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insawriot's Diaryland Diary

-----------------------------------------------------------------------------------------

For the sh*t that you do

在電影電視中,睡眠的作用有二:一是製造喜劇效果;二是發惡夢。反而用作回復體力的作用,似乎RPG強調多一些。

今早五時起身,其實昨晚兩點睡覺,每次缺乏睡眠一小時我也覺得我拿了未來的一天來換的。又是那程亡命小巴,加上天雨濕滑,令我五臟六腑都混在一團,極為辛苦。由旺角趕回元朗,本來想再趕上班,怎料在元朗的家不自覺睡著了。

起來已經十時,快快的打給秘書小姐說放假。Deadline將至,本來想放一天也要放半天。

早上在元朗家中打開iTunes,竟然在聽貝多芬的Moonlight sonata。那種音質混合雨聲有一種很奇異的效果。也陷N是Brian Eno悟出Ambient音樂理論的那種效果。

11:36 - Thursday, Sept. 09, 2004

-----------------------------------------------------------------------------------------

Cool and shame

在醫院這個地方,聽說有廿八個工種。而我算是第二十九個工種。在醫生和其他醫療人士(如護士、物理治療師之類)這個工種中,又有十多個不成文的口頭分野。例如有些人專做血壓的叫,會叫做BP People(但其實Bipolar Disorder的人,都叫做Bp People);專做心臟的,會叫做Cardiac People。而我呢,會被人稱為Research People。

到底一個Research People得到一部Mac之後,會做些甚麼呢?就算同樣是做Word, Excel, SPSS, 上網找Paper之類,也想做一些PC做不到的東西。

例如我找Paper已經不再用Web based的Pubmed,而改用免費的Reference Miner。另外一個叫Sente的,更內建有Paper的Database,但可惜這個要錢。

由於Mac OS X是Unix Based,我行了一第一部用Samba開始Share Folder。這個弁鄖銋燚indows 3.1 for workgroup時已經有,可是在醫院的網絡上無人用。他們習慣用intranet的e-mail將file send來send去。


由PC轉戰Mac的第一個煩,是Mac的PDF,是不能直接在Browser開的。這個Feature似乎是PC所獨有。當然,可以用Plug-in令Safari直接開啟PDF,而我這個常常要去找paper的人,發現這個東西十分有用。在網上有人說,這個Plug-in是"Coolest things in Mac OS X"。嘩!係咩?

我當然讚頌這個Plug-in的開發者Manfred Schubert。有些東西是該有的,或是該做的。你做了,這不是Cool,是你應份!你不做;或是要找人幫你做;或是該做時你沒有做,過晒期先做,這是Shame。

新界西參選名單中有一個政黨好有趣,一直他們都屬於工商黨,有雄厚財政支持。名單中的兩人一直都是以弁鉦敓O入立法會。今次他們參與地區直選。他們的口號竟是「我們直選了!」

假如真的為市民服務,十年前就應以地區直選參選。其他政黨、獨立人士十年前已經在玩地區直選。這句回號只是突顯了香港的襁褓政治已經完結,他們被迫要落區參選入局。深層的意義是,他們現在要由高貴的弁鉦敓O,降臨到地區直選這個三等艙。在各黨大打基層牌,而且草根階層特多的新界西區,我不見得這是一句很cool的口號,反而令我覺得這張名單十分的shameful。可惜的是,很多人看得到這句口號以及那個感嘆號的「偉大性」,看得穿這句口號的「可笑性」的人不多。

17:27 - Wednesday, Sept. 08, 2004

-----------------------------------------------------------------------------------------

eMac at work

Research Assistant 的工作其實十分簡單,就是將咖啡因變成知識、Paper, Statistics等等。

工作間的eMac終於到步,正在以她來工作和吞泡。相信那份六百萬的鴻圖大計計劃書會是這部eMac的首份作業。

以下的文字可能十分難明,各位可以根據自己的需要skip內容。

工作間的網絡十分簡陋。就算有Network Port位,由於上網要收錢,只能用56K。現在用Cat 5將之前用的PC Notebook和eMac連接工作,使用Rendevous/Samba Share檔案。鮮為人知的是,原來Mac會自行Crossover,不用再夾一條Crossover的Cat 5。(聽朋友說Mac十年前已經有這樣的Function,不知道為何x86的架構到現在都要分Crossover/直接線)由於要證明給上司看「買了部Mac是能Seamless integration在一個PC Dominated的環境」,故要令Mac做到PC做到的東西。eMac沒有接駁舊Printer的// port,假如買部新Mac回來Print不到文件又或者要抄個file到PC Print一定會比人笑。於是乎我又要PC Notebook Share Printer。但又因為eMac沒有工作間用的Printer的Driver,故要用Gimp Print。Gimp Print也沒有要用的Driver,要用代用Driver。當第一次能夠在Mac Print東西,看見成品突然感到很感動!(因為浪費了十張廢紙試不同的config才能print得到!)

老闆試用過之後說,他不知道用Mac有何好處。也釵]為我仍未裝好Office,要他用Appleworks所致。

16:11 - Monday, Sept. 06, 2004

-----------------------------------------------------------------------------------------

一言興邦、一言喪邦

突然之間「咩重飛」。

我的工作有轉型之勢。開始由80% Research + 20% Clinical轉為50% Research + 50% Clinical。每週都要參加一次部門的會議。由本來的人肉錄音機(take minutes,秘書的工作),轉型為我竟然要做Mathematical Model、發言、提意見。似乎管理層有意想將更多的Clinical/administrative的工作推向於我,令我由憎恨這些工作,到我對這些工作發生「斯德哥爾摩症候」。解釋一下何謂「斯德哥爾摩症候」本來是指發生挾持人質事件時,人質開始時會對犯人極為厭惡。外間會一直幫助救出人質。如果拖得太耐,人質會開始同情犯人的情況,拒絕外間救援。第一類後果是人質自願犧牲,控訴政府;第二類後果是,人質自願加入犯人的組織,抵抗政府。香港很少發生挾持人質事件,但最近的沙士事件卻發生類似的行為。例如有死者家屬由抗爭政府和醫管局引致其家人死去,一年之後,這個死者家屬竟然開始同情政府和醫管局當時的情況。

本來的研究學者會以為這只是個人的行為,怎料這個可以是一個社會性的行為。例如我們在開端時對托辣斯的公司十分厭惡,到最後反而愈厭惡愈多人用。

噢噢噢!拉等太遠,說回工作。

最近的工作都很重要、非常重要、非常非常之重要。

由於歡樂滿東華籌來的錢,以及董事局另外有筆大大錢要開始分發,故各部門都要開始計劃要大興甚麼土木。

由於我的部門被指不夠進取,反之其他內外婦骨都已經在前幾年搞了多壇自負盈虧的東西出來。今年,估計應該輪到兒科,而且本部門高層認為機不可失。

開了多次的會議,多次都有出席。一連串的會議完結之後,竟要我一人根據多日的討論書寫一份計劃書。

由於成敗(六百萬港元!)根本就是在於這份計劃書,可說是一言興邦、一言喪邦。我向高層們說:「唔好咁睇得起我好喎。」

死線一星期後,如何寫好這份計劃書,成了一大難題。

工作間有人開始叫我「康少」、「康哥」。佛洛伊德說如果有人改變對你的稱號,即是想和你改變關係。


http://zh.wikibooks.org/

工餘時我在編寫「Mac OS X的Unix」這本書。屬於一本open content的書,大家可以自由改寫、增刪這本書的內容。希望大家可以幫手書寫部份內容。就算對這一方面無認識,也可以幫手改改錯字、潤稿之類。也可以試試學習,看看有甚麼feedback。

總之,這可說是我的一個實驗,看看到底Closed-for-edit的書,論質素是否會比open-for-edit的書高。這也可以證明到底所謂的同儕審查(Peer Review)或「林立斯定律」(Linus Law, given enough eyeballs, all bugs are shallow)在出版界能否成立。

12:38 - Friday, Sept. 03, 2004

-----------------------------------------------------------------------------------------

Real 20th anniversary Macintosh

今天蘋果推出了新的iMac G5。

我發現,我要在本網頁登出這張照片,片中的物品已經是九七年的產品。我想某些自稱很hardcore的Mac友都不知這是甚麼。


20th anniversary Macintosh a.k.a. Spartacus

00:25 - Wednesday, Sept. 01, 2004

-----------------------------------------------------------------------------------------

Di another day

今天是甚麼日子呢?

