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insawriot's Diaryland Diary

-----------------------------------------------------------------------------------------

Fugitive

終於都寄出那份萬七薪金職位的申請表格,感覺在像以行動支持香港隊,在投注站買港隊對皇馬有入球那樣。皇馬實力始於強橫,就正如如此吸引的薪金,定必有些博士碩士,甚至科研界老手應徵。

為了雅保申請表在死線前到達目的地,今早四時半起程上路回家拿學歷等等文件。由天黑到天亮,由旺角回到大生圍。回去時,良久沒見的兩老仍在夢鄉,我打不想吵醒他們。一聲不響地找出學歷,又一聲不響地趕回市區趕上班。

因為缺乏睡眠和咖啡因,這是第二天的精神散漫。其實老實說,每一天都精神散漫,但竟仍得到Supervisor賞識,指工作效率高。

以前心礎b口之前,故以前不開心會不吃飯,不上學,不工作。現在不成了,口放在心之前,幾不開心,五臟廟都是要拜祭,班仍是要上。終於明白到何謂「手停口停」。

這很明顯是很唯心主義的想法。

今天又想,有那一種職業會因為不吸引而沒有人會拿來作題材拍電影的呢?想到以下:

  • Research Assistant
  • 男護士(女護就有大量!)
  • 病房助理

ps.買了一隻mouse,好像白色的Pro Mouse。

00:48 - Thursday, Aug. 21, 2003

-----------------------------------------------------------------------------------------

三級的夢想

老婆同事以至盟友們力勸我應該去試試去應徵那份萬七人工的Research Assistant,我也抱著買六合彩的心態應徵。成本P否,天知曉。但當然,總比買六合彩易中。我想機會率有如買港隊在皇馬那場波有進球那樣吧。

整天在發夢當薪金三級跳後,生活會比較鬆動,可以清理所有債務,也可以不理會交通費問題而回到舒適的家鄉居住,每天可以見到快一個月沒見的父母,也可以有很多錢奉養兩老,以及給姐姐治療疾病;除了有足夠錢給老婆進修,自己也可於工餘進修。

嘩!多美好。

就有如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初的大學生那樣。畢業出來做經理支幾萬元月薪那樣。

因為整天發夢,整天上班精神散漫,就像忘記了自己仍是一個低收入高技術人員那樣。廿一世紀的大學生畢業生,學謝老四在黑白森林裡的對白:「呢d野,我聽都唔想聽呀!」

今早在病房為病人探熱,其中一間病房住了兩個小朋友。當我正在為其中一個小朋友探熱時,另一位不停地罵母親,為何沒有帶激鬥戰車給他玩,也抱怨醫院的電視太舊,甚至不能轉台。基於身份,就算我覺得這個小朋友好過份,我也沒有出聲(顧客永遠是對的?)。可是探熱當中的另一個小朋友不值罵母親的惡行,竟然破口大罵,說:「嘈夠未呀!乜你咁大個人都唔識自己照顧自己。」

突然間,覺得這個小朋友在罵我。

每天都抱怨自己人工低微,其實問題的徵結在於「自己唔識照顧自己」,量入為出。

每天都抱怨大學畢業後人工低微,其實問題的徵結也在於「自己唔識照顧自己」,之前讀書期間沒有好好比心機讀書。

「哎!呢d野,我聽都唔想聽呀。」

12:52 - Tuesday, Aug. 19, 2003

-----------------------------------------------------------------------------------------

A short tour to my working place

This is my working desktop, just like the rubbish dump!

I mod a useless card holder (a souvenir from the vendor of vaccine) to a iPod rack.

This little damn rack mounted my little poddy very well. Without a iPod raving during working with those boring tasks, I rather smash my head on the floor.

As I said before, I am a blue collar. Some patients recognise me as a doctor, but I am actually a slave.

13:55 - Monday, Aug. 18, 2003

-----------------------------------------------------------------------------------------

Ass face

The same job nature, the same job title, the same employer. The only difference between this job and my job is the monthly rate. Mine is 6K and this one is 17K.

I am not the one deserved to have that many I think. Since I listen to rock music like Nirvana and metallica but not jazz of Nat King Cole, I play video game when I grow up but not read useful books. The main difference is, the facial appearance between a blue collar and a middle class.

