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insawriot's Diaryland Diary

-----------------------------------------------------------------------------------------

A story of a punching bag

Here is a story of a public punching bag:

I got a lot of fire from the other. Since I cannot find the optimal way or the algorithm to work out the solution you want or I cannot assist you to work out such a perfectionist-graded answer. I know I make decision based on the fact(maybe the mechanic of pendulum) but not the emotional state of the other. It may hurt the other's climate, but I am keep trying to minimize the hurt. The other hurt me intentionally by doing something agitative, that's traumatic. Maybe be I deserve it, I don't know. However, it is really painful to be such a public punching bag. The fist of the professional boxers is too strong. The boxer's maybe too sad, I can make you happy by swirling left and right. But it is not really need to make me upset and heartbreak by punch me till dead.

My brain nearly turn to mash by your unforgiven strong punch. That's maybe the reason why I can't detect a pinful of pain anymore.

13:22 - Saturday, Feb. 28, 2004

-----------------------------------------------------------------------------------------

Eat you up

For relaxing times, make it caffeine time.

I really overdosed by works yesterday, the busiest day ever in my career so far. This is the 1st time, I felt what the hell extremely tiredness and pressure is.

When I got my lazy butt on the bed last night, I really exhausted and want a deep meditation. However, boredom attacked me to make me played an hour of starcraft.I end up with inadequate sleep this morning. Caffeine is still my first choice. Caffeine in coffee further suppressed my appetite. It is a pathetic-size-effect dieting that I really don’t want.

Talking about money and work with my bed partner yesterday. Another hospital is recruiting a research assistant in geriatrics department who speak SPSS fluently and inherited statistics gene in his/her genome. The hospital will transfer more than 12000 bucks into that freaky guy's account every month in return.

I think I am freaky enough to apply for that post. However, I decided not to apply for that post. A research assistant paid 12000 but worth 10000 bucks is much easier to be kicked out by the employer than a research assistant paid 6000/8000 but worth 10000. You know, this is the only 1st year of my career, it is the only time to eat the fag end and the damage is repairable. I believe I will have my harvest in the golden age of male, namely 40-50. If I have to consume fed end in 40, my life is doomed and unrecoverable. Moreover, I am not really interested in geriatrics research even it is rapidly expanding.

I know why the doctors/lawyers required studying for 5 years in the university, including few years to be the intern/houseman/fm in the hospital/famous lawyer’s office. It is the time for them to eat the fag end. After welly feeded with the dirty fag end, their value increased with age, conversed to the average white/blue collars. You know, we devalue as we aged. The father of the famous and rich Lee Family in Hong Kong said, the teenagers should adopt a job with the salary of 4000 bucks. Yes, that’s true. Successful man can’t be that successful if he/she doesn’t have a history of being exploit and harshly treated.

14:55 - Friday, Feb. 27, 2004

-----------------------------------------------------------------------------------------

我發現我的a日記和b日記(本來想叫b日記和c日記,但c日記和中文「私日記」同音,食中英同音字仲以為自己好醒已經好老土,還要有一個滿日文化的「私日記」。故我決定老套地叫命名為a和b算了)已經開始crossover,b日記內容主要是電腦,上次update竟叫人玩少一點電腦,世界會好些。今日這個a日記除了之前的「給陳慧嫻的信」之外,還有以下的geeky內容。

今日有醫生問我有沒有玩unix,我問他Mac OSX算不算,他無言以對。過了一會,我說OSX也是用bsd核心,是unix一種。他說有個軟件只有unix版,沒有電腦可運行,問我如何解決。老實講,我電腦的水平也只是半桶水,答不到他。他竟然說:「你果然是一個geek。」

除了在dland的聚會,以及上網之外,日常社交生活很難聽到有人會說geek這個字眼。很怪,我也否認我是一個geek,我說:「我好似geek咩?」「似」他說。但他之後走了。曾有一期想自己是一個geek,對電腦十分精通。現在想回來,原來成為一個geek也沒有甚大不了,反而成為一個更為奇怪的人。故此我決定用正常人的處事方法,實事求事算了。

最近變得很反科技,可是自己本身是做科學的小廝。數天前幾經辛苦成弗N重達五十磅的eMac經公共交通由旺角帶回元朗。身水身汗,十分疲勞。但很是值得,因為我實在很愛這部大白,他的確比小白有趣得多。

之後的兩天,我和另一半一人操一部Mac對打已經有六年歷史的Starcraft。六年前我也熱中於和中五的同學經過modem對打。當時是用Cyrix 6x86 166 pc打的。前兩年買下Starcraft Complete Box,有埋Mac版,和哥哥一個人用G4 Cube一個人用Powerbook G3(已賣)對打。當時是大學生。現在是在職人士,與我對打的是另一半,一邊用eMac一邊用iBook。

事過景遷,科技在向前,玩的東西沒變。變的只是科技,又是抗震能力的問題。早前看過一篇文,指出一些科技,沒有經過時代的興替,到今時今日需求量仍然很高。

Analog Watch

Dot Matrix Printer

Typewriters

Broadcast Radio

Pagers

Reel-to-Reel Tape

Vacuum Tubes

Fax Machines

Mainframe

Fortran

這些都是一個抗震力高的科技。而真真正正抗震力最高的是你自己,而不是科技。

我的eMac已經過了一歲大,比起現時最高科技的G5已經有一段距離。可是我(最少暫時)根本用不著G5,所以我的大白仍舊十分好用。(我有朋友仍在用8600...)

