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insawriot's Diaryland Diary

-----------------------------------------------------------------------------------------

在這夜我又再度飄泊

看過多篇中秋日記,多數都沒有快樂的情景。

獨處、沉思和哭泣已經取代賞月玩燈籠等等活動。

本來想中秋晚和眾盟友不醉無歸,最後卻一點酒都沒有飲。

以僅有的八十元存款辦了一次烤肉會,連蜜糖和炭精也沒有錢買,猶幸Al Beer仍說今年中秋的經驗是Two Thumbs Up,也算安慰。

在活動前早了回家,卻不能和家人吃飯,自己一個人吃家人留給我的齋菜,也吃得滋味。不知誰人向老人家說我在市區每天吃七十一微波爐嚏A令老人家痛心得落瓷C母親和叔叔也說,路是他選的,要讓他去捱一下。父親向老人家說,我的約還有半年,快完結的了。

此刻,我只好忍著略禲A向老人家說,我仍安好。令體弱多病的老人家為我擔心,是多麼的不對。

飯後有一個賞月活動,卻只有我和哥哥二人有興趣,本來沒有兩句的兄弟,也一起點了兩個燈籠,坐下吃了兩個水果,談談近況。

今早看了很久前買下的一比九九短片光碟,在Behind the scene張婉婷導演說,「我的飛行家族」這套短片,重新表現上一代小朋友的純樸素質、專敬孝悌。長輩叫幫手穿膠花,好好讀書,小朋友都會幫手幫忙。不禁令我想起我自己的以前,家貧,媽媽會接一些洋娃娃或者包糖果等等小活來賺點生活費,我們五兄弟姊妹都會幫手製作,一邊看電視的漢城奧運,五個人各有各的崗位,你梳娃娃頭髮,我將娃娃手裝在娃娃身。一家人十分融洽,做得累了,寒冷天之下一家又會用炭爐打邊爐。我們又會自動自覺的努力讀書,父母不用在這方面操心。

現在的小朋友嗎?會這樣嗎?每天上班,坐在後面的秘書小姐,只在電話和另一個空閒沒事作的員工在談升學的策略,又或者一個又一個的電話叫家中的小朋友讀書寫字彈琴。個人主義過於氾濫,小朋友吃不了苦,時常埋怨這埋怨那,易發脾氣。覺得家人欠了他們這個Playstation或者數碼暴龍,又對父母時常多多責罵。

可能我不屬於這個年代。今年中秋的經驗,令我想再重拾自己小朋友時的素質,將家庭當是一個集體來看。家人誰都沒有欠我,只有我欠了家人很多。保持健康,故當晚不太想飲酒。

勞心的東西仍然在心中不散,原因是沒有得到別人給的機會。昨晚和Kelly a.k.a. Nikitac談老婆的小弟dogming,他的背景和我們多人都很相似,我們都想壞,只是我們壞不起。幸好dogming他壞過,現在回頭是岸。年輕人,有回頭是岸的機會多好。我們不再年輕,又沒有人給我們機會。

我覺得現在可能是人生中最黑暗的年代:債務問題、人工低下、沒專嚴、沒自專又沒有飽飯食,希望有逃出黑暗時代的機會,但只見自己前路愈來愈黑暗,未見到巷尾的曙光,只覺得每天在白活。

故有機會回頭的人,請好好珍惜機會。

16:07 - Saturday, Sept. 13, 2003

-----------------------------------------------------------------------------------------

你的痴情 請勿繼續

23:11 - Friday, Sept. 12, 2003

-----------------------------------------------------------------------------------------

請你收起一切相信這晚是結局

一早放工,看看時鐘,時間是兩點九,可惜我蝕了一個午飯時間,因為午飯時間要修理電腦。午飯是一個人的杯麵,有點不太習慣。

Supervisor去了開會,我用的電腦又借出了,於是Supervisor叫我可以早點走。

老婆今天上全日的課,一個人放工,又不知做甚麼好。平常放工,老婆會在家中等我。最後決定不太早走,扮未收工,在醫院圖書館看看書打日記打發時間。

中秋佳節,實在令我有太多聯想,太多感覺。

想起應否搬回元朗居住,想起令人擔心的債務,想起自己的前途問題(話咁快,原來合約只剩下半年,假如半年後失業,誰人供老婆讀書?那些債務又如何處理?),想起自己原來有點屈屈不得志,也想起身邊的人和自己的關係。