Some of my classmate work for their university as a RA and earn 15K or more each month. Yeah! I know, it is mainly due to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e face.

Blaming the face is the usual technique to blame the fuckin' fate.

08:04 - Monday, Aug. 18, 2003

-----------------------------------------------------------------------------------------

老豆咪索茄

美加的大停電,給我很大的震撼。兩個現代國家,因為停電,於是一切都廢棄了。電腦、電視、w32.bluster等等東西完全停歇,留下的只有黑暗和靜寂。

前美國能源部長Bill Richardson說,美國是Superpower with 3rd world grid。(一個只有第三世界水平的供電網的超級大國。)

令我震撼的不是這些影響和Rant。其實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作為「供應者」,必須保持穩定。

昨晚到文化中心外作夜青,與一些到那裡彈結他唱歌的年青人一邊唱歌一邊談話。整晚都沒有怎樣說話,可能因為雨夜,也可能因為我不太認同他們某些觀點。(如對抽煙和「take野」的解釋。Take乜Q野呀!食毒品就食毒品啦!不要忘記Kurt Cobian因為吸毒,自殺多次,最終以雷明登在面上開洞。也因此,子女沒有人養。)

其中一個以廿四之齡為為經理的一個Single Served friend說,要珍惜眼前人,以及要知道自己的角色,自己的定位。

其實這些都是老生常談,只是他悲哀的經驗令他的說法更為有力。

其實我知道自己的定位,到現在這一刻,我的定位,就是一個「供應者」。在書院期間,做攝收者的角色己完了。

保持穩定性是最大的要求,因此我必須保持健康,保持脾氣穩定,供應不絕的的魄力和點子。去生產金錢,生產caring,生產對其他人的啟發。當然,我仍是一個攝收者,我在攝收大家生產給我的知識。

穩定,是最緊要。

要壞,要去蒲,要吸毒,要發脾氣,我也可以。

結果會如何?就有如那些電力廠那樣,一打雷,火警,便停電了!

因為要求穩定,我的生活也有一定的規律性,如昨晚撐到四點幾才回家,今天星期日,在沒有鬧鐘的情況下,我仍是以標準起床時間開始這一天:早上七時。

14:28 - Sunday, Aug. 17, 2003

-----------------------------------------------------------------------------------------

Suck ][

N月沒有買過唱片,再買,竟是Nirvana的In Utero!

N年前,買了Nevermind,借出後不見了。之後的In Utero沒有買,只有一隻MD錄音。

竟在今天再買。

In Utero相信是Nirvana最好的唱片。縱使Nevermind對很多人都影響深遠。

昨天和Kelly a.k.a. Nikitac談及煽情商品的市場價值。

還珠格格是典型的煽情劇,它卻可以拍三輯。

張小嫻的小說是典型的煽情小說,卻可一本賣完再出一本。

容祖兒的歌是典型的煽情歌,一首卡拉OK紅完又一首。

情情塔塔之下,總有這些被虐者。

Kelly指出,煽情,令人代入,以為自己是那慘到無倫的主角,自憐一番。

看看各大Blog最常節錄的歌詞,會是Joey Yung還是Joey Tang?

其實,Be Practical,這麼慘,不如不戀了。

很多人都好慘,但都仍捱下去,如遠方戰火的人民,又或者飯也沒吃飽的災民。可是他們都不會煽動你的情感。論慘,這些人總比張小嫻那些愛情重創更重創吧。

可是,我們Buy她,不buy戰地兒童。

我要一反常態,在自己好慘時引用戰地兒童的新聞,令自己代入;而不是容祖兒的爭氣又或者張小嫻Style的文字。好,今天是:

二十一世紀有六千萬人死於戰爭,另有一千萬兒童身心受創。巴格達一台男子抱著小男隊,在飛彈擊破的房子前大哭。

01:28 - Friday, Aug. 15, 2003

-----------------------------------------------------------------------------------------