今天除了是暑假和八月最後一天之外,是一個人的死忌。

可能你我都已經開始忘記她,因為傳媒已經不再報導她。由其是香港傳媒,正在積極地「去港英化」(也野u是我敏感),新聞中多數關於我們的前度宗主國的,只留下貝里雅和美國佬合力打伊拉克慘死幾多士兵的新聞。

一九九七年的今天,香港人仍在沉醉於回歸祖國的喜悅,金融風暴只在亞洲鄰國小規模爆發,股市因為回歸喜慶而交投活躍,人人仍在魚翅撈飯,失業率未過百分之五。這一天晚上一個美艷的女仕、她的男朋友以及司機在法國一條隧道因為高速駕駛失控,撞車身亡。

她的死亡,標誌一個時代的終點,人類進入另一個世代。她的死亡,令世界由白轉黑,黑轉白。

她出身寒微,只是一個幼稚園教師。她和王子結婚,有一個傳為佳話的童話式婚禮。她為王子誕下兩名公子。可惜,最後雙方都有婚外情,這場婚姻最後不歡而散。

婚姻失意,她於是乎寄情於義務活動。因為她具有親和力,而且草根出身,很受群眾歡迎,她被稱為「人民王妃」。她是首個和愛滋病患者有十分親密的身體接觸的公眾人物(對不起,突然想起董太那身矇面超人沙士保護衣落區做義工),她反對使用地雷、支持教育愛滋病。有一幅照片我十分難忘,就是她穿著素衣和裝甲,拿著一個已經被解拆的地雷,以及那個她招牌的笑容。

她也曾公開地說,她的名字不是公眾傳媒一直在用的那一個,她的稱號應為威爾斯王妃。

她的死去令世人十分傷感。個人甚至由這一刻開始覺得:自古好人死得早。天永遠不會懲處壞人,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屍骸。由其是當我知道一個曾經鼓吹人暴動的前公會主席,令七十年代的香港市面混亂一片,很多港人無辜慘死。廿多年後竟可被政府高規格表揚,得大紫荊之後。

她的死引發市民的負面情緒。有研究發現她死後一個月,自殺率高了百分之四十五。(Hawton et al. Br J Psychiatry 2000;177:468-72)

總之,今天是一個人的死忌。每到這一天我總會回想起九七前比較好的日子,以及現世界的不公以及黑暗。一段永遠美麗的童話都可以終結,世間根本永無童話中永遠美麗的王妃,正如世間永再無童話中的那種黑白分明。

11:58 - Tuesday, Aug. 31, 2004

-----------------------------------------------------------------------------------------

香港觀眾疑問 #1

這個主旨,反而想探討的是,香港電視到底是誰人去話事。當然,市場主導,其最終的大老闆是觀眾。電視的觀眾,最多的是誰?

小朋友嗎?可能他們會看卡通片和兒童節目,但他們到底是否最具消費力的一群,又好像不是,他們要的玩具、零食、麥當勞,付款的都是其父母。於是乎兒童節目,永遠不會在最賣錢的黃金時間出現。

年青一輩嗎?也閉O。但因為他們有太多的娛樂,上網落d唱k,電視可說是可有可無的娛樂。也因此,大放銀彈的年青節目如勁歌金曲,都可以有收視危機。

老人家又如何?也陶ㄛO。但他們永遠地受到忽視。因為他們的消費力極低。他們對資訊娛樂的需求,被電台所吸納。

最最最重要的一群觀眾,是所謂的BB (Baby Bomber),中年的師奶為主。我們可以見到的電視劇,都是Target這一個市場。因此,香港電視、電影甚至八掛雜誌的價值觀,與師奶類似。

師奶最怕甚麼?未結婚的最怕成為老處女。於是乎電視劇中的老處女一定成為劇中人的笑柄,而且這個老處女會十分想結婚,但屢試不果,以圖增加喜劇效果。因為香港女人的開始遲婚,最近這種角色由苑瓊丹,慢慢的變成文頌嫻。而這些「老/嫩處女」要成為劇集中的他者,於是乎他們的性格要描述為古縮、奇怪、野蠻。而且這些「老/嫩處女」也被描述成心頭高、非富豪不嫁的貪慕虛榮的女子。在電視劇中永遠不會出現如梁愛詩這一種具有高尚情操的未嫁女仕。

結了婚的師奶最忌一覺醒來,丈夫離她而去。也因此,電視劇中的二奶、第三者、妓女、後宮佳麗,永遠被描述為表面風光、內裡孤獨的陰險慘女人狐狸精。他們最終的下場,都是不得好死的。當中可能有一兩個會轉化正道,選擇回到正規,嫁個好人,不再做第三者。而這些人由於回到正途,不會受到道德批判。在香港的電視劇,你不會見到如ER那種婚外情如家常便飯,而涉及的女方沒有受到任何批判的例子。甚至仍然可以是高尚的醫生、護士,沒有被轟至體無完膚。

結了婚的普通師奶,在電視劇中會被定性為聰明、主理家中大小事務、具有決斷能力、能夠解決長幼之間大大小小的問題。總之,沒有太多普通師奶在電視劇中是壞蛋,通常的中年女性壞蛋是有錢富婆,又或者是某某公子的玩伴或情婦。

師奶的價值觀也十分簡單,他們有時只希望子女能夠嫁娶就已經可以。而電視劇中的嫁娶,一定是女主角對男主角,型男對索女,好讓師奶們可以代入其子女的角色。

一套黃金時間播放的電視劇,以市場來說,最忌是男女主角不能大團圓結局,因為師奶的期望會被打破,她們的幻想卻因為結局不美滿而推向了現實,他們的現實就是日績月累的家務以及責任,以及處理不絕的兒女親戚關係問題。她們不想在電視劇中面對現實(這和年青觀眾相反)。

男女主角不能大團圓結局,而引起公憤,早有前科。早在翡翠劇場時代的倚天屠龍記,結局竟然是趙明墮山死亡,引起觀眾公憤。電視台為了平息民憤,於是在當時的K100/歡樂今宵(對不起,我忘記了,但應是這兩個之間其中一個)多加一個結局後發生的事。趙明墮山後被一塊神秘的飛行地毯救起(沒有人解釋這個飛行物由何而來),終於都是在山上和張無忌大團圓結局。最有趣的是,電視台沒有覺得這樣做有問題,甚至以此作宣傳為為佳話。本來我也不知有此事發生(播出此劇時我只有五以下的歲數),是在十多年後的電視,講該電台的偉業,其中一件,就是這個修改結局事件。

