE280(68元)的表現可和Sennheiser MX500。我本來有一個Sennheiser MX500,但早已被我爆爛了。
這個平價的耳機的音色真是不錯,最少對於我這雙有問題的耳朵來說如是。我和另一半也覺得,這個耳機播放iPod MP3音樂與MX 500差不多,甚至在人聲表現上比較好(當然,我也可預料如果在播放lossless format時可能MX 500會佔優)。我不懂得聽如「中音甜、低音差D,潛能力比較好」之類的專業音響耳朵聽出來的東西。這個耳機用Acoustic的音樂慢慢「煲」的音色又好像好一點。
Anyway,如果你是窮鬼,無錢,又想買耳機,又不想買街邊十蚊那些老翻Sony耳機,可以考慮這一個。
最近可能開始老,聽的東西已經沒有以前的吵,甚至有回歸Acoustic/Laid Back/Home Listen的傾向。
最近聽得最多的是一些舊、unplug的東西,在工作間播得最多的可會是Nirvana的MTV unplug。有時上網上電台聽的會是Deep House, Progressive類的東西。回想以前聽的Digital Hardcore/Gabber之類的東西,突然覺得很恐佈。其實,我某天落機舖行個圈都竟開始覺得吵,已經知道我心態上已經不太年輕。
公司的eMac最終都有機會加ram。現在加至768M ram,才真的感覺到這是一部Macintosh。

15:55 - Tuesday, Oct. 26, 2004

-----------------------------------------------------------------------------------------

100K game

If you are the 100K visitor, please save the screenshot (whole screen shot) and let me know.
Maybe a little gift will be give out.

17:08 - Monday, Oct. 25, 2004

-----------------------------------------------------------------------------------------

The death of one is a tragedy.


  • 過去了的weekend茅山科學關注組研究了多套電影,新的有Bone Collector,舊的有黑澤明的惡漢甜夢、十二怒漢、星空奇偶記第四集以及不停重覆那個芝娃娃笑話的反斗神鷹。其實最後那套電影的笑料已經可以歸類為白痴而且不太好笑,反而最好笑的是查理辛扮湯告魯斯「懶有型」的樣子。
    惡漢甜夢聽說是黑澤明的《哈姆雷特》,是一套十分精采的黑色電影(Film Noir)。就算這不算是黑澤明登峰造極的電影,但此片對黑影,鏡像的運用,可以作為電影學的教科書。
    十二怒漢又是另一套十分stylish的黑白電影。如何用一班沒有名稱只有數目的男人,在一間密室中說故事,卻可不令你覺得悶是很難的。讀書時讀過這套電影,電影開首時多用闊鏡,表達出那間房間其實很大。可是片的後期卻多用近鏡影大頭,房間的空間感大大的降低。聽說這樣做是要觸發觀眾的幽閉空間恐懼。到底是否有這樣的效果?我也不知道。也釦痧鈰魖滮p時聽十二個人「吹水」的原因,可能也因為幽閉空間恐懼。
    這兩套電影說明,Stylish的電影,只存在於黑白的世界。

  • 減價之下買下了Apple Confidential 2.0這本書(作書是Owen W Linzmayer)。在大學期間看過這本書的舊版。新版多了很多的內容。重看之下,才發現有部份的內容和相片竟是由Micheal Moore提供。

  • 買下了GBA的Warioware Inc。那些五秒玩完的microgame可說是十分瘋狂。

  • 星期五晚四人去打邊爐,星期六晚吃家居韓國燒烤。

  • 寄人籬下,最是傷感。最傷感的可說是親生骨肉也視之如外人。住得愈長久愈覺得我倆受到歧視,而且愈住得久愈見得到某些人虛假的咀臉。我不信其他人的星座,但我相信巨蟹座的人是很想家的。大生圍呀!我的家鄉呀...

  • 終於查明,原來我的iPod沒有壞,壞的只是那個Sony的Headphone。對於一個耳朵快要聾而且有時聽到VV聲的耳鳴人仕,用甚麼Headphone都會落得「爆爛」的下場。故我覺得我沒有必要購入太貴的專業級Headphone。

16:00 - Monday, Oct. 25, 2004

-----------------------------------------------------------------------------------------

previous - next

latest entry

about me

archives

notes

DiaryLand

contact

random entry

other diaries:

tiney
eddietys
nikitac
rosery
gabefung
heloise
tangmanman
komeko
cons
albertmctam
ryanhui
isle
sarahsze
ttho
shiuto
oiwa
florat
arianaj
gcgo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