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insawriot's Diaryland Diary

-----------------------------------------------------------------------------------------

PNG and Nostalgia...

聽說過GNU軟件的所有網頁都不會便用GIF圖檔,原因是IBM和Unisys的Software Patent。沒有人能夠在未經IBM和Unisys同意下,寫任何程式具有GIF製作弁遄C這個做法當然引起GNU團體反對。於是決定全面禁用GIF,改用JPEG和PNG。PNG正正慢慢地多人用,我今次也試用PNG(以前用JPEG)。大家也可看看以下網頁的資料:

http://burnallgifs.org/


14:52 - Sunday, Aug. 04, 2002

-----------------------------------------------------------------------------------------

Fuck or die

今次叫我小心說話的,是我姐姐。透過ICQ傳來的Message,叫我小心說話。胡亂批評宗教,要留一線。要有家教...

評論是一種很易引起爭端的文體(我可沒有見過兩個人寫描寫文會引起罵戰)。我的說話可能太利。我再三重申一次,我批評的是宗教被人錯誤使用(例如利用人的迷信;用作為世事萬物的解譯;放上談判桌等等),非宗教本身和整體所有信教的人仕。我沒有進行過任何人身攻擊的行為,我覺得這樣做我已經很有家教。

例如有人將黑說成白,我們也可以加以批評。理性的討論是先要分析黑和白的不同,而且要說明這個人的做法的不合理

學術就是透過這種「正反合」(蘇格拉底稱為辯證)的過程,才有進步。沒有反證,如何有新的合論出現?

以前睇城市追擊,有個香港人證明到二除二不是等於一,但沒有人相信。他於是到學校外派傳單,傳單上有他做的proof。假如有一天有人真的證明二除二真的不等於一,這個香港人就是提出了一個「反」,最後證實「反」為正確,再研究「正」為何不成立,就成了新的「合」。「合」再成為另一個「正」...

算了吧!總之我就是撒旦的化身就是了。


今天沒有事可發表,也是沒有心情發表,很累,唯一可說的,是引用尼采的說話:「真理是醜陋的!」。報告鉛筆。

02:23 - Sunday, Aug. 04, 2002

-----------------------------------------------------------------------------------------

Bugs Life

終於都改正到diaryland的older.html的問題,現在已經可以列出七月十七日以後的日記紀錄。

哈哈!今晚再來update。

23:22 - Saturday, Aug. 03, 2002

-----------------------------------------------------------------------------------------

Slave

回到家中,只有一個感覺:「我勝利了!」可是這一刻的勝利,只有五秒,我又被打敗了,因為不適,即時嘔吐。

工作一整天,休息不夠,吃的不夠,於是很不舒服。乘了個多小時車,再要行二十分鐘才能回家。邊行邊想一個問題:「到底是時間不夠,是工作太多,還是我睡太多。」

決定回家後作一個列表,列出今天起以後的日子,時間將會使用在甚麼地方。

吃和拉

一小時

交通

三個半小時

魚塘工作

一至兩小時

實驗實工作

六個半小時

和女友在一起

三個半小時

Dairyland寫作

一小時

洗澡

半小時

總計

十八小時


一天剩下了六個小時的私人時間,這個六個小時包括睡覺和看書寫程式等等私人活動。看上去六個小時又不像睡覺時間太多。以一個Task Oriented的角度去看,做完這樣一天的工作又不像做得出很多的東西,甚至看不出有任何成果,故此我覺得不是工作太多。時間又好像不是不夠,因為人人都是只有廿四小時工作。總結:都是找不到原因,只好再說,是因為我睡得太多。


昨天講過清教徒的工作態度。這種態度令我們的世界變成一個講求速度的社會,速度會是決定一個人致富還是落後,原因是我們要在有限的時間裡面做更多別人要求去做的工作,從而掙更多的錢。故此,我們要將時間「最佳化」(Optimized)。同樣是一個小時,我們要做得出更多的成果。我們有時要將時間最佳化,就要用金錢去買時間,我稱這種買回來的時間為「平衡替代時間」。例如我們會將傭人這種服務商品化,其實是買下了傭人的時間作為我的平衡替代時間,當我出外工作掙錢,同時我在平衡替代時間是在帶小孩做家務。生存的目的已經不包括帶小孩,只要有錢便可。

速度化的社會,科技是不可或缺的一環。科技是時間最佳化的最佳利器。科技應是有利於整體市民更易獲得更多的利益,可是現在科技的出現,反而令整體人們更難獲得溫飽。主要原因是資本主義令某些人壟斷了科技的使用權。(知識創富?What da muthafuckin bullshit!)