最近的電視劇,竟發生同樣的事。男女主角已達去到影結婚相,男主角竟然可以拋下伴侶去工作,最終因此死亡。這種的結局根本刺中師奶某一個劇痛的死穴,一刺即放血痛至要生要死。這根本是就是現代男女對婚姻的態度,就是事業比婚姻重要,婚姻不是現代人的最終歸宿,也因此,遲婚出現,作為長輩的師奶要「哦」他們結婚。這結局和師奶的價值觀相悖,也因此生出反感。觀眾投訴「看不明白」,是一個好聽的解釋。真真正正的原因,是對這種結局,甚至對這種新生代的價值觀的反感,以投訴發泄出來。我很想知道到向廣播管理投訴的人年齡的統計數字。我估計,九成是四十歲以上,九成七是女性。

因為又引起民憤,電視台只好出Plan B。他們的拿手好戲,就是結局後的結局。男主角病發後沒有死,最終都是回到女主角身旁,繼續拍婚紗照的老套結局。本來由一套罕有的黑色幽默電視劇,變成另一套俗不可耐的師奶劇;本來有一個很好的結局,臨尾有個令人有深刻印象的結局,變成一個普通得如淡開水,完美化的庸碌結局。簡單而言,是因為觀眾的期望而衰收尾。也由此證明,香港師奶觀眾的價值觀,仍然處於一個「價值幼稚」的境地,由倚天的事件開始廿多三十年的進化,甚至最近的九七回歸、金融風暴、沙士、七一,都沒有令她們的價值有任何的轉變。

12:21 - Monday, Aug. 30, 2004

-----------------------------------------------------------------------------------------

Newsline

新聞一:某政黨利益輸送事件

這個很明顯是一個政治選舉醜聞,用作打擊他人威信,可以說得上是「荔枝角門」事件。

我告誡那位涉及事件的人,請快速說出真相,不要再讓人去L測。也不要講大話試圖瞞天過海。傳媒有如此料去玩大踢爆,就是等你去講大話,再拿已經準備好的資料再開炮攻擊你。最終只會被轟至體無完膚,選舉更加會車毀人亡。

再者,這樣拖下去,受害的不單是涉及事件的人的名單,整個政黨都會被波及。由其是選情告急的港島東區。就算這個人不好好交待事件,黨本身都應「壯士斷臂」,迫這個人好好交待事件,嚴重甚至革除黨籍。無謂保一人,累全黨。

新聞二:才子懷疑偷情事件

某才子被人影到在時鐘酒店帶同女性出入,引用內文用的字眼是「背妻搞女」。其實,有看過這個才子的作品,都知道他是這樣的人。他可以完完全全描述Night Club「揀女」的情況,又或者男人「背妻搞女」的原因(例如分析Hugh Grant在車嫖妓的原因)。才子風流,有這樣新聞,似乎已經是預料之內。有看過他的訪問,他指與妻子的關係,有如朋友,彼此有很大自由空間。根本上,我個人覺得他不會理會這些師奶雜誌的道德批判,甚至會直認不諱。

新聞三:大生圍/南手圍斬手斬腳燒屍事件

詳細報導:

「警方新界北總區重組案組接手調查元朗疑遭縱火貨櫃內的皮箱藏屍案,由於屍體嚴重燒焦,目前未能確認身分。

現場為南生圍附近的壆圍南路,大批警員封鎖現場,法醫專家在場取證。警方說,在附近發現一個裝有易燃物品的桶,但未知是否與案有關,正循謀殺案途徑調查。

今早接近八時,消防員接報一個貨櫃起火,到場將火救熄,在貨櫃內發現一個皮箱,內藏一具燒焦屍體。現場消息指,屍體被切去手腳。

警方說,由於屍體嚴重燒焦,未能辨別男性或女性,也未能確認身分。」

嘩!

(無其他分析)

19:18 - Wednesday, Aug. 25, 2004

-----------------------------------------------------------------------------------------

Hyperballad

Bjork一直給我的形象是十分冷峻的。個人最喜歡她的歌曲是Hyperballad和Bachelorette。Hyperballad是比較有型的,十分合適她冷峻的風格。可是Bachelorette卻是溫婉、母性的。n年前看mcb,指Bachelorette的節拍是Digital Hardcore,個人當然不認同。但以這樣的爛聲節拍,加上string,以及帶點失落的歌詞,竟是一幅溫婉的圖畫,可見電子音樂的精奇。

辦公室裝了新的電話。以前我在辦公室的電話可說是裝飾用途,做了年多也只是打了三四通的電話,主要是我在沒有帶手機時用。而真真正正由其他辦公室打來的電話,只有一通。

那個電話在九成時間都沒有電話線駁住,因為電話線被我用來上網。

但最近醫院換電話網絡,由最普通的銅線電網絡,轉為最先進的IP網絡電話。也因為由類比網絡轉為數位網絡,我不能再用本來的電話線上網。我轉用了另一條街線上網。嘩!簡直是速度upgrade,由28.8K進到56K!而同樣的Upgrade,我已經在一九九七年在家中進行過。(回歸已經七年前,仍是港英年代的東西。)可能你的家中,已經使用10M ASDL上網。

最奇特的是,多了一個西門子新電話。有了新的電話號碼,街線可以打入來。秘書小姐電話沒有人聽的話會轉接到我的電話(不知是誰人設計的!)。我工作最憎被這些東西吵著,故此我在電腦前工作例必關掉ICQ, iChat等等Instant Messager,最怕在聚精匯神思考時,突來一下「啊噢」,我一定會對那個send message給我的人惡言相向。

現在正正是這樣,秘書時常用辦公室的電話和其他辦公室女郎傾「子女讀邊間小學好」之類的無聊電話粥(最神奇的是,由年頭到年尾都是討論這個問題。當年我老媽卻可在一小時之內決定。),長期佔用電話線。因此沒有人接聽的電話全數轉到我的電話,每十數分鐘響幾下,粗俗的說法是「好撚煩」。

因為要聽這些電話,思緒常常被打亂。最慘的是,不好意思叫秘書小姐不要佔用辦公室的電話線。


老婆說,某lolita女性朋友的男朋友送她日本原廠半截Lolita裙子一條,叫價千六。當然其女性朋友之男朋友有錢,我吹坉羉式C

不禁令我想到,其實香港沒有太多人懂得追女仔,包括我自己。

香港男子已經慢慢的走向兩極化,真正懂得玩追女仔這個遊戲的男子,我想已經愈來愈小。

五十年代以前,仍然處於盲婚啞嫁,追女仔的遊戲可以省卻,因為最終目的只是結婚,而這個目的已經達成。

六七十年代,粵語片多了,當時的男人,由其是小部份受過教育的人十分懂得玩這個遊戲。他們會用最細的成本去得到女子的芳心。故此電影中,常有一群男子,為一個窮男子作「智囊」,想辦法在從李公子搶走美艷動人的陳寶珠。

到了八九十年代,情歌氾濫。男女已經成為自由市場,年青男女反而沉迷於失戀。由此開始,男子已經開始不懂得玩追女仔這個遊戲。

男子開始兩極化。一極是過份的溺愛女子,以大量的投資,包括時間金錢的投資,去「寵幸」其愛侶。上面所說的那個男子已經是一例,當然,也有LV, Prada, Gucci等等,都可以是進貢的的貢品。「寵幸」固然沒有問題,由其是當你幾百萬未開頭,有這樣的金錢去投資,我吹你唔漲。但這樣,只會令女的變得專橫跋扈。Douglas McGregor的經典人性X,Y理論的X理論,指人根本厭棄責任,如果一個人沒有責任,卻可得到回報;最終只會變得野蠻,逃避權責,其望得到回報。