可是,最近大白開始出現人滿之患,四十擊的硬盤已經數次爆滿。反正已經過了Applecare而且沒有錢續期,有點想自行將eMac的硬盤改為一百二十擊。只需七百多元。順道可以清清內部積存的塵埃。但又怕一不小會有所差池,電腦壞死。

19:30 - Wednesday, Feb. 25, 2004

-----------------------------------------------------------------------------------------

去吧無謂再停留

陳慧嫻小姐:

昨日噫曭器D妳去年推出的大碟不好賣,只賣八千張,和以往八萬張不可同日而語。故此閣下覺得在香港樂壇太多偶像歌手,沒有香港人真心聽音樂,只想被歌手娛樂。

首先我想回應後段,縱使我不是樂壇的乜乜阿哥乜乜翹楚。(如果我是的話,也釦琱w被廉署問話,甚至收監。)妳的言論早在妳事業如日方中之際,Beyond已故成員黃家駒也說過同樣的話。他說香港沒有樂壇,只有娛樂圈。事過十多年,死的死,生的生,到了今日情況沒有改變,甚至更壞。

我對於妳貴為主流歌手,只賣八千張唱片而感到可惜。可是,當大學生人工由八十年代的三萬六減到現在的六千元,是六倍的大衰退。而覺下的唱片,是一些非必需品,是屬於半商品半藝術的產物,在經濟衰退之下,這些物品的需求量,「抗震能力」極低。而且,不法下載在這個年代如此流行,唱片銷售量大跌,已非今日之事。總結所有成因,妳的大碟銷量大跌十倍,實非奇事也。

假如香港「樂壇」真的可以簡單二分為「偶像派」和「實力派」,妳的定位也為幾奇怪。與其將歌手分為兩派,不如將聽眾分為兩派。一派是典型的年青人中大學生,他們愛聽的是Twins, Yumiko,但他們是最會消費的一群。故妳也說得對,偶像歌手的確已經壟斷整個唱片工業,全世界也是如此。好了,另一派的聽眾,是真的對音樂有要求的,他們極為不屑聽偶像歌手的音樂。我想,妳的唱片是想target這一派的聽眾。可惜,妳們千算萬算,也算不出以下的東西。就是這一群的聽眾,看見香港樂壇的粗製濫造,他們也不屑於去聽本地音樂,寧願將錢花在歐美或者日本的唱片,也不會去買本地歌手的唱片。就算買,他們都不太愛聽主流歌手的唱片。一些本地另類音樂的唱片,九七前賣二三百,現在可賣一二千,抗震能力極高。難道妳還看不出一些端倪嗎?

日本是一個很龐大的音樂市場,縱使這幾年市場正在萎縮,但不同類型歌手都能生存。主流有主流的大市場,非主流歌者無論玩甚麼類型的音樂都可以有生存的空間,無論玩的是噪音、電音甚至演歌,同樣有人會buy。

香港樂壇像日本的有二。第一是主流歌手出碟的速度。在歐美國家,歌手一年出一張碟根本沒甚可能。但香港歌手卻可以一年出三張碟,再加一張新曲加精選。另一個像日本的是,新進歌手推出的速度。三兩日出一個,宣傳十足。市場上會有很多新進歌手,妳曾經在卡拉ok廣告或者巴士廣告上見過他的樣子,又有可能妳曾經在一本大便見過她一絲不掛影封面。但說到他/她們唱過甚麼歌、歌聲如何、幾時聽過,卻不太知道。

日本work,但不代表香港都work。日本人消費力比港人強勁,而且人多,用國貨的心態比港人強。香港的樂壇,根本是一個十分有限的市場,只不過我們的娛樂記者覺得全港人都有興趣,讓包括樂壇新聞在內的娛樂版,比港聞更厚。

假如妳真的覺得,香港沒有人真心聽音樂,其實只是香港人對妳的音樂和妳的定位感到質疑,故此沒有買妳的唱片。再者,現今世代,資訊發達,唱片銷量根本不代表甚麼。倒不如數一數有「拈花惹草」這隻歌的mp3的電腦硬碟總數,我想會是一個更有效的indicator。

最後,我的總結是,妳是香港偶像歌手的鼻祖。以前大賣,因為妳仍是少女歌手,極有市場。也雪磽~妳沒有將荻野目洋子的Dancing Hero改篇為跳舞街而大熱,而走徐小鳳的路線,也酗竣悛獐祩癒A會更為有趣,而非嚼之無味。今日只賣八千,而妳覺得自己為實力派歌手,請妳與葉麗儀、杜麗莎、林憶蓮和葉倩雯等等的形象、歌路作一比較。經濟轉型,是這個年代成左疑鶬銦C我建議妳可以像王菲那樣,一年才出一碟,甚至更久,改玩一些非大路類型的情歌,加多一層的深度。那就不會將自己限死在香港這個微細的主場,而且更可退去自己身上殘留的「偶像味」。

曾經是你的歌迷

陳某上

15:00 - Wednesday, Feb. 25, 2004

-----------------------------------------------------------------------------------------

腳眼級

玩電腦其實好貴。就算可以用免費的Linux/FreeBSD軟件,其實一切都仍然是很貴。數千元一部電腦硬件,玩又要花時間。

也酗迨Q年前IBM的那個人說得對,他說根本沒有可能有家用電腦。突然覺得電腦只應存在於辦公室,因為我每天在辦公室用電腦已經「夠晒皮」(縱使只有一部用Windows 2000的手提電腦和56K窄頻上網)。反而家中有否應有電腦,已經成為一項甚為奢侈的問題。甚至自己本身能夠留在家中長一些,都是一個很奢侈的問題。

回到家中,吃完飯已經達到睡眠時間。睡眠後,又要上班了(有看報紙嗎?七時十五分後起床沒有這麼易渴睡。這條數也是我做的。)。但我仍享受這種生活,因為顯得星期日是一個重要的日子,休養生息。

