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insawriot's Diaryland Diary

-----------------------------------------------------------------------------------------

Shinny Powder

Now, I am waiting for some results in the lab.

Very boring, and I find that I can't do all the things I supposed to do today.

It is boring to sieving the Soil.

However, I find some shinny things in the soil, maybe it is some diamond, I supposed. Wow! What a golden rush!

I am still thinking about the V.day gift for Tiney. Maybe diamond I gather from the soil is a good choice. But I think, at least right now, she not really like diamond.

So, the "shinny powder" have been throw away.

17:30 - Tuesday, Feb. 11, 2003

-----------------------------------------------------------------------------------------

I am a FRANKy person

之前煩錢,錢可以賺,但現在除了煩錢,也煩時間。因為時間買不到,賣不到,只能珍惜。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內憂外患,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淨身毋忘修身...哎,幾竟しy不知自己說甚麼。

今天再被Supervisor「指導」和「訓話」〔已經不知第幾次了〕,要求星期五要看我的Result,也即Auditing。

這個可弊。我要用星期二三四,以及星期五早上去「製造」一些Result。

不是呈交一堆數字便成,她要看實質的,如植物的根怎樣怎樣,Spore的數量又怎樣怎樣。

老實說,現在只完成了一半的Result。但也得完成,再不行也要用frank的方法,去作假。Counterfeit!

以下是工作時間表,只供個人使用,大家可按此跳過:

星期二,有十一時半至五時半六個小時,要做的東西是Wet-Sieving一次,收取樹根,Stain根,開始造Mycocalc。

星期三,早上九時至二時繼續MycoCalc,開始Spore Speciation。

星期四,繼續Spore Speciation。

星期五早上,Operation Secret,以及整理資料。

老實說,一個用錢請回來的Research Assistant都未必如此工作。最希望當然是可以過五點半才走。例如九點。回來可以接老婆下班。

希望這次Audit可以「大步攬過」,我會努力向上。

To my supervisor: catch me if you can...


沒有老婆在家中,家中靜英英,好怪。

電視無人開,燈無人開,人聲少好多。

以前常常怪老婆有時太吵,又或者令我不能工作。現在她仍上班中,很晚才回家。一樣不能工作,反而很不習慣。麻甩佬就是這樣。

我也故意在這個空閒時間打日記,寫Program,看書聽歌。飯後去接她下班,好好珍惜和她一起的寶貴時間。

情人節她未必有假放,而且我也要忙於趕Result。

但我會盡力去愛她。

19:18 - Monday, Feb. 10, 2003

-----------------------------------------------------------------------------------------

Sad Drive

Diaryland的Post meetup,請看Gabriel日記的詳盡報導

聚在一起,只因大家的日記網頁地址都是以diaryland.com作結,還有handle得了「與網上人出來見面」這個強大Objection。打機,好玩。也很對不起,當紅白機仍work時,手持手掣霸機最久的是我。

post meetup完結,我和老婆到鴨寮街,想買一部老翻任天堂來玩。發現外殼設計不是抄PSone就是抄PS2。其中一部十分厲害,外殼抄足PS2,但叫作SP2,連盒子的藍色和字體都抄足。SP2,是指Super Polystation 2。

思前想後,最終無買,原因是這會用了手頭上幾十分之一的錢。而且快會由「幾十」,變成不能成幾。

Objection。

回到元朗,老婆提議到市鎮公園一遊。兩個人躺在那廣闊的草地上,看著那藍天和白雲。聽說西藏天空很藍,但對於我這些類都市人每天沒有太多機會欣賞天空的人來說,香港晴天的天空也十分美。兩個人扮小學旅行,瞻@些老套加娘的動作拍照。〔如雙手勝利手勢、加牛角、指向天空等等〕真無聊,但很高興。

回到家中,忘於找工作。在勞工處網頁找到一份工,原來是家出面的酒樓請人。再想想,原來酒樓主管是媽媽的朋友,爸爸的親戚,也即是我的親戚。經媽媽打電話人事私底介紹,老婆將於明天見工,更大有可能明天上班。

這份工除了工時長,也屬於閒工,人工也算吸引,而且不用交通費和提供膳食,算不錯的。

老婆大喜,但這是正常反應。通常人就是找到工很高興,當想到要上班有更多問題就開始憂慮了。

飯後,兩個人因為想到了這份工工時長,可能因此而很少見面。兩個人摟在一起大哭。哎...沒用,又哭了,但忍不住。那個場面實太煽情。

老婆睡了,坐在電腦前的我在想,我仍未找到工作。我可不能只讓她去工作。我也知我很難去找工作。

我曾誓神劈願我不會做補習,因為我承繼自Punk和Grunge的血會引致我打小朋友。最後,屈服。登上所有的補習仲介中心網頁登記,是我初步的戰略。而且已經完成。

第二步是再戰馬會以及再戰七仔。第三步是清潔公司,信差,派傳單。

01:47 - Monday, Feb. 10, 2003

-----------------------------------------------------------------------------------------

previous - next

latest entry

about me

archives

notes

DiaryLand

contact

random entry

other diaries:

tiney
eddietys
nikitac
rosery
gabefung
heloise
tangmanman
komeko
cons
albertmctam
ryanhui
isle
sarahsze
ttho
shiuto
oiwa
florat
arianaj
gcgo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