另一極卻是變得極為大男人。前兩年被傳媒收買的香港大港人icon,可說是陳健康(還有人記得他嗎?)。今次卻是將最少的投資在女子身上,只求自己快慰。當然,女的只是無奈接受這個條件,因為女的始終要吃飯,因為要吃飯故此要接受這個不平等的條例,繼續追隨不願、甚至不再投資的男人身上。反之,今次的X理論,是用在男人身上。

荀子說人性本惡,正如Douglas McGregor有X理論。當然,孟子說人性也善,也正如Douglas McGregor也有Y理論。但個人覺得,在現在世界的戀愛,Y理論到底是否站得往腳,已經成為可以成為一個研究題目。其實追女仔這個遊戲,最簡單的做法是如何用最小的成本,達到控制兩者的惡本性的目的,其實已經是最高境界。至於能否發揚至善,也即觸發人性Y理論(指人會自己找尋責任去承擔),是一個Bonus,不要理想化地去追逐,因為最終會失戀收場。

當然,你可以說我正在Bullshitting。你可有見過一個搞科學、做研究、講人性理論的人教人追女仔?在香港電影電視中的追女仔智/窩囊,都是一些市井、滑頭的傢伙。

11:13 - Tuesday, Aug. 24, 2004

-----------------------------------------------------------------------------------------

1200

最近熱爆的一個數字,可以說是一千二百,多次在新聞見到這個數字。

某議員懷疑北上尋歡,被指付肉金一千二百元。再加手提電話一個,約值一千二百元。

另有香港小妹妹沉迷某戀愛網上遊戲,已經賺了遊戲中的金錢達萬多元。數天前伺服器壞機,令她那「萬多元」失縱。小妹妹堅稱那「萬多元」可以在網上拍賣,約值一千二百元,於是乎報警。

原來一千二百元的價值就是這樣。

一千二百元可以等於半次性服務,一個手提電話,或者網上遊戲的「萬多元」。

最後那個很特別,很難想像有人會花千多元買「萬幾元」只能在虛擬世界使用的貨幣。到底萬幾元網上貨幣可以在戀愛網上遊戲買到甚麼?可以在網上買到一個情人嗎?某議員被指已經用了這個價在大陸買了一個情人,再加上半年勞教和自己的聲譽,甚至可能民主黨的立法會議席。

...ooOO00OOoo...

過去一星期要一人頂兩職,而且過去一星期頂別人的工作甚至比自己的研究更加多。

我到現在都不明白,為何以前以公務員身份聘用的醫院職員可以有這麼多假期?現在以臨時聘用合約的員工就連病假也扣錢。

12:48 - Saturday, Aug. 21, 2004

-----------------------------------------------------------------------------------------

Press release from Government of Chainsaw Riot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正如蔡子強說,特首缺乏了一個spin doctor,以及一個文膽。

香港乒球隊歷史性地可能在奧運會奪得金牌,特區區旗會在回歸後第一次在奧運會昇起。猶記得上一次,李麗珊得到金牌,昇起的會那面藍色的殖民地旗。

這是一個歷史性時刻,球員可說是了不起。對於香港來說,奪牌不是如中美俄那些國家,是吃家常便飯。等到了個牌,會是香港的頭條新聞。

特首在這個歷史性時,作出的回應如下:「全港市民為他們深感驕傲。我們祝願兩位選手在明日的賽事,旗開得勝。 」

都係果句:「你唔悶我都悶啦。」

本人義務作為特首的文膽,特首辦請快點開個press con,叫特首說如下說話:

「各位香港的市民,相信大家都知道,我們的乒乓球隊在雅典奧運獲得十分優秀的成績。我深信每一個香港人,包括本人,都會為高禮澤和李靜兩位球員的精湛球技和拼搏感到十分驕傲。

高和李默默在乒乓球桌上付出的汗水,今天終於得到回報,為港爭光。就有如香港人,多年來都飽受經濟不景所影響。我深信,香港人終有一天會有如我們的高和李那樣,走出困窘,步向成央C

運動員所付出的努力,痛苦,是我們所不知道的。但特區政府深知廣大市民處身於水深火熱之中,我們是明白和知道的,只要特區政府和市民合作,我們就會像高和李,加上教練,會在國際社會發放光輝!每一位香港人,與醫護人員和特區政府通力合作,就是我們去年戰勝沙士的香港成奶韏{式。

我們要為高和李喝采!也要為其他仍在為港爭取成績的運動員喝采!我們更加要為香港人自己喝采!我,代表每一個香港人,祝願兩位選手在明日的賽事旗開得勝!高禮澤和李靜,你們不是孤軍作戰的,七百萬港人都渴望香港特區區旗第一次在奧運會飄揚,為香港的成央A再邁進一大步。我們的下一代,會在教科書見到這一張歷史圖片,立志延繼香港人的拼搏精神。無論你們明天能否旗開得勝,我代表所有香港人,向了不起的高和李兩位球員說聲多謝!」

23:42 - Friday, Aug. 20, 2004

-----------------------------------------------------------------------------------------

ALTE

某參加立法會選舉議員北上,被人告嫖妓。無論這是否政治陰謀也好,這位議員都不夠醒目。

就算那位議員真的有去嫖,那於法不合,受到懲處也是應份。就算真的被人屈,因為他是民主黨員,事後孔明地覺得,這位仁兄也不夠醒目。

這位仁兄從政,而且參選,應該具有一定危機感。就算我條村選村長,侯選人都話:「唔好近麻雀檯同返大陸,好易比人裝。」「裝」這個字的意義,是指「加害」「陷害」「裝彈弓」。

近麻雀檯,你收我錢,我又收你錢,比人影到你比錢人,你就有賄選的嫌疑。返大陸更加明顯,一種可能好像那位立法會議員;另一個可能被對手派來的殺手暗殺、老笠、斬頭或者標蔘;第三個可能比較少見,就是被人以為你上京請示北大人,向香港政治施壓。

有時農村政治,雖然粗糙,但卻可說是政治科學的101。農村政治同時適用於中東問題,就算大部份美國人都想中東問題解決,但有沒有一個總統侯選人「夠雷」去中東做show拉票?不怕被人老笠斬頭嗎?

a=a=a=a=a=a=a

最近香港互聯網都可說是變天。先有so-net收皮,再有fotop.net「無Backup,洗晒d相」事件。都是那一句:Hong Kong: Really a geek land too?

後者由其值得討論。作為一間收人錢放相片的公司,其server竟然可以沒有任何Backup(如tape drive,就算DVD-r, CDR也好),單單靠一個RAID Harddisk作為儲存裝置。就算RAID有一定的資料保障,如果壞的不是data,而是整個的RAID硬件損毀,所有資料一樣會蒸發掉。之前看過fotop.net網頁上,自己與Pbase的比較。可惜,當時沒有比較backup,因為Pbase的tape drive backup的確勝它一籌。

a=a=a=a=a=a=a

星期六日重溫了兩套經典的Sci-Fi,分別是The Fly (1986)和Predator(1987)。

有些港人在網上論壇爭論Predator好睇還是Alien好睇。個人覺得Alien最少勝出兩個馬位。

a=a=a=a=a=a=a

今天再用電話向香港蘋果買機。仍然記得上次買電線的經驗,以為今次用電話會好一點。怎料服務一樣地差!

