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insawriot's Diaryland Diary

-----------------------------------------------------------------------------------------

24 hours?

日間是一個reseach assistant,最近有一個十分之大的發現,是我自己發現的。Supervisor說可以寫成論文,可惜我不是醫生,就算是我的發現,我也只能成為那份論文的co investigator but not chief investigator!總之是一個十分有趣的現像,可能是一個能夠改變家長對待兒童發病的超大(self-claimed)科學發現。

為了保住飯碗,此發現的內容我不便公開。

黑夜,我是仍是一個research assistant,但不再是clinical research,是design的research,可以說得上是24 hours research people。designer因為宿命問題,不是返九五的動物,而係長期缺睡的晚行性動物。我知道了原來這是宿命。

我又再請假,原因是好鬼死累。原因:也都是因為做research。

休息工作再工作。

09:59 - Monday, Sept. 22, 2003

-----------------------------------------------------------------------------------------

/

經過兩口子商量,決定以緩慢速度搬回元朗居住,環境問題次要,最緊要是實在受不了旺角那個地方的人事問題。將物件慢慢一次搬一點點那樣搬回元朗的房間。昨晚終於回家和家人吃飯,久久沒有吃過媽媽煮的新鮮菜餚,六個菜,一個湯。對於吃了個多月七十一微波嚏麵包的饑民來說,實在有如天賜的甘霖。在寧靜、沒有人管束、有得好睡的舒服雙人床,感覺就有如監犯出冊般興奮。就算要更早起上班上學,也要支付比較昂貴的交通費。但有覺好睡有飯好吃,卻十分值得。

開始覺得黑暗低沉的日子已經漸露曙光,希望一切可以重上軌道,一個一個地解決惱人的問題。

工作上,兩份研究工作已經接近「埋尾」階段,算是我工作三個月以來首批academic output。(我也是首次覺得自己好有工作效率,三個月有兩款不同的研究完成。其他RA可能受雇一年也只需做一款的研究,而且未必能夠完成。)可惜的是,研究易做,但paperwork卻十分惱人。例如要交道德審查要填寫一份十頁紙的表格,呈交到醫學期刊又要論文合乎某種規格。我相信,我搞這些paperwork的時間,會比我用在研究方面更加多。

當你身邊的人讀設計,你都要有點點設計的認識。投其所好?非也。根據我的理解,假如兩個人太過相似,反而更加有機會發生衝突。例如同樣是玩Mac、玩Linux又或者跳Para Para舞的人,兩隊人可能因為太過相似(如爭地盤),而有不同的黨派衝突。有兩個人如果性格太相近,相處久了,我也覺得易於發生衝突。反之,如果兩個人本身是天壤之別,反而可能互補不足。

故此,我也只要求自己有「點點」設計認識便成了,太多的話,更有可能因為討論某些東西而大發雷霆。要享受一下無知的快樂,最緊要是自知自己的位置,自己的強項弱點,互有攻守。就有如足球球賽,利物蒲對曼聯可能互交白卷。反而你找曼聯對芝加哥公牛打足球,曼聯一定勁數。但曼聯對公牛打藍球,公牛又會勁數曼聯那樣。

06:50 - Friday, Sept. 19, 2003

-----------------------------------------------------------------------------------------

實在沒法擔起這一種愛


無聲的抗議

21:28 - Sunday, Sept. 14, 2003

-----------------------------------------------------------------------------------------

previous - next

latest entry

about me

archives

notes

DiaryLand

contact

random entry

other diaries:

tiney
eddietys
nikitac
rosery
gabefung
heloise
tangmanman
komeko
cons
albertmctam
ryanhui
isle
sarahsze
ttho
shiuto
oiwa
florat
arianaj
gcgo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