今天做研究,到病房為小朋友探熱。有一個家長問我剛剛有護士替小朋友用耳溫計探熱,為何又要用另一個探熱器探熱。我答做研究,家長有點怒不可遏,可能是怕那個探熱器對小朋友有害,除了用粗口小狗我之外,也說了一句:「你好彩,你響度做。你唔好撚做人老豆。」我只是答了一句「做研究」,卻被人這樣的問侯。

果然,正如護士姐姐說,做我這個Position,專做Dirty Jobs。

今天見到新入職的一班理工大學護士實習生。未畢業的大學生,而且畢業後可穩賺萬七,真是笑容滿面。看著她們,恍惚想起以前的自己那種飽食無憂米的早期大學年代。

希望心中的屈結,可在一綸新月之下,和月下的千杯酒,一一掃走。

14:53 - Thursday, Sept. 11, 2003

-----------------------------------------------------------------------------------------

聽說太理想的戀愛 總不可接觸

朋友,數數手指,還有多少個?

敵人卻愈來愈多。自問對人不錯,自己也算吃得虧的人。可惜,有時因為陣線問題,卻要視某些人為敵人。

因為這個問題,我竟看了之前大力批評的張小嫻(suck ][)的一篇散文「朋友比不上敵人」,我也覺得自己在自打嘴巴。

發現原來原諒可憐是對待敵人才會用,因為要表現出有風度和氣量。

阿寶和馬沙算是敵人,可是阿寶仍是駕駛Nu Gundam將馬沙的Sazabi駕駛倉壓到高熱的阿古哲斯,置其於死地。

那麼其實阿寶和馬沙,是朋友還是敵人?為何阿寶卻沒有表現出原諒和可憐的氣量?

自問自己無資格做阿寶這種大英雄,馬沙也太有型了。如果要在機動戰士這套動畫找一個角色,我想我算是一個自護軍的小卒,駕駛著一部渣古。

這個小卒本身可能不是太反對其敵人,可能只因為薪水而要將敵軍視為敵人。

美軍當中是否人人都憎恨伊拉克政府?我也不覺得。

12:39 - Monday, Sept. 08, 2003

-----------------------------------------------------------------------------------------

One way ANOVA

Kraftwerk, Deep Purple和Iron Maiden三支經典樂隊都選擇2003作為回歸之年。而且Mo'Wax的勁旅UNKLE也選了2003年推出他們群星亂舞PsyEche Fiction後的大碟。

二零零三是好年嗎?我不覺得。

打開杯子,呷一口熱茶,又再次活過。昨日講到出聲講粗口和心中講粗口的問題。有很多的東西想表達出來,但時常都有口難言。每個人都試過有這樣的經驗,有時因為身份問題,有時生怕別人難以接受你的說話。

學習外國人的工作方式,先不對外說出自己的計劃,慢慢行事,當成果推出後,才公諸於世。可惜的是,我終於明白為何中國人要未做先講。原來電視台爭「頭淡湯」是有根據的。

本來一切已經準備就緒,表格寄上,一些簡單的素材也都搜集了。經過兩人討論後,最後卻要放棄參賽,胎死腹中,為的是兩個字:「情與義」。但我仍堅持要將成品做好,用另一個方法公諸於世。

很怕非勝不可的態度。也終於明白為何抽獎遊戲要有一行小字說明,主辦單位家屬及朋友不得參加。

一直想自己一個人拍片,拍一套動畫或者紀錄片。人是一種難以差度的動物,也因此我憎恨有劇情的短片,因為涉及人力資源調配的問題,而我又不是一個好的領導者。紀錄片是我最想拍的類型,可是仍未找到公眾關注而又被忽略的題材。每個人都覺得自己的生命曲折離奇,很值得拍一套紀錄片。我時常都有這麼的想法,除了拍紀錄片,有時甚至覺得自己的生命值得改寫成小說、漫畫以至舞台劇。自己也曾經這樣做,可惜每次都會半途而廢。因為由初發起到中間,會發現自己的一生都根本是庸庸碌碌,對世界毫無見樹。自以為十分之有市場價值的如感情重傷、傷手傷腳或者轉校離校等等,原來別人都有大量這種經驗供應。要更為曲折離奇,比比皆是,甚至覺得:「你果d唔多夠喉!」

You're just nothing!