遊戲規則

昨晚和Eddie談他要拍片的內容,期間又講做人為了甚麼。做人一係要「搵食」,一係要「型」。

現在想回去,以前的自己都幾嘔心。以前成日覺得自己不靚仔,但有型,有性格。現在再想,自己型個鬼。

一直覺得失眠的人好型,因為要想的東西太多,好感性,想到睡都沒有時間。中學、大學時期時常失眠,時常每天只睡一兩小時。當時以為自己好型,好有性格。

現在呢?一睡在床上已經像懶惰的肥豬般大睡,就算日間已經OD大量Caffeine,晚上仍有如死豬般發出極為大聲的Snoring。

以前常常因為要「有型」而做大量白痴的行為。現在呢?根本沒有心神去做了。

再看以前的日記,和現在的日記,已經是兩個人,完全收晒火。

以前應該對每事有所謂的時候,卻對每事無所謂。現在卻開始有如三四十歲的阿叔般,對很多事都很有所謂。例如玩某些遊戲,我開始對別人設立的遊戲規則十分執著,甚至執迷。於是會去熟讀遊戲的說明書。有時因為遊戲中某動作是否合乎規則而和其他玩家爭執。

又是那個問題,開始想去照別人的遊戲規則辦事;不想再去創造一些自己玩的遊戲,再去創造自己的一套遊戲規則,因為根本沒有必要。

我是綿羊,又或者豬。

12:02 - Wednesday, Aug. 13, 2003

-----------------------------------------------------------------------------------------

羊必聽命

其實我個人幾膚淺,我不太相信人與人之間的平等,由其是這一兩年。再者,我開始相信決定論。一切都有個X(我不知道是甚麼,可能是神或者基因),「整定」了我們的一生。就有如The Matrix那種,你沒有權去選擇,只是有選擇的錯覺。

甚至開始有點偏激的取向,例如開始相信人是有分級數。我是否有如納粹黨那樣以為自己為最高級?我又不覺得,應是最低下品質那一種。

曾經有一期由唯物的取向轉向唯心,今天又回到信奉十分極端的唯物主義。

我偏向相信,如果一個想法,我可以由相信轉為不相信,再轉為相信的話,我會假設它為真理。信度(Confidence Interval)為95%。

我開始假定唯物主義為真理,開始去完全否定神鬼(故此七月十四聽鬼古節目我竟然在笑),否定心。甚至開始覺得人根本是一件產品,絕對有可能有品質不佳的人出產。只是「心」這個東西令我們假定人人平等的謊話。

指出老闆不公平的,永遠是受壓迫的小員工;反對女權主義的,永遠是被女人使喚的小男人。你永遠不會見到楊受成說自己太有錢,權力過大,很不公平,要和弱勢社群分享權力。根本,指出一件事為不公平,根本上就是一個弱者的行為。

作為弱者,可行的路有二:一是訓練自己的吃苦能力,二是繼續吃苦。

誰人生出來開心,誰人生出來受苦,整定架啦!人善天不欺,簡單一個道理,怎麼不看透。

Eddie等等又會話我,你係男人,有對雞蛋架,你大啦,唔係細路,咪成日都係咁響度怨啦!

我無怨。

我都不知幾想去玩,將一切屈結一掃而空。我很榮幸的一班定期出來談天的diaryland盟友,但我很想有另一班可以定期和我玩桌面遊戲的朋友。那就可以掃走一切。我個人幾膚淺,玩兩玩就甚麼都忘記了!可惜,香港就似沒有這些人。想識,也無門路。不像外國有同好會。我不想自己搞一個,因為根據經驗,我係多多聲氣,但我不是領導的材料。很想加入別人搞的團體,也釦琱騆適合成為小成員。很多人都覺得,當一種同好會成立了,自己一定搞得比別人好。於是自行分裂出另一團體。也釦痟N是這些領導人財所應要羅致的理想小綿羊角色。

08:33 - Wednesday, Aug. 13, 2003

-----------------------------------------------------------------------------------------

事前孔明

5 femmes

做份工,學了一個重要的concept,叫做Evidence Base

我們講的論據,可以分開四個層次。

Level 4:專家意見,不用論據

如「沙士沒有在社區爆發。」

Level 3:沒有分折的個案報告

如你知道某ICQ朋友讀完副學士無出路,你以此作為論據,指出讀副學士無前途。

Level 2:系統性分析相關個案的結論

如多個個案指出服食太多Aspirin,同時會引致Reye's Syndrome,故兩者可能有關。

Level 1:實際分析、數理分析、測驗

例如要實際知道針灸的成效,我們有必要設定一個實驗,如將病人分組,一組接受針灸,另一組食藥,再比較成效。成效的意思是要經過統計,證明兩者的分別乃因於針灸,而非其他因素。