又有時看看街上的年青人,總覺得他們很有錢,在玩一些我花不起的玩意兒。如穿著一些日本流行的Style (Gothic & Lolita, Punk)、不停地轉用手提電話、玩著一些我不知道的玩具,都是一些用錢堆砌的玩意。有時看著他們,再看看自己空空的錢包,和我那身有如制服的衣著,計計數我只大他們三四年。我不禁想他們錢來自有何方。曾經問eddie這個問題,他說他們財來自有方,可能他們日間打生打死,我們不知道。也釦盚鴷L們的Perception,真的是太片面。

很多東西,以前我覺得是必須的。例如用電腦一定要用蘋果的,數位相機是必需的東西,又或聽音樂要用黑膠唱盤才好聲。現在想回去,原來這些「必須」,是自己設給自己的,是虛幻的。因為我現在發現,當生活時間變得十分短暫,身邊的財物一件件的失去或者貶值,已經沒有太多時間去理必須不必須。沒有這些必須品,原來一樣生活如常。慢慢地,「必須」的條件,原來發現甚為奢侈,沒有了也太沒有關係。

現在發現唯一必須的,是改善自己的態度。以前覺得過骨就算,現在要做到最好。最近發奮是熟悉整個spss的運作,背後的統計學原理。有時我甚至用手去計statistics,再用電腦Validate。去令自己建立一種Mindset。以前學到的太少。日常工作夠用,但自己覺得不足夠。可能因為看看部門以前出版的論文,統計學方面做得不太好,只用一些簡單來來去去都一樣的分析方法(來來去去都是t test, Contingency table, correlation),故此只在一些三四線的期刊刊登。我加盟後statistics改善了,大紙如bmj也會考慮刊登。也雪礂琲槓iostatistics再進一步,為同樣的研究改用更合用的統計分析,可能會更有機會在大紙刊登。

另一個必須的,也不用錢的,是要在今年內「做靚」自己的resume上的publication list。那麼明年去讀master,都有些勝算。

最近可覺得英文進步了,可能因為迫自己定期到圖書館去讀英文的Journals。難怪醫生的英文這麼好,原來讀journals,由其是The Lancet和BMJ這些英國journals,作者的文筆都不錯,可以借鏡。當然我的英文有小量進步,也只是由地板昇級到腳眼。今年也要重新打好英文的根基,我發現自己介詞用得不好,時常倒亂了。

可能因為家中的時間太少,有時甚至要將工作時間,都當成生活的一部份。

20:02 - Saturday, Feb. 21, 2004

-----------------------------------------------------------------------------------------

40

I wrote a really long diary, about my life. Soon after I wrote em' all, I open diaryland website by IE of PC in my office. The machine freezed.

Nearly all diarists faced the similar situation as I did. It is nothing new. What I wanna say is, I think I can't reproduce that article anymore.

So, I write whatever I wanna write right now.

I submitted a article to BMJ (the 5th biggest general medical journal worldwide) before, I am the second author of that article. That article historically not rejected immediately (based on our department record). It passed to the referee. It is out of the 40% of article submitted to BMJ.

It passed to referee. The 1st referee think that it can be published. But the second referee say no.

I have to modify that article again to submit it elsewhere. I really think that, the quality of that article is academic grade, even it is purely done by me (no matter data collection, statistical analysises and write up of the article).

I hope it will get somewhere to publish soon.

19:34 - Friday, Feb. 20, 2004

-----------------------------------------------------------------------------------------

Lost in transcription

It is really strange for me to write in English, you know, my English suck. But for the sake of time, it is essential.

The media coverage of the researches/publications appears in Newspaper and TV today. Fruit daily/Ming Pao even put them in on the front pages.

As you can see from the newspaper, they are three researches/publications related to our dept covered in Newspaper today. One is the epidemiological study of sleep disorder breathing/Obstructive Sleep Apnoea Syndome (OSAS), the other is the case report of Paracetamol overdose and the rest is a review article of obesity and OSAS. Not all newspaper covered 3 of them.

I watched Lost in Translation with the aillance members of dairyland. Maybe I am not midyear or just graduate, I found this movie quite boring. What I want to comment is the softdrink I drunk during the movie, that pepsi twist. The taste is quite strange if it is no longer cool.

Well, for the xMxcxuxu affair, I am too lazy and busy to read their posts anymore. It is really Albert Tam damaging their forum, or... ?

19:55 - Wednesday, Feb. 18, 2004

-----------------------------------------------------------------------------------------

Ghost Author

今天又有一份我有份做的研究發表到傳媒,是一個以香港來說十分大型的兒童睡眠問題的流行病學研究。我今次是做全盤的數據分析,要分析三千多個Observations。而以下的Link應是全港第一手網上報導。

Yahoo.com.hk

大家記得睇金錢台、電線台和火雞台的新聞報告。但不用看三色台的新聞,因為他們認為我們的研究太細眉細眼,沒有到場。錯失黃金機會。

今次的記者招待會,沒有甚麼可能拍到我的樣子。也釣麮臚@份我做First/Second Author時才再會有我出鏡。說到底今次我的角色是Ghost Author。

突然覺得我應有一份First Author的文章出龍。我有一籃子的research title,但沒有的是資源,以及機會。而且我個人相信這些research title都是有市場的(即是會有醫學期刊登),而且是易做的(不用太多資源的)。

我已經正在進行第一實驗,看看到底沒有醫生資格的人,寫信到香港醫學期刊,有無人會登。哈哈。

17:13 - Tuesday, Feb. 17, 2004

-----------------------------------------------------------------------------------------

Firefox SMO

聖華倫泰本人也未必知道他的節日,到了今時今日被商業化/實際化到甚麼地步。

二十多年前,除了少部份老外會和愛人吃懦漱坏~,沒有太多人會在香港慶祝二月十四日這個平平無奇的日子。到了今天,行行旺角街頭,男女老少都趁這個本來無甚意義的日子拌上很多不必要的雜質。例如某相機牌子會有少女扮情人節天使叫小男孩試試她們手上的相機,好讓沒有情人的小男孩增加點點性幻想的材料。又或者,某政黨宣傳小攤子說:「有選舉,有情人。」其實我想問,現在香港人都沒有選舉特首的權利,是否即是香港沒有情人?