這是宿命,故想找別人的生命來當紀錄片主角。剛剛看過LMF的紀錄片「大你」,是之前買下來的十蚊雞電影。粗口、抽煙和吸毒片段比比皆是,故我也只好找一個旺角的屋沒有人的時間才一個人細看。因為屋主假惺惺得連接吻片段也不讓兒女觀看。其實LMF的成員,生命也十分地普通,可惜沒有人想到為他們拍一套片。而他們也成為了香港第一套Rockumentary的主角。香港也真算可悲,非主流搖滾樂團在香港最少有三十年歷史,到今天才出產第一套Rockumentary,反而外國一年就有n套推出了。看完,也有很多的東西值得反思。也有點想看去年得獎的獨立紀錄片「平安米」,以及至今仍然未看的Revolution os。可惜至今都沒有機會(平安米之前在藝術中心上映,沒有錢去看。至今未出VCD。Revolution os是有關GNU/LINUX的紀錄片,可惜dvd要在外國訂,太貴,沒錢。)。生命太短,以紀錄片去活過別人的生命,是多麼的有趣。可惜,紀錄片永遠是小眾的題材,公眾始終喜歡帶有劇情的短片。

米高摩亞的美國痴gun檔案是我今年唯一在影院看過的紀錄片,電視的如星期N檔案和鏗鏘集也是這一類型。「大學生掃街」、「明仔住板間房」以及「村校」都仍然十分紀憶猶新。故這兩個節目也是我除了新聞報告之外,會去看的電視節目,可惜最近也都少看了。

11:13 - Saturday, Sept. 06, 2003

-----------------------------------------------------------------------------------------

Mann-Whitney U Test

於SHIUTO之日記看到有關醫管局的僱用政策之失敗,也有在他/她的留言版中留下了作為醫護科研界的大臨記的感受。

在電視見到李歐梵,講到他和妻子的其中一本作品。內容是兩個人由認識到結婚,妻子患上精神病(抑鬱症),為夫的如何處理。在這裡提起李歐梵,恍惚這裡是isle的日記那樣。

老婆看到那個故事,也懷疑自己患上抑鬱症,因為部份情節太似我和她的生活片段。每個人都有一個心靈的故鄉,李氏的妻子由美國波士頓回到香港,抑鬱症就消失了。我個人覺得同樣得精神病的凱迪(飄零燕主角),由法蘭克福回到瑞士,神秘的精神低落就失去了。(可是日後他卻掛念法蘭克福。)到底老婆的心靈故鄉是在那裡呢?旺角,元朗還是日本的樹海?

香港每五個人有一個有精神病,老婆是否患有抑鬱症我不能下定論,始終這些是精神病學的範疇。電視節目以劇作的方式將李氏兩人的作品的精華表達出來,令我有點想找來他的作品來讀。永遠我也是喜歡精華以外的東西。

兩個人將自己的故事,可以寫仍作成書。原因是抑鬱症這個病實在太「文學」了,太浪漫了。

深切治療部每個病人的故事也都可以十分曲折離奇,感動世人。可惜沒有市場,Down's Syndrome, SMA Type II或者交通意外嚴重創傷的病人故事只適合在醫事報告或者醫學期刊中出現。平常人的故事嗎?除了在這個網上世界浪費點點伺服器硬碟空間之外,也沒有可能在只有黑和白的紙上世界出現。

我有時都想問,我自己的精神故鄉在那裡?可是這樣浪漫的問題,不值得我這些為生產兩口飯而生存下去的人去問。可能我已經迷失了,連自己的故鄉也都迷失了。今天十分地累,肉體上很累,手軟腳軟,可是在足夠睡眠和咖啡因影響下,精神很好,繼續為口飯工作下去。這種生理狀態更加令人覺得不知所措。昨晚老婆也很少有地早睡,加上幸福傷風素中過多的趨睡化學品,我可以重拾健康的習慣:早睡早起。