之前一日留了電話,至今無人回覆!奇!

有生意比夆窗A我打電話上門,可以十五分鐘無人接聽!奇奇!

我明明已經選用廣東話操作,服務我的人員竟是講國語,我講廣東話,他才switch到廣東話,而且十分難以明白!奇奇奇!

完事後沒有給我order number,我再打電話投訴,等了快半小時,至今也無人接聽!奇奇奇奇!

這是怎麼樣的垃圾公司呀!如果不是貪圖那個educational price,我寧可到Cxblex之類買。無得選擇,又要受妎╳臐C

a=a=a=a=a=a=a

大家可能發現我沒有再用day n without my eMac作題目。其實是因為我的eMac在沒有人使用之下,奇蹟生還!可以說之前兩日的Down機是一個ALTE(Apparently Life Threatening event)。

14:35 - Wednesday, Aug. 18, 2004

-----------------------------------------------------------------------------------------

Day 3 without my eMac: 魔債三部曲二之雙蘋奇謀

仍然難掩我失去eMac的傷痛。

今天的消息應是高興的,但卻成為一個壞消息。

今天兒科的三名少壯派supporting staff(可以說是兒科的第二梯隊),有老闆請吃飯。我甚至故意不吃早壎h吃這一懦滿C原因是,吃人一懦滿A做到頭都爛。

飯後要去買電腦,一部是給我在office的everyday usage,另一部是老闆的兒子用的。老闆本來有一部電腦(Pentium 3),但因為兩個寶貝仔玩1945極為不順暢,於是乎向爸爸投訴,爸爸多買一部XBox都消不去寶貝仔們的怒氣。於是乎爸爸要去買一部又新、又勁、玩得到3d game的電腦。那位爸爸極為緊張,問我們到底買廠機還是砌機好,又問到底這個快不快,那個夠不夠新。最後買了一部似樣的電腦,有DVD writer等等,可說是很強勁的,玩Doom 3也很流暢那一種,埋單計數只是四千多元。不連Monitor,沒有任何軟件。

之後又去買DVD錄影機,由於是部門買的,所以要乜都問個明白。由於我們的用法十分奇怪(例如Video input駁氣管鏡、Audio input駁人聲,人聲又要錄得到呼吸聲),我們到百x匯問,他們的店員十分不專業,十問九「唔知」,一怒之下我們到友誠中心向那些專業影音人仕請教。請教過後,我們甚至要到琴行問有關Mixer的東西。

說了這麼多,好像還有一部「給我在office的everyday usage」的電腦未買。其實,在吃飯期間,同事y說我家是用蘋果機的,說倒不如買Mac吧,反正有時又要做poster, DV Editing等等。同事t也說,我和他們講電腦,三句唔埋兩句講Mac。老闆d說他在加拿大某兒童醫院,全線都用Mac。老闆d更說,他是大學教職員,好似有折頭。

於是乎他叫我買Mac, Budget 6500。以這個Budget來說,只有Combo Drive的eMac能夠fit into the budget,教職員價為5710。於是乎他叫我去辦。

噢!家中失去一部eMac,工作上竟然又來一部eMac。似乎是命中注定,我的一生只能同時存在一部eMac。老闆問,為何要5710咁貴,我剛剛買的那部好勁PC也只是四千元有找。我說,這部電腦已經有一個17吋Monitor,包埋OS,甚至有一套Office suite包埋(Appleworks),所以唔算貴。

突然想到一首兒時無聊咸濕歌,我懷疑這是一隻Filk music

「命中注定 難以強求

 你一出世 就無賓洲

 大個以後 成隻老牛

 就算呇部@都好細舊」

17:35 - Tuesday, Aug. 17, 2004

-----------------------------------------------------------------------------------------

Day 2.5 without my eMac: My head was storming

某位蘋果電腦僱員友人說,可能不是主機版出事。問題可能在Video Card或者顯示屏。叫我駁一個外置顯示器,看看可不可以有畫面。如果有的話,修理費可以平一點。如果沒有的話,那就應是主機版問題,修理費會達到幾千之譜。

看看新的eMac,七千九已經可以有1.25G, Superdrive,是那患病的eMac雙倍的Config。假如主機版壞了,修理費只是比買新一部少一點點。似乎買一部新的比較化算。

就算知道這樣的消息又怎樣?七千九,是一個很大的數目呢!不是一個隨便可以拿出的大數目!

假如只是顯示的問題,我可能會解剖eMac,將它的核心轉到另一個機盒之內,駁Mon用就算。那個美麗的Case加顯示器可用來做魚缸。

如果是主機版壞的話,我很難再說服自己,一年多一點再買多一部eMac。那家中患病的那部又怎處理?丟了她嗎?(像新的一樣丟了極為可惜)

但拿去修理的話,又好似很不合乎經濟原則。

頭痛。

17:30 - Monday, Aug. 16, 2004

-----------------------------------------------------------------------------------------

Day 2 without my eMac

Ng DK, Leung LC, Chan CH, Amin R, Bean J, Chini B, Carroll JL, Daniels S. Blood Pressure in Children with Sleep-disordered Breathing.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 2004;170:467.

My second publications on peer-reviewed journal.

I have nothing to say more as I feel really really bad.

09:35 - Monday, Aug. 16, 2004

-----------------------------------------------------------------------------------------

Day 1 without my eMac

Gloomy sunday,

my eMac goes away.

連買它時的信用卡簽賬都未還完。

沒錢續Applecare...

相信敗壞的eMac會擱在家中一段長時間,等到有錢,才能修理。於是,她成為一個長期病患者。

樂觀的想法是,這會是一個crossover study。看看沒有Mac的Mac人,生活會怎樣。

由於紀念此日,未到我有錢去修理她之前,此日記每篇的title會是day n without my eMac...

18:13 - Sunday, Aug. 15, 2004

-----------------------------------------------------------------------------------------

Delegation

今早搭了一程十分不舒服的小巴,之後再要捱過兩鐵,再加上睡眠不足,令我十分不舒服,本來想選擇沉默,封咪一天。可是,今早在西鐵見到的情境,卻令我不吐不快。

Delegation,英文解釋為the process of empowering others in the down line of an organization to act with authority.簡單的中文解釋是放權。例如布殊除了拍板話要打伊拉克之外,其他具體怎樣打、打甚麼之類,記者問他,他都一概不答,要記者問他的下屬。Delegation是西方的傳統,可能因為西人沒有太大悈心。反之,中國人就比較喜歡中央集權,可能因為歷史上有太多宦官、外戚弄權。中央集權,在中文有很多五花百門的不同稱呼,例如強幹弱枝、強本弱末、攬晒上身,之類。董特首可說是攬晒上身的最佳代表,事事都要理,最終要七.十一,甚至有個大眼袋。當然,他要事事理,也可以歸咎於下屬無能。

今早見到大車的放榜學生,多數都是到處找學校,又或者去申請IVE之類。

最奇怪以及以前放榜不會見到的是,中五學生去找學校,有個拿著老翻/真貨LV, Gucci,頭髮染到紅金色的老媽一起。當那位因為不夠分數而不能原校升讀中六的中五學生在車上填這個和那個表格時,其壽堂在旁邊嘮嘮叨叨,提出其意見。又或者仍然放榜結果未如理想而煩惱的學生,其壽堂在其旁邊罵他怎樣怎樣不努力。

中學小學化,又或者中學幼稚園化,似乎是大勢所趨。

到底為何老媽要和子女去找學校?到底一個老媽可以在找學校時幫得上甚麼忙?