其實我們知道Level 3和Level 4之論據,可信性都不高。不似Level 1般,可以用統計方法證明95%信心正確甚至99%。

今天知道一個簡單的道理,就是有時說話、做人,都要留自己一條後路。

有時對自己的行為不停作出懷疑,我覺得對自己是有利的。

我們做每一個決定前都不會做一次Statistic和實驗,去驗證自己的決定,以及別人的意見是否正確。而且有時都不可能。

以下有兩個個案報告,是證明質疑自己的有利之處。

個案一:老婆

她中五時聽信了老師的說話,指一定要讀中六入大學才有前途,讀其他如IVE等等是「廢的」。最終沒有報讀其他的院校。最後,沒有中六讀,浪費了兩年,最終都是要在這些院校讀書。

其實當年只要質疑一下,就可用百多二百元報名費給自己一條後路,免卻浪費兩年時間。就算有中六讀,也都是浪費了一兩百元而已。

個案二:特區政府

沙士事件中,為何有人會堅持「沒有社區感染」這個說法。

其實只要看看大陸的前車,便知這個說法站不住腳。

當然,我這個都是事後孔明,用來對抗那令人失望的梅菲定律。我寫這個東西不是證明我醒,我也有不少錯的決定。只希望大家學精一點,做個事前孔明。

01:58 - Tuesday, Aug. 12, 2003

-----------------------------------------------------------------------------------------

玩世不恭

終於捱過上星期的「黑暗時代」。(參考「荒野之死鬥」這篇日記

進入「黑白森林」之年代。

黑:距離下次出糧日還有廿日、明天要Present我做的研究結果
白:工作不太辛苦

又講返「黑白森林」這套電影。其實我覺得愈差的電影(或過多期望的電影),可以寫出更多的意見討論。陶傑說,香港電影失敗之處,就是太多交化低下的黑道中人投資,內容來來去去都是黑社會兵捉賊。我想香港有人想過拍這些主題以外的電影,但你要黑道中人投資拍科幻片或者Finding Nemo嗎?開玩笑!他們連那是甚麼都搞不懂。兵捉賊來來去去都是這種故事,價值觀簡單。也即是港產片不再吸引的原因。

「黑白」其實簡單地二分了世界中人有「黑」和「白」,好人和壞人。如果世界真的如此簡單,那麼「快閃黨」是好人還是壞人?我覺得是壞人(浪費時間、阻礙商戶運作),有人又覺得無傷大雅(Just for fun)。就是因為他們「灰」的特質,報紙和電台甚至某些網頁才會吹捧。

星期六,放工回元朗投票選村長。黑道中人入侵參選,我不能不回元朗用選票踢他們走!由此可見,全民公決的好處。假如這次選舉為小圈子,可能我村村長會是一個不理村民利益的人。最終,真的能用選票踢走那些人。

一條小村莊這樣micro的環境,都能投射到全香港這樣macro的環境,有意思有意思。

星期日兩個人與Nikitac a.k.a. Kelly到公園為Blythe娃娃拍照,五隻不同的娃娃拍了很多張相。也釵o們的日記會發放一兩張靚相,大家可密切留意。

另外,買了一盒Scrabble來玩。又幾好玩喎!另外,Pictionary也幾好玩。

你會有興趣加入這個這個Meetup嗎?

總之,黑暗時代,以「玩玩玩」來完結。

星期一,回到工作間,又要工作。

12:20 - Monday, Aug. 11, 2003

-----------------------------------------------------------------------------------------

previous - next

latest entry

about me

archives

notes

DiaryLand

contact

random entry

other diaries:

tiney
eddietys
nikitac
rosery
gabefung
heloise
tangmanman
komeko
cons
albertmctam
ryanhui
isle
sarahsze
ttho
shiuto
oiwa
florat
arianaj
gcgo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