以前男子送女子一枝花,是比喻女的有如花般嬌美。平時十數元的一小花束,洛陽紙貴,今天賣近百元。在街上,很多女子手持的那束「花」,沒有新鮮的花,也沒有膠花,有的只是金x朱古力或者珍x珠,明顯是受傳媒的影響。如果以前送花是指女如花般美,送金x朱古力花是不是指女的如朱古力般又黑又多脂肪,還是想一啖吞你落肚?日後可能更流行送香口膠的花,因為享受完最甜的一刻,到無味之時可一吐即棄。

昨晚是部門的春茗。我這些細菌級的員工,可作為工作人員(拍照、搞電腦),老細付了費,故可以免費入場,更抽了一個不太大的獎。可是不太吃得慣高級酒店中菜的「廢人嚏v,份量太少吃得不太飽之餘,也太沒有氣氛。單論食物,我也都是比較喜歡和爸爸媽媽去魚、農、鴨會的春茗,不衛生地進行唾液交換,想吃幾多有幾多。

抽獎時那些顧問醫生或以上的高層人員會被瞻W檯,在檯下的人熱烈要求之下,即時要在銀包中拿出數張鈔票作為現金獎抽獎。所以我一直想,在醫院做醫生,最高做SMO(高級醫生)好了。

10:18 - Monday, Feb. 16, 2004

-----------------------------------------------------------------------------------------

豈能及漁燈在香港

我乃反賊!

由於身邊沒有任何的音樂播放裝置(有計劃多置iPod一部,但只屬南柯夢一個),背景音樂是eddie日記的鐵塔凌雲。

歌詞的內容其實十分正,有一種意景在內。

例如「望不見歡欣人面」、「聽不見遊人歡笑」、「此時此處此模樣」,當你一人在聽的時候,對著你只有四塊牆壁時,不禁令人覺得此等歌詞乃上品也。

最記得此曲爭有三個大show上唱過。盧海鵬主持最後一集的歡樂今宵唱過,因為他要移民外國,似乎是表達他的「豈能及漁燈在彼拜」「且唱一曲歸途上」。

之後在民主歌聲獻中華唱過,今次是「此時此處此模樣」。

再之後的華東水災,由阿sam之兄唱,更將豈能及漁燈在彼拜的彼拜改為受災城市,如「豈能及漁燈在江蘇」。最後更有一句「豈能及漁燈在香港」。

豈能及漁燈在香港。香港還有半點漁火嗎?

19:58 - Wednesday, Feb. 11, 2004

-----------------------------------------------------------------------------------------

科學員、科學園、科學猿...

又想到一些東西,我的記憶快要差到想到甚麼就要在這裡寫下來,免得自己忘記。

想到的時間是某天辦工時間,偷懶到廁所大便,一邊用力之際,手拿著一本書在讀,腦子在想一段假想的對話。是我和我的兒女的對話,我暫稱我的兒子為陳二牛,又或陳樹根。聽說人在大便時,除了排泄器官在爆發之外,腦中的創作神經也會極為靈敏。聽說很多藝術文學作品也是在廁所中得出靈感。

以下是那段對話的內容:

某天陳樹根問我:「爸爸,你做的是甚麼職業呢?昨天小明說他的爸爸做醫生,小敏的媽媽是教師呢。小明更說,看我的樣子就知道我的爸爸在做著一些不長進的工作呢。」

我答:「不長進?以他一年班的教育會知道甚麼工作是長進嗎?」

樹根怒道:「他說得像有道理,我也因此而成為大家的笑柄!」

「甚麼,」我說「他們為何笑你?」

「因為我說不出你的職業。同學說以為我的爸爸是大懶虫,靠綜援為生呢!小棋更用一些鄙視的眼光看我。」

我遲疑了一陣了,答:「下次有同學問同樣問題,你說你的爸爸是科學家!」

以上的對話,令我想到一點無聊的東西。

說我是科學家,突然覺得幾合理。而且沒有太大的大話成份。因為世界上沒有「科學員」這個中文字,但其實科學家的英文scientist只是解「科學員」。通常要有個家字、師字的職業,如歷史學家Historian、堪輿學家Fortune Teller會計師Accountant等等,都是乜乜ian、乜乜er/or或者乜乜ant,甚少為乜乜ist。乜乜ist或者乜乜man/woman多數中文叫做「乜乜員」,如打字員叫typist、Policeman叫警員、artist叫「藝員」。通常乜乜師乜乜家又比乜乜員的社會地位高一級。

我的工作的確是做科學喎!那都算是科學員scientist。可是沒有「科學員」,只有「科學家」。根據這個邏輯,我也可叫做科學家。

有小量的自大、作大成份,只不過是那個「家」字令我的地位似乎很崇高似的。

十之有九的小朋友在作「我的志願」時都會說志願是成為科學家。嘩!樹根個老豆做科學家呀!那些天真的小朋友會覺得樹根的爸爸十分利害。可能因為他們聯想到科學家其實是代表在大學裡進行核子射線在進入貝爾塔星雲後的偏差角度又或者研製用人類的桿細胞製造的胰島素去救助糖尿病的病人。正如我們想像金庸小說的主角的樣灸會如劉德華、梁朝偉那樣。

帶點自欺成份,也有點欺人。但欺得不算過份,不傷大雅。

* * *

沒有一本統計書藉我是由第一頁開始看的。現在終於有一本。同行一樣是「科學家」的朋友,不妨一看。必有得著。

Egger M, Smith GD, Altman DG et al, Systematic Reviews in Health Care: Meta-analysis in context. 2nd Edition, BMJ Press