老媽在升學方面比意見嗎?我個人覺得學生自己應該更加知道升學就業前境,升學路向等等。老媽,除非她是升學顧問,否則我不見得她的意見十分值得的參考。反之,老媽通常在見到子女的成績不理想,會「發脾氣」地不再予子女升學機會,迫他出去社會工作,但又找不到工作,成了雙失青年。最後可能害其一生。

假若是要老媽為你排隊找學校。這不會太不孝嗎?

老實講,這個是一個delegation的問題。到底是老媽不肯放權,事事要理;還是子女太窩囊,找學校都要阿媽陪?

每個會考的人,都會放榜。一個人放榜失敗找學校,可以說是一種磨練。以前自己都覺得找學校好辛苦,是人生最辛苦的事件。人大了,又覺得不算甚麼。也釵]為日日上班,其辛苦程度比放榜更甚。在社會向上爬,每天都像放榜。也酗擃嵺痗i入另一個人生煉獄,我又會覺得上班沒甚麼。

一切都是磨練,永遠在阿媽裙腳邊長大,我不見得對子女的成長有何幫助。

今天噫齱A見到有些有殘疾的青年考獲理想成績(也見到報紙訪問我老闆有關那些殘疾)。

我會考成績不佳,我也會怪自己的沒有拚搏精神,也閉O生活太富足所致。當然最大的原因是我自己不用央C

15:15 - Thursday, Aug. 12, 2004

-----------------------------------------------------------------------------------------

Reflexicology

報紙就是充滿了專家的意見。就算真的有專業背景支持的,我也懷疑他們是否被那些行政官僚架構影響,而令他們完全忘記了他們的專業知識。

上星期五的新聞可謂五花百門。某主席患癌、汽車炸彈、救生員罷工,其中一個不太受人注意的新聞,是一個可待因中毒個案。這個中毒個案是在最新一期的香港醫學雜誌刊登。

這個個案根本上就是一次醫療失誤,是私家醫生開錯藥方所致。

可是,在之後一日的新聞,某位新任的醫學會主席在報紙指出可待因是可以處方給一歲以下兒童,而且十分保險地加多一句「但要注意份量」這種萬用回語句。但可惜的是,根據多本藥劑書籍,此藥是不能處方給兩歲以下小童,而且在兒童測試指出,此藥沒有止咳作用。可待因是鴉片的代謝物(也即是青少年濫用咳藥水那種成份),有毒。小兒服後,可能會神智不清、窒息,甚至死亡。

又回到那個「專家問題」,又是那個錯誤的反射動作。反射的動作,被訪問前沒有做好準備,亂說話,分分鐘害死人。就有如那句肺炎沒有在社區爆發的反射動作(似乎最少害死了幾個私家醫生)。反射過後才補鑊說指的是「典型肺炎」,不是非典,甚至與說話者的中文水平有關。最難受的是,公眾似乎接受以這樣的解釋去蒙混過關。

==88==8==88==

昨天熱到仆街,今日來一場雨,可說是及時雨。

以前聽過人說,當地面被連日太陽曬過之後,一下雨,就有如熱鑊下一把水,即時蒸騰。會將地面的熱力排出之餘,也會放出多日在太陽吸來的輻射。可能因為八十年代有切爾諾貝爾核電廠事故,以及大亞灣核電廠的問題,於是乎將輻射等同於有害,可能有癌症之類。於是乎,每次下雨,都不會出外。

人大了,才知道輻射可以是很多的東西(energy that is radiated or transmitted in the form of rays or waves or particles)。光線也都可以是輻射。故此那人的說法正確,只不過是太過正確,沒有任何意義。

至於這個情況,如今天的及時雨,會否令地面發射有害輻射如加瑪射線,我想我要拿個Geiger Gounter去量度量度才答到你。

==88==8==88==

其實我是一個美國細路,而且是一個八十年代的美國細路。

最近買了一個GameCube Game,叫做Megaman: Anniversary Collection的二手,裡面有十集的洛克人(玩到死都未必玩完)。

就算在六十四位元的遊戲機上玩,都仍是給我任天堂水平的畫面和聲音。而最恐怖的,原來以前的遊戲實在難玩得很。

畫面上仍是只有八色,仍是單聲道難聽的音樂。一個二十幾歲的傻佬卻在畫面前,因為打倒最後大佬而興奮莫名。

13:51 - Wednesday, Aug. 11, 2004

-----------------------------------------------------------------------------------------

reportercide

某報星期日的頭條,令人驚嚇地是「中國輸了球賽,日本輸了道理。」

引述內文指

「舉國矚目的亞洲盃足球決賽結束了,日本隊技高一籌,以3比1贏了賽事,中國的球員很有風度,球場內的球迷也自始至終保持秩序,日本政壇和媒體在賽前對中國的種種無理指摘,卻令日本輸了道理,也加深了中日兩國之間的裂縫。」

「日本政府關注球員在中國作客的安全,要求中國政府做足保安工作,防止球迷情緒激動,避免賽場秩序失控,這本來沒有問題,可是,日本官方不滿中國球迷向日本隊喝倒采,循外交途徑向中方提出交涉,卻是於理不合﹔日本傳媒將問題大事炒作,無限上綱,藉此質疑中國是否適合主辦2008年奧運會,更是無理之至。至於向來敵視中國的右翼政客,例如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趁機侮辱中國人民「素質太低」,則是別有用心,荒謬絕倫。」

「中國球迷在濟南和重慶向日本隊喝倒采,是內心情感的宣泄,反映中國人民對日本有強烈的不滿,這是因為日本過去曾經侵略中國,帶給中國人民巨大的災難,但日本並沒有汲取歷史教訓,反而修改教科書歪曲史實,當權者近年更一再縱容軍國主義抬頭,首相小泉不顧亞洲人民強烈反對,屢屢到供奉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參拜,又修改和平憲法派兵到海外,在釣魚島歸屬問題和東海資源開發問題上,日本完全漠視中國的合理立場,中國人民難道還要為日本隊打氣﹖」

這篇頭報報導,怎看也不似一個新聞故事,反而是一篇社評,因為加入了撰文者的大量「內心情感的宣泄」(例如使用了「於理不合」、「大事炒作,無限上綱」、「別有用心,荒謬絕倫」等等四字詞語,甚至反問句「中國人民難道還要為日本隊打氣﹖」)。不說出報紙的title,更人覺得是民匯大公之流的共產機關報。

假如中國球迷向日本隊喝倒采,可以說成是「內心情感的宣泄」,甚至好像有很多道理似的,我覺得某報在教壞細路。而這個某報,竟是中小學訂噫怞h的明報。而不是極右的蘋果,攻擊敵報的東方太陽,又或者極左共產喉舌報。

無錯,中國球員很有風度(除了那個守門員在賽前的那番話),在場內的球迷也「自始至終保持秩序」(除了在播放日本國歌時喝倒采),但場外的球迷怎樣?他們的行為竟然受到明報以頭版去高規格地歌旦|德,為其開脫。

中國人民沒有必要為日本隊打氣,正如日本人民也不會中國隊打氣。但中國人民卻要做的是,為國家隊打氣之外,也要保持體育精神和風度,但可惜在電視見到的是暴民叫囂、燒日本國旗和推撞日本記者。

根本首先將足運和民族情感連結,已經有問題。日本隊裡竟畢只是一些球員,為何要向他們展示「還我釣魚台」的標語?如果只是因為他們日本人身份,北京當地也有大量日本人遊客,為何又不向他們展示?