無論資本主義者好,甚至共產主義也好,都是清教徒思想的廷長,他們各自以自已認為最純粹的承襲清教徒的工作態度。問題是,我們到底成了金錢的奴隸,政府的奴隸,還是時間本身的奴隸。


這兩天的日記,不是因為太忙而「發爛喳」。只是想重新的了解一下時間,工作等等的意義,甚至人生本身的意義。我曾經說過,只要我知道了人生本身的意義,我的人生已叫完滿。我的看法,正如Nikita在Guestbook中說,實太偏激了。但我是故意去偏激。平庸的意思根本不能觸發人去反思。再者,只有瘋子才能真正的改變世界。

02:13 - Saturday, Aug. 03, 2002

-----------------------------------------------------------------------------------------

Vendredi

時常都覺得時間不夠用。時間是花在上一些責任上要做的東西之上,沒有太多時間做自已想做的東西。根本,這些責任上工作,不能給我帶來歡樂。

【很對不起,今天又再觸及宗教的問題。請各位高抬貴手。】

也部A我睡太多了。因為睡得多,而覺得罪惡感,是典型清教徒的工作態度。老實說,世界的清教徒不多(清教徒=Protestant,就算是虔誠基準徒,都不會認自已是清教徒,因為這個字現在帶有貶義),但這種工作態度卻在多數人心目中深根蒂固,有人更視之為人性(例如梁啟超在「敬業與樂業」這篇文章中所持的論點)。可是,這種態度,肯定不是人性,這種態度是在十六世紀宗教革命後的產物。在十六世紀前,沒有人會喜歡滿是工作的生活。聖奧古斯丁(St. Augustine)說得最好,他說人生就是星期五。上天堂就是週末,星期日。當時人人想上天堂,就是期待著永遠,不停的星期日,沒有工作只有休息的日子,自由自在選擇自已想作的事。反之,地獄是一個永遠都只有勞役的地方,以前地獄比人的感覺是有不停的勞動,做不完的工作。Death is not the end!例如但丁在神曲中所描述的地獄,正是這樣。人們只是不停地打鐵,沒有回報,也不知道為何要打鐵。

到了宗教革命後,這種想法被廢棄了。

在這個時候,天堂不再是星期日,而是星期五。某一現代教士說:「天堂是一個工作坊。」好了!勞碌一生,上了天堂都仍是要「工作坊」。故此,我們要以在現實生活中找到一孕b積而覺得光榮,因為就像活在天堂之中。這種就是清教徒的工作態度。

真正令清教徒態度深根蒂固的,是偉百著名論文《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這次真真正正地說:「工作是責任」。也因此,我們不再追求星期日,因為工作是責任,不工作就是不負責任,違背良心(因此我們會因病請假而覺得有罪惡感。)。我們要覺得,人生是星期五,死後上天堂,仍是一個無限期的星期五。

今天是星期五,我覺得我比較信奉聖奧古斯丁的說法。很想有一個無限期的星期日,可以做自已喜歡的事,更可從而得到食物和快樂。

可惜,這只是發夢,人本身就是處身於地獄,死後落地獄。上天堂都是落地獄的一種。Death is not the End!

今天的題目Vendredi,正正就是星期五的意思。

00:30 - Friday, Aug. 02, 2002

-----------------------------------------------------------------------------------------

previous - next

latest entry

about me

archives

notes

DiaryLand

contact

random entry

other diaries:

tiney
eddietys
nikitac
rosery
gabefung
heloise
tangmanman
komeko
cons
albertmctam
ryanhui
isle
sarahsze
ttho
shiuto
oiwa
florat
arianaj
gcgoop