18:49 - Tuesday, Feb. 10, 2004

-----------------------------------------------------------------------------------------

床頭屋漏無乾處,雨腳如麻未斷絕

近日常常都想一個問題,主要是因為某日去溜冰想到的。因為溜冰這個運動,對上一次玩已經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之前可以順暢乎在冰面上滑,現在因為沒有了當年那種感覺。發現這個現像,原來自己的生活和數年前,可算是差天共地。

今早晨早六時起床,八時回醫院,因為要聽書。本來要聽書,後來又變講書。突然在沒有準備下要我解釋何謂混沌理論(Chaos Theory),我訴說要完全解釋要用另外兩三堂書,但醫生們叫我用一分鐘去說完。解釋完,他們也不太明白。常時想不到「蝴蝶效應」(Butterfly Effect)的例子,那可能可以省下不少唇舌。蝴蝶拍動翅膀,根據理論,可以引致大風暴。天氣是一個混沌的系統,蝴蝶拍動翅膀為一個系統開始了一個initial state,之後混濁系統根據這個開始情況再混沌下去,慢慢混到引致風暴。這樣說我想同樣不會令醫生明白,因為我自己本身都不明。其實,一句到尾,有果必有因,但因果未必為線性關係。即是,當a因引致十個b果,但是10a因,不一定會引致一百b果。也都即是,沒有線性的dose-response relationship。似乎統計原理在混沌之下,用處似乎不太大。

現實生活中的事件,可分為「可預知的」(Simple)、「複雜的」(Complex)和「混沌」(Chaotic)的。現在,包括當日在溜冰時想的問題,我想都應是「混沌」的。

說了這麼多廢話,當天想的問題是,如果數年前在溜冰場仆街,到底現在是否都會仆街。又例如,如果當日在溜冰場沒有仆街,今天到底又會否仆街。很多類似的問題,多數都是用「如果」、「到底會否」的句式組成的問題。很混沌似的問題。

似乎答案是,無論當天是否仆街,現在同樣會仆街。果然,陳某本人是一個simple過simple的系統。起碼我會想用最簡單的方法去浪費自己有限的青春,一年、兩年甚至三四七八年。但卻不服輸地用最(懶)複雜的文字去形容自己的生活。為自己披上一形而上的輕紗,卻比穿上俗氣華衣美服,更見得令自己舒服。

突然想起茅屋為秋風所破歌的兩句:「床頭屋漏無乾處,雨腳如麻未斷絕。」

* * *

由於讀書的大計根本性地泡了湯,故現在很努力去看書。縱使我知道,讀完和無讀,最終都有如無讀。

工作間的桌面放了五六本正在熟讀的書,除了工作需要的統計方法書藉,連一些醫生看的臨床醫學書籍也不放過。也有電腦書本,以至自己作為娛樂的三國演義等等。

大學期間也試過借一大堆書回家,除了吃睡拉玩之外,其餘時間就是看書。因為當時窮,也因為當時悶,也因為當時時間多,寂寞空洞。用自己最喜歡的活動-讀書去打發時間。因為又平(現在習慣去在限期前讀完借回來的書,因為借回來不用成本),又增加知識,多麼老套,多麼的書呆子。

大學後期不能再和書為伴。看書的習慣懶散了。沒可能定心定神好好的看書,因為庶務雜務和要煩惱的事多得交關,也同時因為有了事業,要工作,要吃飯,書看少了很多。

不要說書,音樂也少聽了。

上一年只買了數隻唱片,數數都有一兩張為自己買。

當然,唱片和讀漫畫、打遊戲機、追日本文化乃奢侈品,況且後三者我根本不喜歡,甚至愈來愈厭惡。

二零零四,有得選的話,我只寧可增加讀書的時間,只要這個心願,其他願望心願能否達成只好由天。這個唯一的心願最想達成,因為只有無慮地看書,我才看得見以前打不死而又思想上強壯快樂的自己。

(P.S. Mozilla Firebird renamed to FireFox, What a suck name.)

19:36 - Monday, Feb. 09, 2004

-----------------------------------------------------------------------------------------

Bowling for Hong Kong Guys

七萬。

三年來,有七萬次出現頁面那個counter。

數有點假,當然我知沒有可能這個日記真的被七萬人讀過。

假定每篇日記的嬝炊H數是常數,每篇日記每人只讀一次,那即是將總嬝盲がㄔH日記總篇數就等於這個嬝炊H口常數。

70000/843 = 83.03

是不是即是大約有八十多人是本日記常客,我想也不是。

縱使每天都是造數,交數,但突然覺得,原來數字的準確度可以幾虛無。

* * *

Eddie日記說電視電影,和現實離開太遠。

電視電影,不僅是一個編劇的幻想,同時也是要將觀眾本身的夢想,投射在電影電視的情節之內。根據統計,這種夢最多人發,故電視電影中的劇情,開始一式一樣,也同時合乎大家的大眾夢想。

型男,每個都想有索女作女伴。現實中不是型男的人,也可在電影電視中,幻想自己是梁朝偉,手抱著一個張曼玉。看周星馳電影,我們看著他在拿百兩金、如花來玩,我們笑。其實,我們現實中的角色也只是如百兩金如花那一類的小角色。

以前的喜劇比較好,正如卓別靈所說,冰塊掉在有錢人的皮草中裡是笑話。

現實中,只有窮人才會被冰雪冷死,因為現實就是殘酷。

每個人都有夢想,能否達成是要努力,去戰勝那個殘忍的事實。幸福的人,會繼續幸福,會有人慢慢為他完成夢想。不幸的人只會一直不幸,夢想只是一個一個的打破。要幸福的人醒來,也即是叫他重墮不幸的旋渦。有如香港人,九七前的幸運被打醒了,一直在不幸的圈子中走不出來。這是最殘酷的。以前別人為他達成夢想,現在如何努力也如一潭死水。弄醒永遠發夢的人,可能都幾殘酷。正如繼續醫治快要痛死的人是否殘酷,是一個十分哲學性的問題。早前看過前幾期的香港醫學雜誌,某醫院的麻醉科發問卷到教育學院所有的學生,問他們是否接受安樂死。也都不能達到共識。