昨晚病中的晚飯是八元一個的燒味飯盒,加兩元奉送了一罐印有不明地方文字的可樂。假如foam的飯盒和膠袋值總五角,白飯值一元,燒味值三元,不明地方文字的水貨可樂值一元半。那麼不計人力成本,每賣出一個飯盒,燒味檔可賺四元。再除去五角作為電費等等成本,可賺三元半。燒味檔有人員四名,每人每賣出一個飯盒可賺八角七分。我的工資除去還債數目,每月可食二百七十個這樣的飯盒。分開兩個人每天兩嚏A即可捱陸拾柒點伍天。假如每月兩個人每月只吃一百二十個飯盒,那麼每月更有壹仟伍百元作為雜用交學費,沒有錢作saving。

香港地永遠不會餓死人。十元一個飯盒連汽水,多油多糖多鹽高醣,有肉有菜,足夠提供每天二千卡路里,還想怎樣?標榜「低卡」的食物,只合那些將瘦定義為「瘦減十磅」的中產女仕食用。十一元兩個大麵包,也夠兩個人食四日。節流不是好辦法,最緊要的是開源。但我在想如何開源呢?

我想簡瘜o種結構性貧窮,或者結構性長期糧尾(長崎良美)。

日日講一些浪漫的東西,最後都成了這樣沒趣的數字遊戲。根本上我就不浪漫,因為浪漫只適合有飽食的人。

比起以前的日記,現在的日記很沒趣。但我做工前的日記和做工後的日記的分別,也是一種紀錄。給快將大學畢業的人(如DIARYLAND MEETUP新加入的兩位成員),又或者正在讀中學又不想讀書,常常想出來做工的人借借鏡。讀書一點都不辛苦,由其有人供讀書,請大家好好珍惜。我一直也這樣想。讀了廿年書,我也找不到一方塊的回憶,如現在那般艱難,會考如事,高考如事。出來做事,每天憂茶憂米,比起讀書,更見痛苦。

病房來了一個十八歲的女病人,入院原因是昨晚在Disco服食過量的Ketamine,也即k仔。卻竟然入住兒科病房。護士叫我不要接觸她,因為她的精神不穩定,只會自找煩惱。聽說她曾經襲擊醫生護士甚至病人。職責所在仍要為她探熱。冒著生命危險前住為她探熱,卻被她屌鳩我老味,作狀想打我,又話自己好撚慘。

對付這些古惑,只要扮作不怕他,瞼X一副隨便打的樣子。他知道自己嚇不倒人,就會自己摺撚埋,這是我在Band Five學校混多年的經驗,因為這些古惑根本怕打人,得把口。護士醫生出身於高尚環境,Band one學校,對於這些地下世界的法則,卻不知道。瞼X一副你怕他的樣子,只會被這些欺善怕惡的古惑恰鳩你。也因此,我堅決要為這個人探熱。有時有些東西真的不能不屌。這些病人,無論入院原因,到他對待救他一命的醫護人員的態度,真值得屌鳩呇悃。屌,卻在心裡屌,屌不出聲,因為身份所限。也令我想起那個病人口中的「慘」字,我屌要在心裡屌,你飽食終日,你屌卻大大聲屌我,借問邊個慘一點?

成日話我自己慘,我也好值得比大家屌。出聲或者在心中,也隨便。

12:27 - Friday, Sept. 05, 2003

-----------------------------------------------------------------------------------------

hhxrbvmncyysdfxter5t8thf

我真的奉行了我前昨日講的懶虫宣言:「不想上班的,根本不要颱風也可!」

今日放了個sick leave,你問我是否很病,我覺得我的精神是能夠上班。作為奴隸,要搾取最少的精神,去生產最多的產品。心情其實不好,但係又不是名人名星型人球手,講心情那到我這些奴隸講。不想扮那些主流樂壇的歌手那樣,說我沒心情上班。我想講一句,我係因為懶,扮重病,不上班。

昨晚已經很不舒服,再加上昨晚meetup後發生的小風波,今早起床七點醒來,睡過;八點再醒,再睡過;九點,頂不順,打電話告假。

想給自己一口氣,回一口氣。

有時假想自己正在做我supervisor的角色,我給你月薪,你好好的給我做事,不要給氣我受,不要令我為你做額外的工作,我只想要你的成果。

假如我作為Supervisor的角色,給下屬利益,為何仍要受下屬閒氣?