英國球隊也與阿根廷踢足球,有否見過阿根廷球迷向碧咸展示「還我福克蘭群島」?

運動,本來就是要表示和平。和外交根本是另一個層次。如果連這一個普通的教育也失敗,那就是中國隊輸了球賽,中國球迷也輸了文明,而日本部份政客和明報卻輸了道理,明報更輸了政治中立和記者的專業性!

個人對於日本這個國家也頗為憎恨。但見到現時中共的暴民的質素,以及明報可怕地為暴民開脫,令人覺得部份中國人有時真的不知醜字怎樣寫。當年的乒乓外交,中國球員和群眾仍然禮待美國乒乓球隊。今天的中國球迷,生活富足了,卻減滅了風度。是不是已經開始自我膨漲起來了?

這樣的「新聞」,令我聯想起科大籃球場群抽事件。其實會不會是因為報紙教導我們的下一代,球賽輸了,要進行「內心情感的宣泄」,先口角,再動武?

11:08 - Monday, Aug. 09, 2004

-----------------------------------------------------------------------------------------

Hong Kong, really a geek land too?

對不起,借用和改裝了gabe兄的某套作品的結語。

個人來說,我不欣賞某網站內的主流意見。

這個可能和我之前所講的「專家問題」有關。

到底何謂真專家,有人的的確確定義了何謂專家。

其中一個是有名的Hacker Eric S Raymond。我正在嬝炙L的一本書,他指出何謂「知道」和「專」。

「知道」只能夠令你用以有的知識去做出正確的決定。「專」令你有一種反射機能,不用任何思考,已經可以做出正確的決定。

在我自己而言,我永遠不會稱自己為專家,因為我沒有任何「專」所應擁有的反射機能。由其是電腦,我更加不是專家/hacker/geek/nerd。我只是一個layman。

這可會是由我的老闆處學回來。就算他已經公認為香港兒科呼吸病專家,又或者是香港兒童睡眠睡眠問題的「頂尖研究學者」,可是他仍然堅持他在「知」的層次。但其實他已經是真真正正的專家,他可以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做一個講座。

我將自己定位在「知」的層次,原因是我是別人的左右手,有必要對一切的「權威」包括「專家」存在懷疑,找出弱點,再以其他知識攻破之。盲目接受或者盲目反對是不容釭滿C

在該網站,很多人都只在「知」的層次,甚至「唔知」的層次,而未到「專」。可是他們相信自己為「專」,沒有好好的去驗證自己的知識,就發表意見,於是乎充滿錯誤。我不是想禁絕別人發表言見的權利(而且無可能),但這些偽專家用自己錯誤的知識去進行討論,其他不知道的人卻在搖旗吶喊,將錯誤說成正確,可以很誤導。我最不欣賞這些「偽專家」,「偽專家」可不是別人搖旗吶喊就成。可惜的是,這個網站開始排除一些真正的專家意見(例如禁制他們的發言/登入權利),而令這個網站充滿一些偽專家的意見。個人會稱這些言論為Ranting(a loud bombastic declamation expressed with strong emotion)。

香港人網上討論另一個極端,是將外國網站中的討論翻譯成中文。再當成是自己的意見。

據我所知部份在這個網站時常出沒發表主流意見的人,是某些雜誌的寫手。無怪乎對資訊如此渴求的我對本地所有的雜誌,由其是電腦和遊戲機雜誌提不起興趣。

香港,就是太多人是專家,太多人是geek,太多人是hacker。用得兩下Windows以外的電腦就叫做geek/hacker。要知道甚麼是geek/hacker,Eric S Raymond的Jargon File可說是essential reference...

哎。唔講,再講都浪費口水。

17:37 - Friday, Aug. 06, 2004

-----------------------------------------------------------------------------------------

Crick

最近,Francis Crick死了。可能你們不知道誰人是Francis Crick,如果讀Biology的人不知道他是誰就應該罰打屁股。就好似讀英國文學不知誰是狄更斯。

Crick和Watson是發現DNA雙螺旋結構的人。沒有他們,就沒有現在的生物科技、份子生物學和基因工程。

其實發現這個結構的不是他們,而是另一個人,他們兩人只是為這些結構進行分析,想出一個可以用來解釋各種DNA特性的說法。而這個說法,也令他們得到諾貝爾獎。

其實看看諾貝爾獎科學方面的得獎紀錄,沒有太多女性得過獎。有人因此就解釋女性沒有科學頭腦,沒有頂尖的科學思想等等。

例如Crick & Watson得到了諾貝爾獎,朱經武、徐立之、李國章、潘宗光都是男性科學學者,而且是大學校長。似乎女性沒有科學頭腦的說法正確。

可惜,這個結論太多Confounding Factors,是一個不好的結論,而且政治不正確。我自己本身都不認同這個說法,更遑論長期佔據香港暢銷書榜頭十位的「男女大不同」所指的那類男女之別。

其實,男女似乎背負了某一種命運。看看歷史上的女科學,似乎大多數都很早死。

當中包括一位叫做Rosalind Franklin。她在一間不出名的大學做研究,以x光研究DNA,她發現了DNA的某些特質,當中包括雙螺旋的結構。

可惜,這家大學的主管在未得Franklin野i之下將這些資料「送」給對手,也即劍橋大學的Crick & Watson,於是乎Crick & Watson在完全沒有做過實驗而可以得出實驗結論。而這就是他們在一九五三年發現的DNA雙螺旋,也因此得出了諾貝爾獎。而他們的論文,沒有Franklin的名字,只出現在最後一兩行致謝之列內。

而Franklin因為接觸太多x光,以三十七歲之齡死去。反之,Crick & Watson卻可活到白髮之齡。

可能你會覺得科學家好衰。其實科學家一大部份都好衰,例如牛頓和萊布尼茲之爭,又或者愛迪生對專利權的執著。有些人說愛因思坦的理論是「偷竊」自他的父親。

現代科學家也不見得好。例如有家公司叫Monsanto的公司,要求科學家令他們出產的基因改造棉花只可以種一次,不出種籽。於是乎他們可以一直賺錢。

科學家未必一定如卡通片那種自由主義、充滿正義感,立場中間偏右。科學比任何一個種商業的競爭更激烈,第一個發現,第一個刊登報告就是勝利者。對比昨天的官僚主義,科學家最不應具有官僚思想。

所以大家要小心,在下也是做研究的...

13:49 - Wednesday, Aug. 04, 2004

-----------------------------------------------------------------------------------------

Researchers drowning in bureaucracy

今期的英國醫學雜誌標題是Researchers drowning in bureaucracy.當中有一個研究很有趣(但其實是惡夢)。例如研究人員平均竟要四十小時去填寫倫理審查委員會審批研究的申請表。另外,也有研究指倫理委員會刪改研究步驟,令研究不能順利完成。因此,他們指出倫理審查委員會是一個官僚的架構,甚至是阻礙科學發展的機構。

官僚系統,就算沒有一個明確的定義,你我心目中都知道甚麼為之官僚系統。偉伯(Max Weber)定義了官僚。官僚系統包括了規定的工作程序、分工、多層式的管理系統,與及建立人際關係。我相信沒有他,沒有現在的管理學,也沒有滿街通天地下的BBA。

經過百多年的進步(退步?),隨著管理人員、職位級別在機構中以幾何級數增加,官僚系統已經變成了另一層的意義,甚至引伸到官僚主義的出現。在現代的機構,官僚主義最為明顯的可說是各地的政府、醫院、決策機構、公司,甚至司法系統。(等候董建華發落?)