原來不幸者的最大幸福,是他們的不幸。而不幸者另一最大的成就,是他們的不幸,他們沒有接受外界的幫助。勇敢地面對外界一塊一塊地斬去他的血肉,靈魂思想被外界每晚強姦。他們仍然站著,沒有倒下。

電影電視會歌頌這些人嗎?不會。因為他們只會成為喜劇中被笑柄;黑道電影中被黑道老大的自動步槍射死,死亡前的叫聲也收不到音那種;偶像劇中被靚仔主角大聲嘲弄他們樣衰;戰爭電影中更不用提,也野L們只會留下一抽炸到破碎的小腸。而最通常的下場,是這些人鏡頭永遠不會捕捉他們,他們只會如其他有機化合物一樣,同樣在黑暗中腐爛敗壞而死。

* * *

這幾天,藍天灰雨。

前境愈來愈不理想。

重看Bowling For Columbine,有一個六歲的小朋友射殺另一個六歲的小朋友。其母每天要搭一個半小時的車到工作地點,賺取美金五元半一小時。每天工作十小時。主持人說,這樣子在美國來說,已經是貧窮線之下。

看看自己,原來自己都合乎貧窮線之下的定義。而且,我工作十一小時。四美元多一點。

在貧窮線之下,仍要還那像是還不完的債。

腦中發夢想想讀書,前兩天去了其中一個想讀的Course的Seminar,老實說,他們的教的東西我懂了大半,也即,我也可以是半個Master。只是我和別人說我懂,別人只會當我老吹,因為我沒有那一張沙紙,況且我還有一半未懂。看到Shiuto日記說,她的補習班要一個月人工。我要讀的書相信是她的兩個月人工。而以我的人工來計,是十個月的人工。

哎!到底弄醒發夢的人,是否真的殘酷呢?難怪全體的教育學院的學生經統計學模型建造的超級人腦集體意識計不出答案,我想數千萬Gigaflops的超級電腦也想不透呢。

也部A自醒是最易為的事。反正每晚發惡夢之後都是自己醒來,看到枕邊的人仍在睡覺,心中想:只是夢而已。自己仍要堅忍著去睡。

二月了,本來是最好的月份。因為只有二十八日。可惜今年卻有廿九天,那該死的一天。令這黑暗的一年,再長多了一天。令這個仍然寒冷的月份,再多了廿四小時。

19:55 - Saturday, Feb. 07, 2004

-----------------------------------------------------------------------------------------

Blogbusta

那兩張一波三折的海報在死線前三十多小前做好,可算可喜可賀。波折主要是來自遲遲未收到醫生們的文稿,引致我遲遲未能砌稿。而且自己是第一次做印出來的海報,有些工作如印前準備等都仍未熟稔。

這幾天上班多天也帶同了iBook,用Freehand砌稿。再一次證明,每一個行業都應最少有一部麥金塔看下門口。這一次竟要員工自備。

印刷公司很多都未開門。開了門的也不知能否在死線前完成印刷。最後最快的解決方法竟是由freehand output出一個RGB的TIFF,到沖印店用plotter噴一張A1那麼大的海報。正如Nikitac所言,多一飯野做,學多一樣野。也酗擃廗|成為設計員、打稿員也說不定。

這次不算是last minute baby,可說是不錯的了。同一間醫院部門在同一個會議中的海報展示(Poster Presentation),竟然借用了時裝和產品設計的概念,設計了一個系列的樣版,不同色系(當然我的設計絕不會比判出去Studio做的好)。心中希望能在沉悶的Poster Presentation帶點生氣,也希望可以僥倖在Poster Presentation的比賽中得獎。

而這次的會議Abstract Book,將會記載我第二個academic output。

除了研究的工作之外,下一個非研究的工作會在下星期展開。而且,今次也是一個要用麥金塔完成的工作,就是製作一張合成相片。

似乎,自從有一次做壁報被總理們讚揚而增加捐助之後,我慢慢成了部門的美術部。

最近知道了平日租dvd的公司會在十八個月內撤離香港。這是多麼可惜。沙士期間聽說他們生意很好。我相信他們撤離非因為客戶不夠,起碼我時常在街上見到有人拿著他們的袋子,而且次數更比沙士時多。而且他們差不多是獨市生意。真實原因,我也不知道。

也酗擃嶀S要回到買DVD看的年代。

20:03 - Thursday, Jan. 29, 2004

-----------------------------------------------------------------------------------------

無論一樣

突然常有一種很虛無主義的想法。每一句說話都可以用「無論」...「一樣」...的句法去做句子。

例如晚上無論幾點去睡明早一樣不舒服打呵欠。

每天無論如何勞累一樣有大量的事仍未做好。

每個月無論如何用錢到月尾一樣無錢用。

每次每論如何投資一樣會損手而回。

每次無論幾小心一樣會有重要的東西遺失。

每天無論如何一樣會有一兩件事忘記了去做。

做人無論如何努力一樣處於掙扎邊緣。

做人無論如何努力一樣被不同的人抱怨。

讀書的夢想無論如何發夢都覺得愈來愈遠。

做自己無論是讀書和做事一樣覺得自己不是自己。

我個樣無論點執都一樣不似教書。

做事無論我幾早準備好一樣有其他原因引致要做last minute baby。

每年無論有目標或無目標一年後一樣後恢。

飲咖啡奶茶無論幾多一樣沒有提神效用。

這些虛無感覺令我很想改變現在的生活方式。我也知道隱居深山可能是解決方法,但我仍要吃飯。要吃飯就仍得接受這種虛無之感。況且,這個地方還有幾多個山洞。

過份的人永遠不知道自己十分過份。例如上網的人會以為自己是主流,反之原來上網人口只有五億,全球仍有五十多億人沒機會上網。又或者,很多「玩」日本文化的人以為自己被歧視,反之原來他們自己歧視的人卻以幾何級數增加。這個世界就是這樣的沒有邏輯。我也是一個不知自己過份的人,可釦琱j約知道你們看完以上的文字的想法。