有時會這樣去想,覺得自己好不孝。Taken for grant from my parents,我沒有給過他們甚麼,更要受我的閒氣。

又有時這樣想,如果人人都做願奴隸,這個世界會和平得多。

屌,我都唔撚知我自己寫緊乜撚野。

終於有點時間,可以看看書。月薪五千七,三千還債,用了一天工資,也即百幾蚊買了三本書,覺得自己好浪費金錢,如果不用心看,就更加浪費,可惜一直沒有心神時間去看。也可以有點時間睡覺。

這些空閒時間,是有錢都買不到。幸好,我己經受雇三個月,可以有十日有薪假期。

16:44 - Thursday, Sept. 04, 2003

-----------------------------------------------------------------------------------------

你老味!

由於天文台可能會於清晨下波,我想明天又會有家長,學生,上班族臭罵天文台,電台充滿不同路的忿怒意見。由於八號訊號罵不回來,也只好罵「天文台安排混亂」。

其實,要不上學,要不上班,根本不須颱風也可。不想上班上學的,明天就不上班吧!沒有人能夠阻你。

就算停課的安排幾好,仍然有人罵。假如沒有預警,即掛即停課,風雨之下回家,到時又如何?

做科學的人永遠被人罵(感同身受)。反而做些神神鬼鬼,替人捉鬼問米,誦經拜神,反而更多人欣賞。 有時真係不想在這裡X人,但可能因為缺睡,好燥,都係要X。

今早我期望掛八號下班,我都要X自己一次。X我自己,咁懶。

X=屌,不是不想打,只是不想打幾次。

00:04 - Wednesday, Sept. 03, 2003

-----------------------------------------------------------------------------------------

lasjkfgjdaggb

十分疲倦。

數天來都沒有好睡,四天或者是五天我已經記不起。我想這五六天總睡眠時間有十小時吧。對比起那些出了名有型的職業,如設計師或者程式編寫員;又或者做末狾茪ㄞ鉒v的設計學生、資訊科技學生,我這些缺睡紀錄,可以說得上是小兒科。(而我也真的在小兒科工作。)這些有型的人仕,就算說出自己早上五時才睡,又要八時起床,都十分有型。但畢竟,我也只是一個傳統中國農村農民,要型型不起,只想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這些兒科級數的缺睡紀錄,已經叫我想在辦公室中昏迷不醒。但為了口中那口飯,月尾銀行戶口增加的那點點數額,我決不能睡覺,仍要努力工作。哎!我的想法真的多麼的農村,是一個「村公」。幸好我不是女人,如果會被叫「村婦」(解釋:沒有見識又或者沒有讀過書的意思),多麼性別歧視的一個字眼。

而我其實真的在農村長大。很久沒有看電視,昨天看電視節目談到很多村校面對縮班的問題,有些甚至要倒閉。校長和老師要找學生入讀小學,老師面臨倒閉哭不成聲,學生力指教署決定錯誤。甚至有村校學生指,俾面校長,將頭髮由金金黃黃轉回黑色。

好一句俾面校長。和校長有這麼直接的接觸,其實就只有村校才能做到。城市中一千幾百人的學校嗎?有些學生甚至連校長是誰都不知道。

我也由村校出身。小學時,每天見到校長多次,甚至有私交,如我姐的中醫師,也是由這位校長介紹。到了中學,升到Band 5學校,每週都會見到校長三四次。到了大學,三年來見過一次真人,反而在電視見得更多。

農村人仕和市區人仕最大分別,也就是對颱風的看法。

之前也寫過類似的東西,不贅。在yahoo看到一些學生不想上學而希望颱風留守的言論,是多麼的不舒服。

但,今早快要睡著時,我都在想快點掛八號,那就可以回家睡覺。

說到尾,我也是一個世上最大的偽君子。

23:09 - Tuesday, Sept. 02, 2003

-----------------------------------------------------------------------------------------