官僚主義反而沒有一個明確的定義。官僚主義者的工作就應是將官僚系統的特點過份地表現出來。例如他們服從於規定的工序,故他們不接受改變,又或者更為有效率的工作方式,有時甚至將錯就錯;分工,令他們將自己應做的工作推卻於他人;分層式的管理令他們懼怕負責任,於是乎將一切的工作完工時間推後,免得承擔結果。同時,分層式的管理令機構愈來愈龐大,行事又會分得太細,又或者分工不清,出現「人球」的情況;而建立人際關係,不是成為偉伯口中的團結工具,在資本主義社會,成為了上位捷徑,俗職擦鞋。

在現今而言,官僚此字已經沒有偉伯本身的意思,反而是指懶惰、自私、沒效率、浪費。試想想要實行一個新的政策,又或者要創建一些新的東西,進入一個官僚系統先要填上申請表格,再將申請表格交予秘書、秘書交予審儐滬工、審儐滬工要約同管理層開十多二十個委員會、包括政策部、宣傳部、風險評估小組、設施管理部、財政部等等,再要多方人等認同,才能成事。成事後要修改政策,再要經過政策審批小組審核。到了政策實行,要進行員工訓練,訓練之後又因為員工有習成的工序,覺得不習慣。要一年半載才能真正完整實行。完整實行之後又有一兩個員工不服,故又要討論罰則等等機制,又開一百幾十個會...

到底要經過以上的官僚系統,再加上其中一兩點上有一點點的阻滯,要多少的時間?

看大班的沙士報告,他在沙士期間和醫管局、衛生署和教育統籌局的管理層對話,他不停地轟醫管局、衛生署和教育統籌局官僚,可能是病毒蔓延的主因。因為他們進行每項決策都要開一連串的會。例如就醫護人員應否帶口罩、帶何種口罩、在那裡帶口罩、能否帶自己買的口罩開會,開會後有了指引,到了在病房中實行卻又有醫護因為帶口罩而被摘名。特區政府,在官僚主義過於強勁之下,根本沒有可能可以做得到以前英國人那種強勢的統治。董被轟議而不決、決而不行,都是因為官僚。同樣具有一個官僚系統的新加坡,在沙士期間它們的決策比較快,停課、家居隔離、邊境檢疫等等只於一、兩天之內決定。當然,香港同時要隱瞞源頭病人來自廣東的政治正確之外,就是因為官僚主義是否過於盛行而令決策緩慢。面對巨變,現行政策已經不行,官僚地維持現行政策只會令情況更加為之壞,將錯就錯。

17:25 - Tuesday, Aug. 03, 2004

-----------------------------------------------------------------------------------------

Content analysis

上個星期六大生圍茅山健身院分支出兩個學術部門。

第一個是大生圍茅山科幻電影研究會。我們一起欣賞和研究了「鐵甲威龍」(Robocop)。鐵甲威龍裡面其中一個暴徒是ER裡的主管,即是已經死了的Rocket。

鐵甲威龍一直是我十分喜愛的電影。在年輕時影響到我去看西片的,都應是這套電影。記得當然這套電影很受歡迎,但我沒有在電影院看過。哥哥在朋友處借了一餅錄影帶,就是鐵甲威龍。當然覺得十分刺激,估不到只在卡通片的劇情和畫面竟然是真人。最勁的是ED209,十分真實。但由於當時看沒有字幕,一個小學生的英語水平麻麻地,我是完全不知道劇情的。但已經被這套電影深深吸引,成為上堂「畫公仔」必畫人物。甚至和小時玩伴玩扮鐵甲威龍遊戲。如伸出中指扮Robocop伸出他的Data Access Key,自已用口加上電腦的聲音。

到後來,電視播放出刪剪了的版本,很多的血腥暴力畫面被刪去了。但由於有字幕,開始看得明白。

這套電影只是一部B級電影(就有如The Matrix),沒有人預料過會如此成央C日本人由其喜歡這套電影。他們大量推出了很多手辦模型和玩具。有些機械人設計師/模型師/director,深受這套電影的影響,當中的代表是小林誠和押井守。

這套電影大大話話都睇過十幾廿次,現在廿十幾歲再睇,除了發現這是一套真人卡通片之外,其實還有一些暴力電影美學在其中,有某些情節(例如製毒工場鎗戰那一幕),甚至有吳宇森的影子。另一方面,主角其實又有美式英雄的悲哀,就是空有強勁的力量,卻有悲慘的背景。例如老婆和兒子以為主角死了。其實後期的續集/電視劇版,主角的老婆和兒子再出現,卻已經另組家庭。個人覺得已經是畫蛇添足。

下一次研究的科幻電影會是字宙威龍。(Total Recall)

第二個部門是大生圍茅山科學研究所。當中包括實地研究何謂Pitera,以及研究另外一些醫學問題。

==88==

今日食飯時無聊做了個研究。可說是一個十分無聊的研究。

我研究自己的英文的可讀性。(Readability)到底我的英文有幾深/淺。因為我的工作上竟然要做類似的研究,於是我用我自己的日記作測試。

也順道找來其他的日記和文章來測試,當中包括Nikitac aka kelly的英文日記、gabefung日記的英文內容、來自第329期7460號的英國醫學雜誌(BMJ)的所有新聞(News)以及八月一日所有Slashdot的新聞,作一個比較。

可能你不知道,MS Word內有一個弁鄍i以計算英文的可讀性。而英文的可讀性有多個方法可以計算,如SMOG, Fry等等。而MS Word的方法叫作Flesch-kincaid reading measurement。計算出一篇文章的兩個分數,分別是Ease Score和Grade Level Score。Ease Score指文章的易讀程度,以六十至七十分為最所有人都可以讀。而Grade Level Score指文章可以被幾多年級的人所明白,例如8.0指美國八年級的人可以明白。

我一共取了七十份樣本文章,全使用方便取樣的方法(Convenient Sampling)。當中包括包括十一分來自我的英文日記、廿四份來自Kelly、十一份來自Gabriel、十分來自bmj,以及十四份來自Slashdot。

使用單樣本Kolmogorov-Smirnov測驗,發現七十個Ease Score和Grade Score,只有Ease Score的分佈為平均分佈(p=0.579),而grade score不是平均分佈(p=0.023),故ease score會使用母數分析方法,而grade score會使用無母數分析方法。

總結七十篇文章,平均的Ease Score為61.66 +/- 17.55。Grade Score的中位數為8.2,二十五位數和七十五位數分別是6.35至12.00。

本人日記的平均得分為66.51+/- 6.53。而當中以Gabefung的日記最易讀,而BMJ最難讀。三個日記的英文易讀程度相約,平均分無統計學上的差異。只是BMJ和Slashdot明顯較難讀。(Scheffe Posthoc Test, p<0.001, P=0.006)

日記的Grade Score,本人日記為7.33 +/- 1.18。那即是要七年班的人才可以完全看得明白。調查發現英文最淺白易明為Kelly的日記,英文最深奧為BMJ(所有樣本皆為12th grade)。

由此證明本人的英文日記英文不算太深。

17:26 - Monday, Aug. 02, 2004

-----------------------------------------------------------------------------------------

previous - next

latest entry

about me

archives

notes

DiaryLand

contact

random entry

other diaries:

tiney
eddietys
nikitac
rosery
gabefung
heloise
tangmanman
komeko
cons
albertmctam
ryanhui
isle
sarahsze
ttho
shiuto
oiwa
florat
arianaj
gcgo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