20:01 - Wednesday, Jan. 28, 2004

-----------------------------------------------------------------------------------------

,,,,,,,,,,,,,oooooookkkkkkkkknib u y

新的一年,如曾江那個沒有再播的廣告那樣,拜個遲年:「恭喜發財,oo髮彩恭喜大家發財!」

以前這一類的廣告,受眾多數都很廣闊,如恭喜大家發財。比較純情,相信每個人最終都會成自己的客戶。最近的賀年廣告,一類是只向某些人拜年,如自己的客戶(BB、老師、媽媽),另一種是祝香港經濟好轉。換句話說,又即是想自己的生意也好一點。這些廣告也愈來愈專門,感覺上,沒有以前的那種純真,拜年最終也成了一種公關技巧。

沒錯,以上為個人偏見。

新年期間,沒有甚麼好做。只在浪費別人易給易洗的利是錢,吃全盒的糖,以及偶爾和親友打撲克牌。不知道是不用了一些成本學、統計學和概率論的知識去賭,竟有小量斬獲(當然,更直接的原因是好彩)。不過,為免成為病態賭客,沒有再賭下去。

也重看了「賭聖」。想必是因為電影中有台灣人勝中共/香港,以及民主女神像等等的情節,這片的VCD久久沒有再版(多數VCD也是在大陸壓製的)。最近再版,可以說是十分珍貴。

19:14 - Monday, Jan. 26, 2004

-----------------------------------------------------------------------------------------

猴年一大新挑戰

猴年一開始就有一大推挑戰。

第一是要設計一張海報,這明顯是Designer做的事,而不是一個RA。

第二是,我要教書!教醫生書!!!而且要在下星期二教。Handout, Presentation file仍未搞好。

19:43 - Thursday, Jan. 22, 2004

-----------------------------------------------------------------------------------------

民以食為天

由於開工時間不同,就算我和她在同一地方工作,時間的差異,也陶ㄛO一種距離。

柏林圍牆有倒下的一天,風物長宜知氣量,每天我也等待這個時光藩籬的終結。一等,就是由朝九晚五,再等到晚上八時多。

等的方法不外幾種,要麼是在下班後的辦公室看書上網,要麼到那個新開張但已經有人擔心會倒閉的飯堂坐坐,感受一個人自閉以外的人氣。

飯堂出入的有醫生、護士、工人、保安以至病人家屬,出入的人不算太多。由於經濟問題多數我只問櫃台拿一杯熱開水坐一會,再拿出書本來讀。旁邊的人多數是開夜的醫護人員,他們都在享受他們的晚嚏C

也麻袘由人,正是如此。有人說,愛情有如食桌上的一頓晚宴。吃之前的美麗完整是一種風景,吃完後杯碗菜骨狼藉的一刻又是另一個風景。旁邊的那個護士在吃晚飯,將那本身不太美的大家樂承包晚壕洁A吃完吃餘,留下是一個綠色擠L、留有紅色飯菜汁的碟、亂放的食具和那杯飲到一半的仍有微溫的奶茶,還有下糖時不小心遺下的一兩點糖粒。

這一刻,慶祝自己手中的只是一杯熱開水。

20:07 - Monday, Jan. 19, 2004

-----------------------------------------------------------------------------------------

Pocket calculator

某歌手我一直覺得她是一個機械人。由她言語的單調,聲音語調的單一。以至其樣子眼耳口鼻那商業化的大小比例陳設。眼神的木獨,動作的機械化,聲線到歌聲的高度商業性。就算最近她的演唱會的海報,穿的那襲紅色名牌紅衣裙,沒有一絲美態英氣,令我想到的只是Kraftwerk唱片內頁那些由模特兒公仔改造出來的未來主義改造人。也部A她真的太商業化。

小朋友總喜歡玩玩具,女的愛玩家家酒,男的愛玩機器人。民智有如小朋友的香港年青人總愛這種有如玩偶的機械人偶像。Virtual idol這個Concept失敗是因為愛上這種機器運算出來的立體影像,是不道德的,就算心底裡覺得這種逃離人性的完美偶像十分美麗。具有真實肉身的完美偶像,廣受歡迎,是十分正常的。起碼,缺乏了「愛上假人」那度道德心理上的柏林圍牆。

idol這個字,也值得玩味。偶像,受其他人所崇拜,是一程精神上的聯繁,一種欣賞。代表的也是一種高階和低級的人的主臣關係。現今的偶像以經很商業化,但仍是一種可稱為idol的東西。因為現在已經不講精神聯繁,著重的是那種主臣關係,臣只要樂於將金錢奉送便可。無論是透過購買明星相和送卡拉OK贈券,通心粉及香水試版的唱片,又或者混合雙氧水的果汁,更相信這些飲品可醫沙士。奴性是令追捧偶像這個玩意有趣的主因。

將idol的d換上之前的字母c,成了icon。已經達到另一個層次,字典的解譯是「聖偶」。他們除了那個簡單的主臣關係之外,也因為聖偶本身根本代表了商業之外的一些意義。如占士甸可以是聖偶,因為他代表年青人的反抗悲觀主義;夢露也是聖偶,因為她代表性感;李小龍也是聖偶,因為他代表中國奶牷F梅艷芳張國榮本身也只是偶像層次,但最後都上了神台,成了代表八十年代的聖偶。一個字母,就是天地之別。c在d之前,似乎已經自我解譯(self explanatory)了他們檔次之別。造英文的人也釣膃陶o樣的匠心;就有如由貝爾工作室開發的S語言,其Open source後繼者叫R。(當然,凡事有例外,如B語言的後繼者叫C語言,C語言的後繼者不是叫D語言而叫C++)

九十年代以降,還有甚麼人能達icon的層次?