呢d野,我係唔會試架

年齡:四歲

某天畫畫,畫的是一片餅乾,畫得不美麗之餘,上面寫的Biscuit串錯了字。

由於我是照抄英文書的圖像,那末這也算是一種教學圖像。

哥哥看見,說了一句:「呢d野邊係人睇架!」

我當時沒有怎說話,忍。

年齡:十幾歲

有一天有一個飲醉酒的人深夜走過我家,我家的狗吠了,我即時出外將狗拉著。那個醉酒佬罵我:「走過都吠,呢d狗邊係人養架!」

我今次忍不到,因為知道此句話暗藏的意思是,話我家的人不是人,我出去和他理論,最後被打了一身,要媽媽出來和解事件。可惜,媽媽仍是話錯的是我。

年齡:都是十幾歲

作為噪音音樂人的我,受一位音樂人朋友邀請替其作品混音,放了上網讓人試聽。後期有人在新聞組說:「為何要將這樣的好作品給這個人做Remix,他的音樂邊係比人聽架!」這句說話又暗藏了聽我的音樂的不是人的意思。我和這些人對質,失敗。對網上音樂失去熱情,某次因為手緊,將手頭的電子樂器全賣了。

我對這句話十分地敏感,而且很反感。昨天,又因為這樣一句套語,又因為這一種執著,發生了大件事。希望能夠瞼郁a。

這幾天沒有一天好睡,又到糧尾,飲cofffee當早尷瑪都用光了。於是常常在工作間睡覺,有一次更被Supervisor看見。

打工仔,「口」永遠要放在「心」之前,忘記傷痛,回歸現實吧。

12:28 - Friday, Aug. 29, 2003

-----------------------------------------------------------------------------------------

xzm,cn

給老婆一個在開學前的藝術習作,叫她拿著相機,在街上找不同的東西拍照。不用技術,不用構圖,總之找出街道上有特色東西,拍下來,重新欣賞一下。

回到家中將不同的相片分類,也野i以作為日後藝術創作的素材。

很多東西年紀小的時候懂得,人大了就因為不同原因而忘記得一乾二淨。可能因為太過自負了吧。

在文化中心的展覽版看到很多小兒畫的美術作品,其實以前都覺得兒童畫有一種神秘的美態在其中。我討厭用「可愛」來形容兒童畫,因為大多數都根本不可愛。那些可愛的兒童畫多數是出自成年人的手筆(如小丸子、帶銀公主那些)。我最愛那些沒有太多技法,有如大花臉的兒童繒畫方式。想畫就畫,沒有太多顧慮。現在於兒科病房工作,更見這些兒童畫的作用。有不少兒童病者都以畫畫作為解脫,畫好的畫有時又會貼在病床附近,有時是沒有意義的線條,有時是一些面孔、機器人或者美少女。我曾在兒童深切治療部見過一個病重的智障病人在昏迷前畫好一幅人像圖畫貼在床邊,當然,不算畫得精美,但都知道畫中人是一個護士。一張這樣的畫,加上一個長期有大堆機械圍著的昏迷智障病人,單單是這個畫面,也令我想出很多個故事。可能是有關那個病人的,又或者畫中的那個護士姐姐。

人大了,自己對美學的標準可漸漸僵化。現在欣賞原始的東西,反而覺得美麗。但你叫我畫一幅兒童畫嗎?對不起,我不行。拿起畫筆想亂畫一通,腦子裡會想起某人說這樣畫不美,那樣又會破壞構圖。這些美學標準已經是成為了反射神經的一部份,也因此,我沒可能畫一畫兒童畫。

欣賞原始,欣賞原始之美術方法或表達方式,來源於實驗性的藝術。

我也覺得今天我的日記很實驗,因為根本不是我自己本來的書寫風格,有點「扮晒野」和「扮高檔」。賤民扮高檔,扮藝術家,可能是本世紀最不要臉的人用自身表達的最好笑的笑話。

08:53 - Thursday, Aug. 28, 2003

-----------------------------------------------------------------------------------------

無必偏偏玩謝麥高維治

昨晚看了Adaptation。本來也想買Bowling for columbine的vcd,但之前已經看過,而且我覺得這套電影很有潛質成為十蚊雞電影,於是決定改買了Frida。

將話題轉回Adaptation,中文名叫「何必偏偏玩謝我」。又是「玩謝」,雖然這一套電影同樣是「玩謝麥高維治」的原班人馬,也不用故意加上「玩謝」兩字吧。就像Pixar的電影,不是叫「乜乜奇兵」就是叫「乜乜特工隊」,新的那一套Incredible也將會叫做「乜乜特工隊」呢。