可能有人覺得我是「喜歡陳寶珠而狂踩蕭芳芳」。一來,陳寶珠和蕭芳芳,我會比較欣賞蕭芳芳。他的美態到現在也有如柯德利夏萍,而且她也很有涵養。再者,亂世之下有誰真的值得去崇拜?

機械電腦年代,海旁那一雙雙男女呆立得有點像工業國家工廠的機械生產線,生產著一些奇怪的產品。

處於生命這鋼線上的一個十字路口,一個可怖的關口。沒有安全網之下,每天在這條生命鋼線上疾走,一不小心,用腳不當就會掉下來。在這一刻,明白為何機械人比血肉之驅更好。最少,走鋼線掉下來的人會腦漿血漿屎尿齊流,機械人掉下來的話,一是拿去修理,二是用完即棄。連清洗血污的清潔工人也可省下。

22:04 - Sunday, Jan. 18, 2004

-----------------------------------------------------------------------------------------

二氯丁烴

http://shiuto.diaryland.com/日記說到香港女兒。希望香港有似樣的香港男兒,勇於承擔。

以不仁的眼光看,其實香港男兒是否具有新聞價值呢?也釩雃h的人也佩做香港男兒,只是他們只和其他碳水化合物,蛋白質和脂肪組合而成的物體一樣,孤寂地同腐。你為這些化合物惋惜嗎?也頃B永佳是;又或者那些救人而失救的警察消防員是;又或者因為養一家4口,供兒子讀大學而在地盤工作過累,由高處如流星般墜下的那個五十五歲患上前列腺癌沒銀醫治的地盤工人是(縱使已經沒有人記得他們的名字),可惜最後他們也是一團敗壞的有機化合物。生前,這些可能被靈魂控制的有機化合物,承擔著的,也是其他人的福祉,無私的,也不希望其他人提起的。他們只在暗角為別人祝禱,當別人提起他們的名字,他們也搖搖頭,否認自己的民Z。

我不想有如報紙那些不知所謂的專欄,向公眾解譯男女之別。又或者拉上那些無謂的愛情原素,有那麼煽情就那麼煽情。

fuck...

總之,男性不佩有這種美麗英氣文藝化的「香港男兒」名字。有的,只是默默而腐的有機化合物。他們的名字甚至比甲苯,二氯丁烴或者威而剛等等的有機化合物更難聽。

08:08 - Friday, Jan. 16, 2004

-----------------------------------------------------------------------------------------

無謂再仰壓心底愛

零四一開始,工作用的removable harddisk死了兩三次。實驗數據部份失去,也包括一些偷懶時打到一半的日記。

當中有有關零三年的遺憾的、零四年的發展、決定用零四年讀完三國演義、以及零五年的種種幻想。

可是,那些不可信的記憶體,以及自稱牢不可破的鐵窗系統,聯繫著是一個人的記憶。腦海中的印記,記存在這些系統的風箏,軟硬件給我的的信任就有如聯繫風箏的那條幼線。風一大,一吹,線斷了,記憶也隨風飄走了;被暗黑空間的魔獸吞噬殆盡了。

記憶是人生唯一最沉重的包裹,甜酸皆有。可悲的是人腦記憶那隻風箏,聯繫著你的線路,是一個千絲萬薊熔V帳系統,難以簡獢A也難以舒解。當有一天患上失憶或老人痴呆,纏繞一生的那隻風箏飛走了,才發現這比背負記憶更為可悲。

三國演義啟示錄第一課,不是由馮兩努講,而係由胡適主講。他指三國演義七分真三分假。英雄豪傑似人更像鬼,由其是孔明的「法力」,令人覺得他是一妖怪邪異。

其實三國演義中的兵法心計,現今用者極少。其實有沒有可能有木牛流馬,借東風等等高超科學在公元三百至四百年時發生,我不敢下定論。追查也沒有作用,只有痴痴的在書本堆中浪費時間。不如相信七分真三分假吧。人生何必過份認真。

人為了保護自己總會說謊,儘管理論上要信足十成。可是,這樣做只會在心坎中留多三四條被略籊姘L而割下的傷痕。信七成,似乎已經是對人言的信任度的最大上限,有如打機械人大戰,命中率七十巴仙,明知有機會不中。總好過一百巴仙時,你的攻擊不中,你會懷疑電腦作怪,或者自己撞邪。

文人多大話,你也可視以上的文字為大話,你信七成,我已經相當欣慰。

零三年一切難產,欠下巨額債項,本要零六年才能完整歸還。最後決定不將問題拖延,取為在零四年之內全數還清所有債項。希望早一年於零五年是甘霖之年。將零一年之後的兩三年視為人生的黑暗年代。

在零五年未到之前,本網仍會以悲哀的黑色作為主色。

一子錯,遺憾兩年。回頭,畢竟太難。零四年是曙光初露,還是窮途末路,妳會知道嗎?

另一半於去年決定停學,現在終於找到工作做。是在我同一醫院工作。

20:01 - Tuesday, Jan. 13, 2004

-----------------------------------------------------------------------------------------

previous - next

latest entry

about me

archives

notes

DiaryLand

contact

random entry

other diaries:

tiney
eddietys
nikitac
rosery
gabefung
heloise
tangmanman
komeko
cons
albertmctam
ryanhui
isle
sarahsze
ttho
shiuto
oiwa
florat
arianaj
gcgo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