論「玩野」程度,Adaptation比玩謝麥高維治有過之而無不及。例如那個教寫劇本的人,比較起主角的「清高」劇本,教的根本是一些爛劇本。可是,Adaptation開頭就是一個清高劇本,悶到仆街;到後面卻變爛劇本般的結尾,我們反而覺得是高潮位。一來「串了一串」我們這些扮清高的觀眾,二是作為劇作家,最終都是要寫這樣子的爛劇本。另一個有趣的東西是,根本整個故事,是在否定普通電影裡面一切浪漫虛幻的情節。如某人熱愛某東西,原來因為吸毒;一個高貴的記者愛上一個傻瓜,原來都係因為吸毒;找尋一些看似對人生很重要的收藏品,也都是因為吸毒。總之我覺得劇作者似乎想用「吸毒」作為比喻,指出這些電影時常出現的情節,是既虛假,又不實際。

最終故事都帶出一個重要命題:太多原則反而害死自己。

01:18 - Wednesday, Aug. 27, 2003

-----------------------------------------------------------------------------------------

!!!

iPod傳來的九十年代初期「軍廚」和重金屬搖滾樂,加上不停的靚香片茶補給,是最近避免在辦公室或病房中昏死的最新方法,總比不停吸收高劑量咖啡因好。看到每天使用的潔白水杯也充滿了咖啡漬,我不能想像如果一直飲咖啡下去,牙齒的顏色會變成怎樣。

搖滾樂快將取代一切的電子音樂成為小小白播放最多的歌曲。最近唯一聽的電子音樂,是Enigma的舊唱片和Prodigy。其實有點期待The Chemical Brothers快將推出的新曲加精選唱片。原因之一是我根本未有齊他們的唱片和Single。

近日聽得最多的是Nirvana,就像回到九十年代初期西雅圖爆發Grunge風潮的美好時光。當時香港四大天皇剛剛開始唱歌;葉倩文是當時最受歡迎女歌手;Twins又或者Cookies的成員應該正在讀小學,科學堂應該正在教完全變態的小虫的生長情況,又或者美術堂因為吹畫而吹到頭暈。

Kurt Cobain發現死亡當日,我正是一個初中學生,白白痴痴,低低能能。

現在重聽Nirvana五張官方專輯(我沒有Live Collection的那一張),發現Nevermind真的很Pop,很不合胃口。但正正因為這張頗為Pop的唱片,我們現在才可以在電視都聽到重型搖滾樂(香港除外)。

如果要為五張唱片排序,我甚至覺得,Nevermind的可聽性,比Incesticide更低。

沒有經過精密商業計算的東西,有時會有令人有出人意表的表現。

我時常都買一些「十蚊雞電影」,也即時十元八塊一張的正版電影VCD。時常買,是因為平過盜版。就有如去到某間日式十蚊店,本來只想買一個膠盒又或者一件文具,但最終卻會買了一大堆玩具呀,手袋呀,公仔那樣。十蚊雞電影也可解讀為「十蚊」「雞電影」。可見賣十元一張VCD電影的質素,也因此,通常買一大堆回家,只有少數會好好欣賞,其他通常都用來阻地方。

這幾天晚上因為接近糧尾而留在家中消化這些十蚊雞電影。當然,當中也有好戲,如墮落花和挑戰者系列等等。其中一套令人出人意表地好戲,可算是「一蚊雞保鏣」。

isle似乎十分欣賞黃子華,我也找來他的電影來看。這套電影無論節奏和題材也談不上是一套好電影,很電視劇。部份的笑位更加有點過時(如包二奶和色魔等等)。但這套電影的Tone很有趣,而且對港人不同的陰暗面作出挖苦,也令人再三反思。如兩個盲目崇拜日本文化的人物、過度地受煽情文化影響的人物以及黃子華本身時常想「走精面」賺大錢的角色。他想出了一大堆可以月入八萬五的計劃,但沒有一個成央C除了那個真真正正要受皮肉之苦的計劃之外。

15:56 - Friday, Aug. 22, 2003

-----------------------------------------------------------------------------------------

previous - next

latest entry

about me

archives

notes

DiaryLand

contact

random entry

other diaries:

tiney
eddietys
nikitac
rosery
gabefung
heloise
tangmanman
komeko
cons
albertmctam
ryanhui
isle
sarahsze
ttho
shiuto
oiwa
florat
arianaj
gcgo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